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郑徐】一眼万年

/温锦言
*cp郑徐给砚尘尘 @砚尘
*写得可能不太好
*见笑么么哒^3^

  郑轩第一次看见徐景熙的时候,徐景熙还没进入蓝雨战队,不过是青训营的小破孩。彼时徐景熙带了副无框的眼镜显得温文尔雅,手里攥着一把猫粮在喂蓝雨院外的小野猫。

  那野猫的爪子尖利地很,郑轩眼睛尖,目测猫爪子至少得有三厘米长,他心说这孩子还打不打游戏了就这么不要手,本来和他没什么关系,偏偏他瞥见徐景熙完全不设防的侧脸,干干净净地,眉眼梢都隐约带了点笑意,瞬间心里像是被炸了两颗爆缩式手雷,惊得他忍不住开口。

  “喂,我说你,手小心,不要了吗?”

  徐景熙眨了眨眼,手微微一抖猫粮撒了一地,他的眼睛透亮,还架着副无框眼镜更显得清澈到底。他有点状况外地看了眼郑轩,嘴角勾了勾,笑容也格外明媚,“没事,我和这些猫关系特别好,就是你把它们吓跑了。”

  郑轩觉得太阳底下的徐景熙好像能分分钟化开,他甚至做过一瞬间不切实际的梦,比如说徐景熙化开以后是香草味的冰淇淋,还带一点甜甜的草莓味道。

  真美好啊。郑轩在心里想,脱口而出:“那个,你喜欢吃什么味道的冰淇淋?”

  徐景熙眨了眨眼,一脸迷糊的表情,虽然他不懂郑轩的言出何意,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巧克力味的。”

  有一个瞬间,郑轩心里那个甜甜的徐景熙噼里啪啦地化掉了。徐景熙一脸疑惑地看着搭话的正式队员一副理想破灭的苦大仇深表情,低头去看地上撒了一地的猫粮,心里默默想。

  他可别是遇见傻子了吧?

  好在郑轩偶尔脱线但并不是傻子,他抱着肩膀看了徐景熙一会儿,问他说你是训练营的新生吗?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徐景熙想了想,最后还是把我也没见过你这几个字给咽了回去。

  “前辈也不是总来训练营啊?”徐景熙最后选择一种很温和的方式回答郑轩,郑轩恍然大悟,心说原来是我懒,唉,压力山大啊。他这么想着,又不依不饶地问徐景熙:“你这么有爱心,是不是玩儿治疗的?”

  徐景熙这会可算是露出点诧异来,小孩老老实实地点头,“对,我玩的守护天使。”

  “那赶巧。”郑轩想起来训练营的目的,和徐景熙往里头走,“我们队长非让我来找治疗,之前的前辈是要退了,本来是要黄少来的,但是……唉,提起黄少我就压力山大。”

  徐景熙转头去看郑轩,顿了顿终于忍不住问他:“郑轩前辈,您总是压力山大的话,会秃的。”

  郑轩几乎是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感觉发际线很正常后,脸黑了黑,又苦着脸摇了摇头,“唉……压力山大。”

  那时候正好是第六赛季结束,蓝雨夺冠,整个训练营里都洋溢着我们蓝雨天下第一的喜悦气氛。郑轩和徐景熙踏进训练室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和黄少天讨论什么,说是讨论,百分之百是黄少天说而喻文州笑眯眯地听着。郑轩是真不想往那里头插一脚去听黄少天的话,转头随便指了个电脑,说,来吧,咱俩打一盘?

  那个,前辈,我是治疗啊?徐景熙无辜地看向郑轩,觉得自己就算是个能打出点输出的守护天使,也打不过郑轩的弹药专家,郑轩耸耸肩,说新人孩子你还是太天真,我们蓝雨的特点,治疗都不是正常治疗,没点输出能力怎么做诱饵?

  徐景熙一瞬间被吓得瑟瑟发抖,他记得刚玩荣耀的时候前辈说治疗这个职业特别占便宜,虽然皮脆,但你可以加血啊!虽然输出差,但全队都保治疗啊!多么叫人安心!徐景熙怀疑蓝雨的治疗可能刚好是反着来的,尤其是郑轩说完这话一点不心虚,光明正大到令人咋舌。

  “那个前辈啊,”徐景熙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努力地抿了抿唇,说,“要不咱俩组队和别人刷一下,那什么,我觉得我就是输出成了夜雨声烦我也是个治疗不是?”

  “可别变成夜雨声烦。”郑轩下意识开口,“一队里俩夜雨声烦?这是要烦死谁啊?真是压力山大。”

  这是徐景熙在看见郑轩后的二十分钟内,第四次反省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跑来蓝雨这件事。

  喻文州和黄少天不会错过郑轩感兴趣的人选,两个人一前一后过来,在黄少天要开口之前喻文州先问了徐景熙的名字。郑轩在两个人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悄无声息地退到一边,很多时候他不是太喜欢出头,单纯觉得有事情可以给别人做自己也没必要费力气。

  不过这样的距离刚好让郑轩可以更好地观察徐景熙。徐景熙年纪比他小,长得白净清秀,架着副无框的眼镜像是个温文尔雅的学生。不过这孩子有心事藏不住,被喻文州问几句就开始紧张,听到喻文州说出于战术考虑治疗不会得到全部保护的时候,细长的眉毛拧在一起,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

  郑轩不做声地笑了起来。

  徐景熙坐下来接受喻文州的进一步考核,郑轩没看到最后,他隐约觉得这孩子会加入蓝雨和自己并肩作战,这种感觉来得如此莫名其妙,却又格外地清晰。同是四期的黄少天在旁边看了一阵子跑出来,搭着郑轩的肩膀说:“阿轩,我觉得徐景熙是个好苗子诶,而且特别好欺负,不是我是说他这样子有欺诈性放到比赛可能会形成障眼法balabala……”

  郑轩翻了个白眼,“怎么?你要欺负他?”

  “不不不,不是,我没有。”黄少天委屈地撇撇嘴,“感觉他一看就是乖孩子,不像本剑圣这么活泼可爱!我最见不得的就是欺负乖孩子啦!”

  郑轩想明明你心里就准备这么做,难道和喻文州队友做久了也会一起心脏的吗?他转过头,没再搭理黄少天,安静地透过玻璃去看训练营里的徐景熙。少年站起来的时候面上发红,眸子里藏不住激动,整个人显得灵动还富有活力。郑轩对有活力的人最为没辙,可这一次他却隐约觉得徐景熙这样子很可爱。

  嗯,不对,是非常可爱。

  Like the type he likes.

  郑轩用力地按了按太阳穴,回头看向黄少天,他指着自己对黄少天说:“黄少,你说我是不是发烧了?”

  “??”黄少天满脑子黑人问号,郑轩捂着额头靠在走廊的墙上,一个人喃喃低语:“我肯定是疯了,我的天,一见钟情,见鬼。”

  “压力山大啊……”

.

  徐景熙第七赛季出道的时候不声不响地去做了个视力矫正手术,摘掉无框眼镜以后他眸子里那点儿透亮反倒看得更清楚了些。

  最开始的时候徐景熙对蓝雨的每个人都报有点偶像幻想,可是当他在积分赛上第无数次被扔出去做诱饵的时候他终于爆发,指着黄少天怒吼:“黄少天你下次能不能来快点!我快被吓死了!风景杀离我就一个身位格!就一个!你晚一秒钟我就死了!死了!”

  喻文州在旁边只是笑,黄少天辩解无能,安静地闭上了嘴。于锋也没办法,他想了想,说道:“那个,景熙,其实郑轩在你身后护着呢。”

  “我知道!”徐景熙继续拍桌子,“但是我害怕他CD冷却,风景杀是刺客诶!刺客!近战!长点心行不行!非要逼得把我变成对家微草的暴力奶吗!”

  “别……千万别。”郑轩说,和一年前的语气一模一样,“我害怕看见一个技能点堆攻击的奶,真的,怕死了,景熙,请你变成联盟奶妈里的清流吧。”

  徐景熙苦着脸,回头看他。

  “不可能的,有咱们队长这样的战术,我就是联盟第一个被推出去当输出的治疗。”

  “其实,我能护得住你来的。”顿了顿,郑轩轻声说了一句,于锋回头看了他一眼,郑轩嘴角挂了抹似笑非笑的痕迹,没再说话。

  七赛季蓝雨止步四强,这其实不是什么不好结果,不过世人总是对强者有太多偏颇,觉得不能连冠实在是上赛季冠军的耻辱。记者发布会上的问题格外尖锐,也许是因为徐景熙是新人,又担任治疗重任,理所当然成了被集火的对象。

  喻文州笑眯眯地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徐景熙坐在郑轩身边听记者问:“这一次的失败是不是因为新人没有磨合好的原因?”他听见郑轩嗤笑了一声,他很少会听见郑轩明显的嘲讽,他偏头去看自己的前辈,看见他拿起话筒,懒洋洋地说:“我们家治疗比赛没有一点儿失误,队长要做的他也都做了,没有好的治疗哪家团战也撑不了十分钟,所以问题出在我们这些输出上,和他没关系。”

  “再说,我们都打到四强了,你现在说磨合问题,不逗我呢吗?”郑轩翻了个白眼,“压力山大啊。”

  徐景熙原本觉得郑轩那个瞬间特别酷,可后来听到他那句就跟魔咒一样的口头禅时候还是没绷住笑出了声。郑轩若有所感地偏头看他,听见徐景熙说:“谢谢你。”

  “我们家治疗,这几个字特别好听。”

.

  郑轩终于下定决心和徐景熙告白的时候是第八赛季于锋转会的时候。蓝雨的队友去送别了于锋,平日里是一个宿舍的郑轩给了于锋一个拥抱,说:“好好干,咱蓝雨出去的人,别丢脸。”

  “谢谢。”

  于锋笑了笑,他一直觉得蓝雨里最理解他的人不是喻文州,黄少天,而是郑轩。别人说他上进心强,为了王牌的位子离开冠军队。每次提起于锋就会提起郑轩,毕竟他们两个几乎是两个极端。

  但是于锋其实知道的,郑轩并不是不争不抢,他说压力山大,是因为他想做到更好才会给自己压力。真的不在乎的人,怎么会在训练室里熬夜分析比赛,怎么会接受守擂重任。

  “你和景熙。”顿了顿,于锋笑起来:“你们两个,也该有个结果了吧?郑轩大大?”

  “……呸。”郑轩翻了个白眼,“八卦你倒是一点也不少?去了百花别没事儿八卦我们啊,听见了没?”

  “总之,祝你好运。”

  郑轩回头去看的时候觉得队友们格外沉默,他去拍了拍徐景熙的肩膀,想和他一起回去,徐景熙忽然拽住他的袖子,小声问:“郑轩,你会走吗?”

  “嗯?”郑轩怔了怔,“怎么了?”

  “百花的核心原来就是弹药专家,你是除了张佳乐以外最好的弹药,所以我……”徐景熙说不下去,抿着唇角沉默起来。郑轩看了看他,伸手握住他的手心。

  “我拒绝了。”郑轩说:“核心压力太大,不干。”

  他说得干脆,眼睛里的光骗不得人的亮。徐景熙这才慢慢地抬起头,红了一圈的眼睛眨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就像是什么鼓励一样,逼得郑轩几乎是没过脑子一样把藏了三年的暗恋付诸行动。他伸手用力把徐景熙搂进怀里,蹭着他圆润的耳垂,轻声说:“我不走,不仅仅因为我喜欢蓝雨,我还喜欢你。”

  “唉,说出来以后我感觉压力更大了。”他说,语调里含着抹笑意,“但是啊,我不想放手。”

  “一点也不。”

  徐景熙在他怀里眼圈儿彻底地红了。他咬着唇角,很小声地问他:“那我们能不能交往啊?”

  郑轩一时间怔了怔,很快反应过来。他挡着队友的目光,轻轻在他唇上啄了一口,笑道:“这话该我来说,景熙,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

  身后的李远和宋晓翻了个白眼,不远处的喻文州嘴角略微扬起,扯开了黄少天的话题。

  “先回去吧,少天,别往那边看。”

  “那边有什么吗?队长?嗯?有什么?哎哟,宋晓你拽我干嘛?所以说那边到底有什么啊?”

  李远想了想,说道:“可能是有粉红泡泡吧。”

.

  郑轩和徐景熙交往的第五年宣布退役,那时候蓝雨的核心开始过渡给卢瀚文,四期的选手们该退役的也都差不多退役了。郑轩趁着徐景熙夏休的时候约他去游乐园,路过冰淇淋车的时候郑轩停了一会儿,说道:“我说啊,我那时候刚认识你的时候,你还在训练营喂野猫呢。”

  “对啊,我那时候还觉得你有毛病,为啥认识我的时候要问我喜欢吃什么味的冰淇淋?”徐景熙一面盯着巧克力冰淇淋,一面说道。

  郑轩眨了眨眼,徐景熙的侧脸干净地像是能反射出阳光,他觉得心底痒痒的,像是很多年前刚刚见到尚是少年的他,也是这样安静并且温柔。

  郑轩要了一份巧克力冰淇淋,又要了一份草莓甜筒,微微低头去看徐景熙,轻声说道:“因为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想到了冰淇淋。”

  “虽然我喜欢草莓味的,但是,我也喜欢你的巧克力味。”郑轩说。

  他凑过去,舌尖一卷舔了舔徐景熙手里的甜筒尖儿,徐景熙脸上微微红了一下,挪移他:“所以你喜欢冰淇淋?”

  郑轩摇了摇头,他轻轻搂住徐景熙的腰,吻上他的唇。唇齿间交缠着巧克力的甜味,好半天郑轩才舍得放过恋人,凑在他耳边小声说:“我喜欢的……”

  “是你呀。”

  fin.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