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方王】所谓的习惯

/温锦言
*cp方王
*后半段有一丢丢隐形的车,特收敛了
*真希望三次同学看不见啊嘤嘤嘤
*大概这是个士谦很迷的方王叭

 
  玩手机的时候王杰希手滑按错了个键子,用了好几年的输入法瞬间黑了屏。他手忙脚乱地退回设置,却发现输入法已经被系统自动换掉了一个。

  王杰希手机里有不少东西,比如必不可少的社交软件,为了方便下载到手机里的文档,成百上千张舍不得删的图片,里面有微草的小孩儿,有多年来的对手,有世邀赛上的几十张大合照。

  王杰希舍不得删,那些东西都是到骨子里的记忆,哪怕连个边角他都保存完好,久而久之累得内存卡到百分之九十,他也下不了新的输入法,索性也就凑合了。

  可是用了好多年的东西哪能说习惯就习惯。王杰希在QQ上聊天的时候被黄少天嘲讽说你这手速是退化成老头子了吗?王杰希看着那行字,默默把“浑身疼”三个字删掉改成“黄少天”。

  输入法记不住他曾经打过很多遍的名字。

  王杰希还是不习惯。

  三个星期以后他的输入法终于学会了乖巧,按“zzk”能跳出来“周泽楷”,按“ywz”能跳出来“喻文州”,按“yx”能跳出来“叶修”。后来他在微草的私群里看袁柏清发的图片链接,现任微草的治疗欢欣鼓舞地说发现他师父有了新的推特动向,据说他师父有了个女朋友,还特别好看。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张图片,想要打一行“那恭喜方士谦”,却发现“fsq”三个字母的简写跳不出来那三个字。

  他这时候才忽然恍恍惚惚地,发现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提起过他的名字了。

  王杰希默默删掉那一行像是乱码一样的文字,简单地回应了一下:“那恭喜啊。”

  没提对象,几个字干巴巴地让王杰希有一瞬间撤回的冲动。后来他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毕竟方士谦又不会看——从七赛季他退役后,从前的治疗之神再也没在微草群里活跃过。王杰希没去看群里的后续,关掉窗口闲着回去翻自己的相册,看着相片下方的日期,才忽然间涌起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感慨。

.

  王杰希有点念旧,从刚到训练营开始的笔记到退役前最后一天的战术分配他都保存完好。因为念旧,所以他身边的副队长哪怕从邓复升换成许斌又换成刘小别,他也依旧会想念最开始的方士谦。

  刚认识方士谦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关系实在差到不行。方士谦总觉得如果没有王杰希,他敬爱的队长不会宣布退役。这其实是迁怒——整个微草的人都知道,包括方士谦自己。王杰希对待方士谦带着对所有前辈一样的尊敬,对他的鸡蛋里挑骨头一笑置之,即使方士谦气急的时候说出的话大多王杰希不愿意重复第二遍。

  他们跌撞着走过了一个赛季关系也没有缓和,三赛季的微草止步八强,发布会上方士谦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们会努力的,毕竟时间还长。”

  王杰希对这句说辞感到诧异,他以为方士谦会冷嘲热讽自己的失职,他甚至准备好了面对突如其来的尴尬气氛。然而这些都没有发生,王杰希恍惚地离开发布会,站在光线晦暗的走廊里发呆。方士谦走过来,语调还是那么听不出客气,仿佛和发布会上的他是两个人。

  “喂,王杰希,你发什么呆呢?辜负了整个微草的期待,你还有时间发呆是吗?”

  王杰希回头看他,方士谦的眼神里看不出高兴,看不到认同,但也没有怒意,反倒是蕴含着某种王杰希不明白也无法形容的情绪。

  王杰希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那个瞬间那句“我以为你会骂我。”几乎要脱口而出,却被王杰希的理智和尊严挡在唇边,硬生生吞咽下去。他觉得字符像是滚烫的烙铁在胃里翻转了好几圈,几乎惹得他泛起恶心。他转过头,极力用冷静的口吻说:“你让我冷静一下。”

  个人的荣誉和团队的失利,他拿回的最佳新人的奖杯仿佛在指名道姓地嘲笑他作为队长的无能。刚刚经历过记者的穷追不舍的讽刺,王杰希需要一点时间重新梳理自己的情绪。但是方士谦没有给他这个时间,他用力按住王杰希身边的墙壁,逼近他的鼻尖,一字一顿地问他:“王杰希,你觉得这样就可以了吗?”

  微草失利,谁都不甘心。方士谦的性
格太过直率,语气里的不满意几乎是要溢出来。这时候的方士谦不再如同个小孩子闹脾气一样对他发泄不满,他的眼睛里映衬着晦暗的灯火,那些晦涩的,灰色的情绪被他掩饰地很完美,反倒成了风雨欲来的平静。

  “你觉得这样就足够了吗?”

  “当然不。”面对前辈的追问,王杰希的回答很快,没有犹豫,“我们要的是微草的冠军,这样远远不行。”

  那是他的愿望。

  王杰希的语气很坚定,方士谦似乎明白他的每一个逗号都不是作假,缓缓撤回手,严厉地,但却带了点别扭地说:“记住你的承诺。”

  他转身就要走,王杰希靠着墙壁一直在看方士谦的耳尖。方士谦浅灰色的发卷儿只遮住了他的鬓角一点儿,王杰希从那里瞥见了一抹不该出现的明艳。

  “前辈,您是在关心我吗?”

  方士谦回头凶恶地瞪他,其实也没有太凶恶,只是眼睛里的光乍然灭去让王杰希觉得平白心慌。他直到最后一天也不知道方士谦那时候的眼神是什么意思——王杰希必须要承认,他能一眼看透尚且是新人的刘皓有狼顾之相,却看不透把所有情绪都写在脸上的方士谦。

  方士谦对待王杰希始终存有保留。

  王杰希知道的只是这一点。

  方士谦从第四赛季开始就不再对王杰希冷嘲热讽,转变魔术师打法的王杰希承担了比上个赛季还要多的责备和讽刺。记者说他一意孤行,说他盲目自信,说微草的队长没有承担起队长的责任——都是无稽之谈——方士谦在会议室里这么说,他摔掉那份竞技周刊,回头看向王杰希。

  “你说话啊?就这么被骂?”方士谦皱着眉头对王杰希责问。王杰希盯着加粗的标题后大大的问号看得入神,好半天淡淡抬起头:“也不能说没真话,这赛季我的打法漏洞太多,磨合不足,得不了冠军。这话他们说的也没错。”

  方士谦几乎要越过桌子来拽王杰希的衣领,身边的队员拼命阻止方士谦的暴力行为,王杰希岿然不动。

  “你什么意思?王杰希,你自己要放弃吗?”

  王杰希摇了摇头,“我只是实事求是。”

  王杰希天生就冷静克制,他早已知道自己做出的选择风险几何,所以这些舆论在他看来却不过是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又摆了一遍。王杰希不懂方士谦的情绪为什么会失控,毕竟在他看来这似乎没什么值得较真的地方。

  方士谦捏紧了拳头,但他最终没有伸手打王杰希一拳,只是狠狠地拍了拍桌子。王杰希依旧坐得端正笔直,耳边的响声镇得他神经发疼,但他依旧保持着冷静,平淡地陈述:“但是这赛季不行,下赛季就再来。我们会得到冠军的。”

  王杰希说:“因为我知道,我们会赢。”

.

  方士谦宣布退役的那一天,作为得到两次冠军必不可少的大功臣,王杰希为表敬意特意允许这群孩子放纵一把给方士谦送行。那天晚上在KTV里一群带着冠军戒指的男人醉得七扭八歪,王杰希走了一圈挨个给他们盖衣服,又去前台加了一个晚上的钱。

  王杰希时刻保持着清醒,他不可能在这时候放任自己而弃队员不顾。方士谦作为这场闹剧的主角被灌得酒最多,但他的酒量出乎意料地好,微草十来个队员最后能站得笔直的人只剩下他和王杰希。方士谦身上带着浅浅的酒气,他站在王杰希面前,静静地开口:“我要走了。”

  “我知道。”王杰希回答,他不知道这时候自己除了说这句话以外还能说些什么。方士谦的眼神里映着模糊不清的灯光,他撑着王杰希身边的墙壁,又重复了一遍:“我要走了,王杰希。”

  王杰希不言语,静静地直视他的眼睛,方士谦的眸子里映着的光火和多年前的晦暗走廊里有一样的情绪,王杰希过了这么久也依旧没能分辨出那到底是什么。他凭直觉认为方士谦说得话其实还剩下半句,当方士谦欺身吻上来的时候,他明白了后半句是什么。

  ——我要走了。

  ——所以让我给你留点什么吧。

  王杰希整整一个晚上没有碰过酒精,但是此时此刻,方士谦的舌在他的唇齿间肆虐,啤酒的苦涩味道,弥漫着发酵过的大麦香侵袭他的神经。王杰希没能阻止这个吻的深入,方士谦的唇太过灼热,从他的脖颈向下咬着他冷硬的锁骨,近乎于要把他灼伤。

  王杰希在理智存留的最后一刻按住了方士谦探进他衣角的手。他的眼底弥漫着浅浅的水汽,方士谦的眼神里又带着他看不懂的疯狂。

  ——不要在这。

  王杰希说。

  那天晚上方士谦搂着王杰希的腰跌撞着回到他的公寓。王杰希被他按到在玄关的墙壁上,衬衫扣子被他发狠地全部拽开,黑暗中王杰希只能听见方士谦低哑的喘息和自己的呼吸。于是他轻轻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士谦。”

  接着王杰希就觉得腰微微一空,方士谦近乎于撕咬他的唇瓣。王杰希从苦涩的酒味里又品到了咸腥的血,他不知道那是自己还是方士谦的。在这个时候王杰希依旧忍不住开小差,明明从上到下都在被人禁锢着,从里到外都不属于自己。

  方士谦说:“王杰希。”

  他被按在床上的时候还是觉得有点害怕,方士谦的亲吻渐渐不再那么粗暴反而流于安抚。有月光从窗边洒落在他的身上,他看见了方士谦的眼神——

  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王杰希一瞬间以为自己捕捉到方士谦真正的内心,他想那个答案是呼之欲出的,如果方士谦说出来,自己一定会不顾一切地点头应允。可是直到最后一刻,方士谦埋在他的肩头用力撕咬他的皮肤,身体深处的疼痛与快感近乎把王杰希撕扯成两半。王杰希从来都不会流泪的——那一天他的眼角有很浅的泪痕滑下去,没有被人接住。于是他在这片欲//望中浮沉,也没有被人接住。

  王杰希闭上了眼。

  方士谦的一切依旧在他的神经末梢被铭刻成羞耻的形状,他记得太多太多不该记得的东西了——他喘息的音调,从他额角滴落的滚烫的汗水,他的笑容,他的阴沉——他在那个夜晚依旧努力地保持理智,他以为自己能够熬到最后——但是他没有。

  他最后也没有听到那句呼之欲出的答案。

  王杰希想,原来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床上说我爱你。

  方士谦不会。

  他也没有。

.

  王杰希终于承认自己从来没有看懂过方士谦。

  无论是他的笑容,还是他的愤怒。他落在他胸口的亲吻带着烧尽一切的滚烫温度,可是他的眼神却和以往任何一次没有太多的不同。

  都是王杰希不懂的那种光和暗。

  王杰希不会让自己的爱情变得廉价,所以第二天他躺在床上看方士谦一样一样地收拾好出国的行李,看他放进去了衣服,领带,微草的笔记本,还有两枚冠军戒指,看着方士谦抛给他的钥匙,听见了玄关门扣上的声音。
 
  王杰希认真地问自己。

  这样值得吗。

  但是不管值得还是不值得,他没有把那枚小小的钥匙顺着窗户丢下去。他只是沉默地丢掉了象征着他们一夜疯狂的罪证,转身离开那栋公寓,把所有的情与爱一并落上锁。

  王杰希习惯了身边的人不再是方士谦。那么久的时间里他看懂了这个联盟日复一日的陌生和他对游戏年复一年的不舍,说再见的时候他没有流泪——所有的眼泪都已经在不甘心中蒸发掉连盐分都留不下了。

  再见。

  王杰希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是在跟谁说。退役后王杰希没有继续留在微草或者联盟,他淡出了当年热爱的一切,只是偶尔还会不知疲倦地看微草最新一次比赛的视频。

  他是在看到袁柏清的话之后才准备去那栋公寓看看的。他太久不曾涉足自己过去的故事,那些荒诞不经的,那些难以启齿的。他打开那把锁,这么多年没有人会换掉它——它的主人在国外不知今夕何夕,另外一位主人,则不知所措也不敢涉足。

  王杰希觉得这么多年过去,大概没必要太过在意。他的理智是这么告诉他的,但是当他真的迈进那个房子,他依旧能清晰地记起许多年前的疯狂与暧昧,决然与失望。

  直到他看见那个人坐在沙发上,对他露出一个不知何意的笑。

  他说:“王杰希,我耽误了你这么多年,好像还欠你点儿东西。”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他,他依旧在试图辨析方士谦眼睛里所有的情绪,但他依旧一无所获。方士谦带着强势和不容置喙地看着他,对他说:“你不觉得吗?”

  “你欠我什么?”王杰希淡淡地掀了掀唇角,整好以暇等待他的下一步进攻。

  ——你欠我什么,你欠我的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你现在又要还给我什么。

  方士谦站起来,依旧如同许多年前一样强势地抓住他的手腕。王杰希的眼神安静,甚至连呼吸都是轻的。

  “听我说。”方士谦说:“我欠你一句话。”

  王杰希闭了闭眼。

  方士谦说:“我爱你。”

  他的吻和多年前一样不容王杰希躲避,那些让王杰希迷茫的情绪没有被任何洗涤掉,但却多了不一样的温度。王杰希缓缓地眨了眨眼,他反手抓住方士谦的手腕,一字一句地开口:“你说的。”

  “对。”方士谦说:“是我说的。”

  就像是许多年的沉疴被人一朝治愈,风声带走了他心底多年的呜咽和悲伤。王杰希静静地弯起嘴角,他轻轻吻上方士谦的唇角,如此说:“那也是我说的。”

  ——我爱你。

.

  无论深浅也无论对错,只是因为这是许多年的习惯,王杰希改不了,戒不掉。

  不想忘记。

  那就加倍记住。

  大概,这才是爱情之所以是习惯的原因。

fin.
 
 
——
想啥写啥有雷点请无视以及不要怪我谢谢您
对我吃cp特别杂慎fo
谁知道我明天又会写什么/瘫
阅读愉快(希望不被屏蔽呜呜呜)
 

评论(20)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