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无赖派】今天的无赖派也依旧按捺自己的拳头呢

*/温锦言
*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不严肃也不好笑的段子体
*无赖派校园paro
*emmm不好吃也忍耐一下吧
*意念艾特南乔——

01.

  中岛敦入学的时候听学长把文野学院吹得天上地下独此一家的好,虽然面前的学长长了张清秀的脸,脖子上绑着绷带,从头到尾都透露着我很可疑你信我你就是傻子的气息。

  但中岛敦还是被打动了。

  因为学长说,食堂有免费供应的茶泡饭。

  中岛敦同学依依惜别了大好世界,毅然决然地扑向了文野学院的怀抱。

  ——-茶泡饭,我来了!!!

  所以他没看到。

  他那可疑的学长哼着小曲,在他身后打着电话,语调轻松到不可思议。

  “安吾,织田作,我又骗到一个!你们输了!这是我今天骗到的第二十个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02.

  文野学院——本市唯一一家开放式的问题学院。

  得到过教育局的点名批评。

  局长一把年纪十分不容易地站在台子上,颤巍巍地说:“咳咳,某些学校机构要坚定自身教育学生的信念,做好学校教育工作。”

  “这是我第无数次收到家长投诉了。”

  “说自己家孩子被骗到某某学校,回去以后书没学着,怎么打人倒是学得利索。”

  “我说你们到底是在开学校还是在开武馆啊?”

  彼时文野正校长福泽谕吉低头和江户川主任发短信,身边的副校长森鸥外哼着小曲跟爱丽丝小姐姐视频。

  局长眼刀一扫。

  “说的就是你们,开会的时候专心!福泽先生和森先生!”

  森鸥外眨了眨眼。

  本职是武馆馆长的福泽先生顾左右而言他。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武馆?哦,对,其实我是开武馆的。”
 
03.

  森鸥外说:“你说我?哦,我是负责医治被福泽先生打伤病人的医生。”

  局长面无表情。

  你们真的是开学校的吗?

  两位校长被上级训斥了一番,森鸥外回到学校后开了个学生会议。

  “太宰君,我们来谈一谈骗学生这件事到底是谁抖落出去的?”

  “森先生,我骗人别人都不知道我骗人啊!”太宰治一脸真诚,“绝对是织田作,就他那么实在了!”

  “附议。”学生会书记坂口安吾面无表情。

  “原来就是不正当的学校招生手段,也不知道为什么织田君就能一脸板正地说‘我现在要骗你上学了,请来到文野。’”

  不会撒谎的织田作之助顾左右而言他。

04.

  学生会会长太宰治是个传奇。

  这是文野学院的共识。

  毕竟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自杀殉情两不耽误,从五楼往下跳一点儿事儿没有不说啥,甚至得到织田男神的公主抱。

  等一下,似乎混进去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太宰治头脑好,但是性格差。唯恐天下不乱,两个人吵架,把太宰治扔进去劝架下一秒就能演变成世界大战。

  详情请类比一年级的中岛敦和隔壁班的芥川龙之介。

  学生会会长太宰治和学生会书记坂口安吾以及学生会委员织田作之助是铁三角。

  有多铁?

  大概是太宰逃账的时候留的名字前两位都是他们俩的那种铁吧。

 
05.

  有校报记者做过一期太宰治专栏。

  关系最好的坂口安吾和织田作之助理所当然地受邀采访。

  记者问,太宰君和两位关系特别好,不知道两位是怎么形容这一段友情的呢?

  织田作之助沉默了一下,说:“很珍惜的友情,毕竟这世界上像太宰一样的人不多了。”

  “是指太宰同学的才华横溢吗?”记者问。

  “不,是说像太宰君那种欠钱欠骂欠揍欠打的迷之体质之下我们还任他坑,这样勇士真的不多了。”

  一边的坂口安吾擦了擦眼镜,补上了后半句。

06.

  “那么,太宰同学就没有做过什么让织田君感动的事吗?”

  织田作之助拄着脑袋认真沉思,半天他问一边的安吾。

  “安吾,太宰在我的咖喱里放了半瓶醋,我吃了之后被酸哭,这算感动吗?”

  “算。”坂口安吾斩钉截铁。

  “你是在为你们之间的友谊感动。”

  “毕竟你吃了黑暗料理还没打死他,说明你们的友谊情比金坚。”

  “那个……坂口同学,成语不是这么用的。”一边的记者颤巍巍地开口。

  坂口安吾面无表情。

  “哦,那就是山盟海誓海枯石烂。”

  记者放弃了纠正坂口安吾的语文用词。

07.

  “那坂口同学呢?”记者坚持不懈的挖八卦。

  坂口安吾想了想。

  “我过生日那天太宰没去入水,我很感动。”

  顿了顿,他又说:“如果他之后没有把我的浴室淹了的话。”

08.

  “你可能不知道。”坂口安吾继续说:“他放了一浴缸的水把自己泡进去,然后他没关水龙头就睡着了。”

  “我在切蛋糕我什么都不知道,后来织田君接到他母亲的电话说家里被水淹了。”

  “对,织田君住我家楼下。顺便一提,太宰君住楼上。”安吾面无表情。

  “等下。”他转过头,十分认真地说:“如果有一天太宰君把我家也淹了怎么办?织田君,我想考虑换个房子了。”

  织田作之助安抚安吾:“冷静一点,我想到这一点已经把太宰家里的水龙头换成自动可关的了。”

  “很有远见啊……织田君。”

09.

  说到买房子。

  太宰治之前一直是在森鸥外家里寄宿。听说他父母在国外工作很繁忙,就把他扔给了亲戚家里的森鸥外。

  后来太宰治跟父母说要出去住,理由是受不了森鸥外的萝莉控。

  太宰治父母于是打了钱过来,太宰当即立断,买了坂口安吾楼上的房子。

  坂口安吾说,自己其实是拒绝的。

  毕竟他……

  不想每天半夜听到楼上有人五音不全地唱殉情歌。

  也不想三天两头看见太宰治跃跃欲试往下跳。

  “太宰,你别折腾了,你才住三楼,一楼的织田君已经铺好了垫子了,死不了的。”

  太宰眨巴眨巴眼睛。

  “emmm……其实我是不想走楼梯。”

  坂口安吾面无表情。

  “织田君,请把垫子撤掉,对,现在马上。”

10.

  虽然作为太宰治的朋友,坂口安吾和织田作之助身心俱疲。

  但是被后辈问起他们两个最好的友人的时候。

  他们两个依旧会说:“太宰治。”

11.
 
  没办法。

  孽缘呗。

  坂口安吾安慰自己。

  “太宰君,求求你不要再往鱼池子里跳了好吗?”

  他说。

  “太宰,金鱼不能吃,放下它吧。”

  织田作之助说。

  今天的无赖派,依旧很心累呢。

12.

  “哎……可是我想吃啊……”

fin.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