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锦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本命杰希和安吾太宰
三次爱玮柏。
很普通的人。
高三☆赶稿☆缘更☆
感谢喜欢。
但是禁止转载文字哦。

情不渝(9)

/温锦言
*娱乐圈paro
*本章掉落王乔王以及步入倒计时的林王
*我以为能写到喻王但我高估了自己废话的能力
*更新不定时阅读愉快
*日常笔芯以及嫌弃自己QvQ

  王杰希被床头无机质的高分贝铃声吵醒的时候还在想自己是不是一觉睡到开机当天。然而当他摸到手机看那上面的时间明晃晃的8:45的时候,王杰希恨不得摸着手机的无线电信号把打电话的人剁个粉碎。

  “方士谦,早上九点不到,你吵我睡觉干嘛?”

  “当然是有事,不然我干嘛吵你。”方士谦那边话说得理所当然,“余总听说你和乔一帆那个小孩儿一起拍戏,决定让你带带这个新人。我估计这几年老板有心把你转到幕后……”

  “说重点。”王杰希对方士谦打扰了他睡觉表示出强烈的不满,他一向有点起床气,此时脑子也不清楚,张口打断了他的话。

  方士谦沉默了一会儿,语调难得带了点恶意,“九点钟的时候乔一帆会去你公寓接受你的指导,你应该感谢我提前叫醒你避免尴尬。祝你好运,王杰希。”

  王杰希摔断电话后仰面摔回床上,他觉得上眼皮和下眼皮一直纠缠在一起无法睁开,困意侵袭他的每一条神经。王杰希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自己卷进被子里,想着就睡十分钟,反正还有十五分钟乔一帆才来。

  嗯……就十分钟。

  王杰希有个坏习惯——赖床。别说平日里他看起来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私底下可谓是不拘小节,很少打扫屋子,衣服攒在一起洗,或者干脆打电话叫家政服务,直接送去干洗。

  而让王杰希从床上下来,除了不可抵抗的外力因素之外,就只有地球毁灭或者火山喷发了。

  回笼觉入睡总是快的。王杰希半张脸窝在棉被里,枕头从大双人床上被他推倒在地上。他像是一只蝉蛹一样蒙在被子里,只露出左边的耳朵。

  而后,没蒙住的左耳接收到罪孽的信号,机械声音的门铃呆板地响起,再一次把王杰希从睡梦中吵醒。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狠狠地闭了闭眼睛让自己清醒一下,伸手用力揉了揉支楞巴翘的黑色碎发,这才踩着毯子站到门边。

  “谁?”

  可视对讲机映出穿着浅蓝色衬衫的乔一帆,他正抱着一篮子水果看起来稍微有点紧张地回答:“是我,乔一帆,抱歉打扰前辈了。”

  “哦……”十分钟以前方士谦的话这才后知后觉地传送到王杰希的脑子里,他给乔一帆开了门,又踩着地毯一路走回卧室。

  “先进来吧。鞋柜里有拖鞋,别拘谨,我去洗把脸换件衣服。”

  乔一帆在他身后关好门,应了一声,看向门边的鞋柜。王杰希的单身公寓很大,客厅宽敞,玄关纤尘不染,门边的红木鞋柜能映出人的面容。乔一帆把水果篮子搁在地上,拉开鞋柜门的时候乔一帆微微诧异了下,王杰希的鞋柜里上层是清一色黑色的皮鞋,下两层是一色黑的旅游鞋,最下面一层装了几个鞋盒,乔一帆打开后才看见里面堆成山的一次性拖鞋。

  乔一帆穿好拖鞋,重新关好鞋柜,拎着水果篮子站起身,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好在王杰希很快来解救他的尴尬,他换了一件深蓝色的T裇,看上去是很廉价的衣料,穿了条居家的修身长裤出来。

  “进来坐吧。”王杰希招呼他,接过他的水果篮子,“带东西来干嘛?太见外了。”

  “前辈,这是一点心意,麻烦前辈抽时间指导我,我真的很感谢。”乔一帆轻声回答,他的目光清澈透明,还带着分浅浅的坚定。王杰希看了他一会儿,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分内的事而已,哪里值得感谢。”他把水果篮子放进冰箱,不一会儿拿出一个鸡蛋和速冻培根,回头问道:“吃过早饭了吗?”

  “吃过了,前辈您先吃早饭,不用顾及我。”乔一帆很礼貌地回答,他坐在客厅的黑色真皮沙发上。他觉得王杰希似乎对黑色情有独钟,进门后他看见王杰希一百多平的单身公寓里入目所及尽是冷色调。黑色的真皮沙发,深灰色的地毯,深绿色的玻璃茶几,黑木餐桌和摆着的几把配套的椅子。王杰希的公寓很难感觉出是有人生活的痕迹。

  有点冷清。乔一帆这样想。

  王杰希在半开放的厨房里煎鸡蛋和培根,没一会儿,王杰希端着白瓷碟子坐下,有一搭没一搭地切着煎蛋。“一帆,茶几边儿上有电视游戏的遥控器,你先玩儿着,我就先不招待了。”

  “那怎么好意思……”乔一帆怔了怔,回头去看王杰希。王杰希正慢条斯理地把一块培根送到嘴里,听到这话,王杰希回头看了他一眼。

  “没事,黄少天来家里玩的时候可不客气。”王杰希一面说着,一面站起来给自己冲了杯奶茶,“一帆,把这儿当自己家也不用拘谨。”

  “……好吧。”乔一帆发现王杰希的电视游戏大多是考验操作的类型,一开始刚上手的时候还有点手忙脚乱,不过乔一帆很快找到规律,渐渐也得心应手起来。

  这款游戏不仅考操作,而且还考验大局观,稍有不慎没有顾及到便会满盘皆输。乔一帆发现自己可能格外擅长这个,即使做不到面面俱到,但也能取舍有度不至于被连累。

  王杰希吃过饭站在洗碗池面前刷碟子,他把叉子放好后折进洗手间洗了洗手,随后捞着毛巾过来一面擦手一面转脸看乔一帆打游戏。

  这孩子其实是个好料子。

  有的时候王杰希比起看演技,更关心演员的自身修养。何欲安演技不差,得过几次提名,可是他心术不正,那张脸就算露出多真诚的表情来眼底都是阴沉的。乔一帆不一样,他有天赋,肯沉下心冷静下来,玩游戏的时候看不出急躁,目光平静地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这会让王杰希忽然想起喻文州。

  可是乔一帆,却又和喻文州不同。乔一帆远比喻文州透彻,他的眼睛里所有坚定的情绪足以叫人一览无遗,喻文州却永远都是谈笑自若,没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乔一帆。”王杰希在乔一帆打出游戏最高分的时候忽然开口:“你很有天赋,不该被微草埋没。”

  “……前辈?”乔一帆着实是吓了一跳,他转过头去下意识地站起来,“前辈刚才,刚才是说什么?前辈是认可我了吗?”

  他的目光太过急切,神色也太过激动,所有努力掩饰的紧张此刻被喜悦冲散,眸子灼热且又滚烫。

  “是在说你,太激动了。”王杰希笑了笑,把毛巾挂回到洗手间的墙上,语调隐约含着分笑意,“从你得到肖时钦剧里的角色开始,你就已经得到了认可。肖时钦和别的导演不一样,他吹毛求疵的程度哪怕是个群演也要惧上三分。一帆,我承认你也许不是所有人当中最好的那个,但你肯定是有最大成长空间的那个。”

  “对自己有信心,才是最重要的。”王杰希说。

  “好了,毕竟不能让你白来一趟,指导虽然谈不上,不过你先看一遍剧本,把试镜时候演的那一段让我看看吧。”王杰希又说。

  乔一帆从背包里摸出剧本,用力点头。

  “是!”



  林杰很少会遇到焦头烂额的情况。

  林氏起步早,因此有足够根基,从林杰父亲手中接过林氏的时候林杰原本以为自己要和人心浮动的董事会和只为自己利益着想的大小股东做很长一段时间的斗争,但就事实而言,林杰并没有费太大力气,股东们明白什么对自己最有利,林杰对他们说:“聪明人在做一件蠢事之前会看透自己一定会失败,所以他不会做。在座都是聪明人,所以我不觉得你们会做蠢事。”

  而事实上他们的确没有对他暗自使绊子。林杰的事业可以说是顺风顺水,算算已经快有十年他不曾遇见过棘手的情况了。

  这是十年以来他久违地,体会到商场无常,步步皆险。

  林杰合上最后一份财务报表,看向低着头不说话的总经理,笑了笑兀自点了一根烟。林杰很少会吸烟,大多是遇到难题觉出压力的时候他才会抽上半截。他嘴角的弧度显出分嘲讽,眸子冷得没有温度。

  “为什么?”

  “是……资金亏空,计划中的JP公司取消合作,这一点我们没能想到,造成资金链断裂,一时间我们找不到更好的投资方,对后期国际市场的竞争造成影响,才……造成亏空。”

  “这我都知道。”林杰冷淡地开口,“我是在问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失误。安七河,你跟了我五年,不是会犯这样错的人。”

  “对不起,林总,这是我的工作失误。”安七河推了推眼镜,冷静地回道,“这一次造成的局面我已经尽力弥补,筛选之后只有玛特兰茜最适合。”

  “……只有玛特兰茜吗?”

  林杰眸色蓦地一沉,蹙起眉峰。安七河点了点头,“是的,只有Miss.Vicente愿意和我们合作,她说过几天会回国,具体事宜全部面谈。”

  林杰挥了挥手,在火焰将要烧到指尖的时候按灭那抹模糊的光。他按了按眉心,“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好。”安七河很快离开了林杰的办公室。林杰盯着烟灰缸里的第三根烟卷,微微抿起嘴角,眼底没有半分危机解决的喜悦。

  “我就知道……”他淡淡地叹息了一声,“她没安好心。”

  “这是在逼我啊。”



  “你又是如何知道她便是心甘情愿?三句和亲你将她置于何地?!大魏乃敌国,她如何能活下去!你口口声声说要护着她,这便是你的答案么!”

  乔一帆用力攥紧拳头,语调不自觉地拔高,言辞之间隐约露出强势与恼怒,他的瞳孔微微缩紧,眼底似乎燃烧着滚烫的火焰要将对方吞噬殆尽。末了,他轻舒一口气,又道:“那么,是我看错你了。”

  “卡。”

  王杰希坐在一边随便拿日历当暂停敲了敲桌角,微微摇了摇头:“最后的情绪没有缓冲,差了点火候。”

  “那是不是应该慢慢来……?”乔一帆又翻了翻剧本,皱起眉,“怎么慢下来好呢……”

  “一帆,你觉得苏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王杰希给他倒了杯水推过去,如此问道。乔一帆沉默了会儿,回答:“是一个看上去粗枝大叶其实一直很珍惜女主角的好兄长,他并不是真的嚣张跋扈,永远都保持本心,内心冷静。”

  “没错。”王杰希点了点头,“这个角色虽然出场不多,但是在剧本里绝对可以留下深刻的印象。他的飞扬跋扈的背后全是对妹妹的关心和回护,但是这样的人,可以粗中有细,但肯定不是汲汲营取。你刚才显得过于老成,少了少年意气,所以才觉得火候不够。”

  “原来是这样啊。”乔一帆这时候才有点恍然大悟的意思,有些羞涩地笑了笑,说:“还是前辈想的更周全,我考虑的还不够,要学习的也有很多。还希望前辈不要觉得我愚笨才好。”

  “慢慢来。”王杰希笑了笑,看了眼时间,“中午了啊……订点外卖吧?这几天没买吃的,也不能让你和我一起吃泡面。想吃点什么?前辈请。”

  “啊……可以吗?”乔一帆也觉得有点饿,脸上稍微红了红,“那可以吃披萨吗?”

  “真会给我省钱。”王杰希笑了起来,轻车熟路地点了外卖。乔一帆坐在沙发上研究自己的剧本,他抬头看了眼王杰希,那位前辈没半点架子地窝在沙发里,整个人像是没骨头一样懒散地滑着手机。

  “前辈的角色,嗯……好像很有难度。”

  乔一帆忽然开口这样说,王杰希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觉得我指导你耽误自己看剧本?”
 
  “有点。”被看破心事乔一帆也没有遮掩,有些担心地看向王杰希。王杰希耸了耸肩,“没事的,我看过剧本很多遍,还不至于被耽误。我看这个套餐不错,嗯……就它了。一帆,能吃辣的和海鲜吗?”

  “可以。”

  王杰希按下发送的键子,打了个哈欠。两个人对着坐了一会儿,门铃声倒是有些突兀地响起。王杰希挑了挑眉,心说这快餐也不能送这么快,想起来去开门,却被乔一帆快了一步。

  乔一帆打开门,他听着声音隐约熟悉,但真的开门的时候还是被来人稍微惊了一下。

  “呃……黄少天前辈和……喻文州前辈?”

tbc.

 
 

评论(1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