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情不渝(10)

/温锦言
*娱乐圈paro
*本章喻王主场林王倒计时
*啊——我要尽快弄出点周王来
*委屈


(10) 

        喻文州和黄少天见是乔一帆开的门,也着实是怔了一下。黄少天很快反应过来,大咧咧地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乔一帆是吧?来王杰希这儿取经啊?”

  “嗯……”乔一帆难得有些踌躇,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接话才好。王杰希扬声唤他们,无形中缓解了他的尴尬。

  “你们怎么来了?进来吧。”

  黄少天轻车熟路地打开鞋柜,掀开里面的鞋盒子,拿出两双一次性的拖鞋,很快推着乔一帆的肩膀走进去。

  “走走走,王杰希,你快点感谢我和文州吧!我们俩是带着饭来的!”

  身后的喻文州笑眯眯地抱着一大兜子的M记快餐,接口道:“知道你肯定不会好好吃饭我们才过来的,不过买了三人份的,不知道一帆在这儿,等下我再补订吧。”

  “那妥了。”王杰希没从沙发上爬起来,就那么窝在里面仰脸看他,“我和一帆刚才订了披萨,有这么多吃的总是够了。”

  “那倒也是。”喻文州笑了笑,把兜子搁在茶几上,“在这儿吃?少天好像又想打游戏了。”他顺势坐在王杰希身边,笑着看他。

  那边黄少天已经开了电视游戏,看那上面的新纪录忍不住嚷起来:“新纪录诶?谁破的!快!一决雌雄!”

  “一帆,他找你PK呢。”王杰希笑道,朝乔一帆点了点头,“玩儿去吧,最好打赢黄少天。”

  “诶诶诶我说你王杰希你说什么呢?我输给他你就这么高兴吗?不是我说你咱俩之间这交情好歹也得有个亲友爱不是吗……”

  王杰希充耳不闻,看向喻文州:“还以为你今天会在家里宅着,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突然袭击啊?”

  “人生总是要有点惊喜嘛。”喻文州这样回道,就势坐在王杰希身边,拆开了一盒薯条,说道:“怎么,不喜欢吗?”

  “那倒不是。”王杰希放下手机坐直了身子,捡了一根薯条叼在嘴里,“不过是有点意外而已。昨天不是说过我准备睡一天来着吗……”

  “那你也没睡成啊。”喻文州挑了挑眉梢,“诶呀,差点忘了,这儿有冰镇可乐,给你。”他从塑料袋里拿出还冰镇的可乐杯,纸杯壁上有冷热交替留下的水痕,喻文州抽出桌边的纸巾轻轻擦了擦杯身,递了过去。

  “说起来,那孩子来这儿是为了什么?”喻文州靠在沙发里看王杰希的侧脸,带起了另一个话题。王杰希正专注于自己的可乐,听到这话微微抬了抬头,“哦……余总让我带一带新人,都是微草的艺人,又是他的前辈,希望我能指点一下。”

  “是么……”喻文州眸色深了深,“他是想让你退居幕后?明明你现在还这么年轻?”他皱起眉,似乎有点为王杰希担心。王杰希却很平静地笑开:“也没什么,那孩子很有前途,就是缺少机遇。这圈子里这种人不少,被我碰见了顺眼了,帮衬一下也没关系。退居幕后么?其实我在哪里都无所谓,虽然现在……”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半眯着眼睛似乎在斟酌措辞,顿了顿只是象征性地勾了勾唇角,“别替我担心。”

  哪能不担心呢。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这几年王杰希变化还不算大,依旧如同四年前他刚刚认识这位前辈时候一般,让后辈安心的模样。喻文州忽然很好奇,他想知道王杰希这五年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何度过的,他想知道王杰希遇到困难的时候是谁在他身边鼓励他支撑他,想知道这个人到底会不会疲惫,又会不会悲伤。

  可是他没机会。喻文州眯起了眼睛,在心底默默然地苦笑。

  “杰希,有难处的话告诉我,别一个人扛着。”

  好半天,他才这么说。王杰希诧异地抬起眉梢,眼底有清透的光渗出来带着点笑,“当然。”

  他伸手把可乐递过去,“喏,你买的可乐,总不能我一个人喝吧?我大恩大德分你一口?操心的喻文州先生?”

  喻文州忍不住也笑起来,他眉眼温和,微微低下头就着王杰希的手咬着吸管吮吸了下可乐。不远处正与乔一帆PVP的黄少天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压着咳嗽了两下骂了一句。

  “……靠。”

  乔一帆诧异地看向黄少天,“前辈?怎么了?”

  “没什么……”黄少天摆了摆手,手柄一松角色已经坠下悬崖。这下子他是真的跳了起来,“我靠!这就输了?开玩笑!我黄少天怎么能就这么输了?这游戏是不是有bug!”

  乔一帆沉默了一下,默默地把自己的那句“你手柄掉了。”咽回了肚子。喻文州停了动作,对友人幼稚到不知道该说什么的行为表达了关心,他笑道:“要不先吃东西吧?”

  “不!我要报仇雪恨!”黄少天不肯服输的样子,乔一帆觉得为难,正准备拿起手柄,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捞走了他的遥控器。

  “我和你PVP,一帆你去吃东西吧。黄少天?怕不怕?”

  王杰希盘腿坐在地毯上,微微挑起眉梢看向黄少天,眉眼不无挑衅的意思。黄少天哪里能禁得住挑衅二字,他重振旗鼓,威风凛凛地指着王杰希,“你看着的!我肯定把你打得叫爸爸!”

  “呵呵。”王杰希彻底贯彻嘲讽到底的行为,扯了扯唇角回给了他一个不屑的笑容。一边的乔一帆被赶去喻文州身边,他回头看了看针锋相对的两个人,有点担心:“真的没关系吗?”

  “别替他们担心。”喻文州捏起一根薯条,也没有蘸番茄酱,笑眯眯地看了眼少年,“他们两个就是那种损友,别看他们这样,其实关系很好的。”

  乔一帆点了点头,坐在喻文州身边的沙发上。他知道喻文州也是圈内大神,虽然之前被王杰希的话带起了一点自信,不过这时候他还是会觉得有点紧张。喻文州是个有分寸的人,很多人与他来往过得出的结论是喻文州擅长把控分寸,他不会让气氛太尴尬,也不会为难别人。

  是个无论圈里圈外都让人尊重的人。

  “说起来,我听杰希说,”喻文州察觉到乔一帆的不自在,率先开口打破寂静,“他觉得你很有潜力,杰希看人很准,我觉得这算得上是认可。”

  “谢谢前辈……”乔一帆安静地点了点头,轻声道谢。喻文州摇了摇头,“有的时候我觉得你和我也很像,不过我比你有自信太多,你呢,就像个刚出生的雏鸟,需要靠别人的支撑才能一步步往前走。你觉得自己不需要,却又没办法否决自己的不足,觉得自己生不逢时,又觉得自己可能什么都不是。”

  “其实这种矛盾谁都有过。”喻文州笑了笑,对乔一帆说:“没人是被人逼着来娱乐圈摸爬滚打,你喜欢表演,喜欢做明星,有这样的愿望,所以才会一头扎进来。作为前辈,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坚持自己的信念,如果坚持,总有一天会看见希望。”

  喻文州扬了扬下巴,往王杰希的方向瞥去,“你的前辈,就是最好的例子。”

  喻文州其实没必要说这么多,他骨子里总有种别人看不透彻的薄凉气,只是在真正信任的友人面前才会露出点意气。但是因为那个人是王杰希,如果是王杰希所希望的,那他愿意为了他的未来添一抹色彩,也愿意替他分担一下肩上的重担。

  即使他能做的太少了。

  即使此时此刻,他无法拥他入怀。

  “乔一帆。”喻文州说:“在这里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别辜负你自己,就是最好的交代。”

  乔一帆听着前辈的话,他觉得喻文州话有所指,不仅仅是给自己指路而已。喻文州看向王杰希的眼神太过复杂,乔一帆洞察不透,只是觉得不仅仅是朋友而已。

  那边黄少天和王杰希的战局已经到了尾声,王杰希的走位太过吊诡,在悬崖边儿上一晃便消失在视野范围内。黄少天拔刀斩斩了个空,转眼被扫把扫落悬崖。

  “靠。”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就上下左右四个键子你是怎么飞成这样的?王杰希你肯定开挂了!说!是不是!”

  “您老人家如果觉得电视游戏也能开挂的话,那随意咯?”王杰希摊手,“说好的让我叫爸爸呢?嗯?黄少天?”

  “滚!”黄少天爬起来,坚决不和王杰希逞口舌之快,大爆手速抢走一只鸡腿,咬着脆皮含含糊糊地说:“王杰希,你那个披萨什么时候到货啊?我饿了诶。”

  “吃你的吧,堵不上嘴吗?”王杰希起身关掉电视开关,趿着拖鞋晃悠回自己的卧室。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门铃被人按响,乔一帆站起来去开门,透过可视屏幕他看见了送餐小哥抱着餐盒站在外面,他想了想,开了门:“谢谢啊。”

  “那个,请问这儿有个叫王杰希的人?”

  “是啊。怎么了?”

  小哥拿出一份快递,说道:“楼下有个快递拜托我带上来。”顿了顿,他有点迟疑地多问了句:“王杰希……和那个明星同名……是一个人吗?”

  “呃……”乔一帆沉默了好一会儿,就势接过快件和餐盒,移开目光:“是同名同姓吧?应该是巧合,那什么,谢谢啊。”乔一帆几乎是以风火之势关上了门,黄少天和喻文州被震得抬起头,看着我一脸劫后余生的乔一帆,忍不住笑了起来。

  “太紧张啦。”黄少天笑了笑,直扑向披萨盒,“诶哟,快点给我!饿死啦!诶,等一会儿,这什么?”

  “是前辈的快递。”乔一帆说道,手里的快递件很轻,感觉就是一张纸的重量。黄少天深感兴趣地瞥了一眼快递,扬声道:“老王!你快递!”

  王杰希趿拉着拖鞋蹭着地板过来,他手里还捏着移动充电宝,听到动静皱了皱眉,“什么快递?”

  “说不定是粉丝呢。”黄少天说。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扯吧就。粉丝哪儿知道我住这儿。”他顺手接过乔一帆递过来的快递,看着发件人上的乱码皱了皱眉,随口笑道:“说不定是恐吓信呢。”

  喻文州的笑脸瞬间冷下来,黄少天也跟着眯起了眼睛。王杰希察觉到气氛一瞬间的僵硬,怔了怔,“说笑的,你们真紧张。”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青年的眸底极快地划过一抹暗色,又极快地敛去。王杰希善于隐藏表情,他随手把纸折了几叠塞进口袋,移开了话题:“披萨来了,都吃吧。”

  “那是什么?不会真是恐吓信吧?”黄少天向来没禁忌,先问了出来。王杰希摇摇头,“没什么,别问了。”

  他含糊不过去,干脆摆明了不想说。喻文州向来体贴他人,他没跟着问下去,只是安静地看着身边的人。王杰希低着头扯开一块披萨,往嘴里送的时候眼神都是飘的,明显的食不知味。

  “没事吗?”喻文州皱起眉,轻声问他。王杰希摇摇头,“别担心,没什么。”默了一会儿,他忽然露出抹苦笑来。

  王杰希很低很低地笑了声:“躲不过啊。”

  下午的时候三个人先后告辞,王杰希倚着门框同几个人告别,喻文州似乎已经沉思很久,轻声道:“杰希,有麻烦告诉我。”

  “行。”王杰希笑了一笑,甚至有点敷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走吧。”

  喻文州几个人的脚步声消失在楼梯口的电梯前,王杰希关上房门靠着墙壁轻轻闭了闭眼,他按着自己的口袋用力揉捏着那张薄薄的纸页,仿佛在扼紧谁的咽喉。

  纸页最终皱巴巴地从他的手心里飘落,掉进了垃圾桶。其实那上面只有一行华丽花体的英文,语焉不详,仿佛暗示王杰希此时此刻的所有情爱皆是空洞。

  ——Nancy Mart of Vicente.

  王杰希静静地看着跌入灰尘的信纸,眼神近乎于没有温度的冷淡。

  是的,躲不过。

  他从一开始,就是知道的。
tbc.

————
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