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情不渝(7)

/温锦言
*娱乐圈paro
*本章过渡章不掉落明显cp向10%黄沐+护短方王
*但是解锁新人物乔一帆小新人+反派何欲安
*我暴露了一本正经讲笑话的本质
*我忏悔




(7) 

  喻文州话说的没错,圈子里的人大多都知道王杰希和林杰是一对。林杰算是半个圈内人,与各大娱乐公司老总私交甚笃,在金融界也算得上数一数二,换言之人家的赞助纯粹从利益出发,多这么一个项目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虽然王杰希和林杰关系亲密,不过从两人交往到现在四年左右,王杰希从来没靠着林杰做过一点儿事。王杰希行得正坐得端,明眼人都知道他是个什么脾气,从来不会拿捏着王杰希和林杰的恋人关系说事。

  陶轩的确不够聪明,他刻意把林杰和王杰希捆绑在一起,以为自己能捏着王杰希软肋,谁知道他并不买账。影帝先生已是面露不悦,半眯着眼睛下一秒似乎能说出点不该说的话来。

  林杰这时候从不远处过来,笑眯眯地端起酒杯敬了陶轩一杯。陶轩各方周旋并没来得及同这位金主说上几句话,反倒是着急地想拉拢王杰希——这明显有几分的本末倒置。

  喻文州这么想,转眼看过去,见王杰希同林杰说了几句话,态度自然地往别的地方径自去了。喻文州眯了眯眼睛,刚想抬步跟上去,却被扑过来的黄少天给拦在了原地。

  “完了完了,文州,我好像惹苏女神不高兴了!”
 
  叶修听了一耳朵,忍不住皱了皱眉,“沐橙心情不太好,估计刘皓那小子又说什么刺她的话,你没事儿招惹她做什么?”

  黄少天委屈地不得了:“我这不是想要趁机哄哄她嘛……女神刚才超级冷,吓死我了。怎么办怎么办,文州?老叶?我的恋爱怎么办QAQ?”

  喻文州无奈扶额:“少天,有没有人说过如果你少说一半的字数,你就能追到你女神了?”

  “……文州,咱俩友尽吧。”

  那边林杰看着王杰希转身离开,难得脸上露出了冷淡的笑意。他转眼去看陶轩,低声道:“陶总什么意思?杰希只需要照你们的要求演戏就好,像是嘉世和叶修之间的事情,他不乐意掺和,别人也不能逼他掺和,陶总何苦呢?为渊驱鱼,为丛驱雀。”

  陶轩脸色终于变了。林杰明显只是警告,转眼已是换了张笑脸施施然离开,不多时又有人找陶轩寒暄,陶轩立刻收起自己的表情,一面同旁人虚与委蛇,一面仍止不住在心里想林杰的话。

  林杰说的没错。

  他选择拉拢王杰希就一定能与叶修抗衡么?

  根本没有保证。

  道理陶轩不是不懂。陶轩咽下一杯红葡萄酒,眸底清冽地勾起了些许寒意。

  可是——

  可是,他别无他法了。



  王杰希站在餐桌前寻找合胃口的食物,五分钟以前的不愉快早已被他忘得一干二净。王杰希从来都是聪明的,他不会放任自己在没必要在乎的人身上倾注太多喜怒哀乐,毕竟这世界上看他不顺眼的人多了去,见一个气一次,早晚得把自己气出病。

  身边的一些演员见到王杰希,有的鼓起勇气打招呼,有的只是远远看着,并不会前来寒暄。王杰希也只是对来打招呼的后辈温和地笑了笑,做足了面子工程后依旧在寻思吃什么东西。

  王杰希选择站着的地方人不算太少,周遭的觥筹交错却似乎和他没什么关系。没一会儿王杰希端了一碟子沙拉准备找个桌子坐一会儿,正这么一转身,便觉得有人从身边匆忙而过,迎着便要撞上来。王杰希吓了一跳,反应很快地伸手拦了一下,那人托盘里的红酒略微撒了点儿在他手背,险些摔碎在地上。

  “对、对不起,对不起前辈,您、您没事吧?对不起,是我太不看路,对不起!”端着盘子的是个少年模样的小孩,看上去不过十九二十的年纪,脸上怯生生的。王杰希看了他一会儿,从口袋里勾出手帕擦了擦手,摇摇头,“没事,小心点。”

  小孩儿一副受惊的模样,抬头看见王杰希脸上表情稍微僵硬了些,“王、王杰希前辈?”

  三番四次被人唤成前辈,王杰希也意识到眼前是个圈内的新人。他皱着眉看了好一会儿,隐约觉得这孩子眼熟,却又记不得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脸上也带了点儿困扰。

  “你是……?”

  “我,我是乔一帆,是,是微草刚出道的新人。”小孩儿似乎更加局促起来,他面上红了红,似乎觉得在这样的情形下与前辈偶像见面是件尴尬的事,没端着托盘的手忍不住直绞自己的衣角。

  王杰希又皱了皱眉,微草这几年有能耐的新人不少,乔一帆能给他留下点印象也绝非平庸,只是王杰希一向不大喜欢唯唯诺诺的后辈,他忍不住皱眉,半晌觉得自己严厉过了头,稍微舒展了眉梢道:“那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你,乔一帆。上个月有一个小短片是你演的吧?”

  “是、是的。”乔一帆有点惶恐地点头,末了他听见王杰希又道:“这次好像剧本里也有你的角色来着?如果我没记错?”

  “是一个小角色,难得前辈还能记得。”乔一帆郝然地挠了挠脸颊,他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托盘,面上忍不住变了变。

  “前辈,我、我先过去那边了。何前辈、何前辈让我给他拿杯酒,我拿了这么久,我怕何前辈生气。”

  王杰希这回真的皱起了眉,“何欲安?”他伸手接走乔一帆手里的托盘,从里头捞走红酒,顺手把沙拉塞进乔一帆手里。“我替你跑这一趟,你帮我把这东西端到喻文州那一桌去,道上自己捞点别的吃。你也是演艺圈的艺人,不是别人的助理,没必要这么低声下气的。”

  乔一帆茫然了一会儿,随即更加惶恐起来:“这、但是、这麻烦前辈……”

  “别废话了。”王杰希淡漠地扫了他一眼,转脸见着往这边来的周泽楷,扬了扬声:“小周,帮我个忙呗。”

  “前辈。”周泽楷有点不明真相地走过来,看见王杰希微微推了他身边的少年一把,听见他道:“小周,这是我们公司的一个新人,这次里头也有个小角色,帮我照顾一下,带到文州那边儿就行。”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又问:“那前辈呢?”

  王杰希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我?内部阶级斗争去啊。”

  何欲安是同王杰希同年出道签约微草的明星,可惜王杰希光芒太盛处处压了他一头,何欲安心里早有芥蒂,平日里没少给王杰希使绊子。奈何王杰希身边那个经纪人实在是厉害,大多时候看着张扬,可私底下的回击却也一点儿不少。

  王杰希从前就不喜欢何欲安欺负新人的做派,三番四次说过被何欲安嘲弄多管闲事。两年后王杰希声名鹊起不再是与何欲安平起平坐的同期,毕竟两个影帝的重量终归不可同日而语。

  王杰希走过去,笑了笑,语调温和:“这是你的红酒么。”

  “哈?乔一帆,我让你拿杯酒你这是拿到哪儿去了?”

  青年皱着眉转过身来,嘴里正念叨着不大客气的话,一抬眼看见王杰希笑晏晏地站在他面前端着一杯红酒,一时间怔在原地。他没接过那杯红酒,反倒有点阴阳怪气的。

  “哟,什么风把王杰希大神您给吹过来了?”

  王杰希笑了笑,也不介意何欲安的态度。他晃了晃手里的清透的玻璃杯,半眯着眼似笑非笑地:“毕竟也是一个公司的后辈,若是不提携,又何必刻意踩踏?何欲安,这圈子里又有谁不是从乔一帆现在的时候一点点熬上来的?何必呢。”

  “你教训我?”何欲安眉头一挑,从眼角勾出些许怒意,“你凭什么教训我?王杰希,你觉得自己风光无两了是不是?平日里自己做的戏还没做吐吗,现在又装模作样给谁看?!”他语调压得本是很低,到末尾却忍不住拔高,手上捏着的香烟梗也被狠狠地揉捏成了一团。

  王杰希眉梢也微微挑了挑,不过他远没有何欲安那般明显的情绪外露,他半眯着眸子,许久轻笑一声,白皙的指尖捏了捏细长的杯颈,“我装模作样……么?你要是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他走近了一步,唇角一勾眉梢平白勾出分讥诮,“可是你呀,何欲安,你连装都不会。”

  方士谦放下了酒杯往王杰希那边走,张新杰笑了笑问他:“怎么现在着急了?”

  方士谦回头看他:“那哪能一样,祸起萧墙,我得给他撑个场子。”

  张新杰看着气势汹汹远去的方士谦,又看了看那边暗潮汹涌的微草内部,第一次有点庆幸自己的艺人是张佳乐那个缺心眼。

  ……要是把张佳乐扔进微草,肯定连渣都不会剩下。

  “王杰希,你——”何欲安被王杰希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生生噎住,脸上怒意再不掩饰,眸光凶狠地死死盯在王杰希脸上。王杰希并不太介意,只是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道理小孩都懂。何欲安,当年喻文州出道的时候没人看好他,现在呢,没人敢看轻他。你怎么知道乔一帆不会是第二个喻文州?”

  “王杰希,你这是借题发挥。我不信你对一个才刚刚见面的小新人就这么上心。”何欲安恶狠狠地看向他,“入戏从来不能入太深,这个道理你电影学校的老师没教过吗?你还想扮演那所谓的前辈角色多久?叫人恶心你知道吗?!”

  王杰希忽然又笑了起来,他眉间的讥诮并未褪去,眼底却沾染了些许寒意,“何欲安,何必那么天真呢。”

  “我有私心不假,可你为自己树敌,可没有一点的好处。”王杰希倒是坦荡,他举杯虚晃了下,抿了口红酒。方士谦的手从身边伸过来夺走他的酒杯,他的经纪人瞪了他一眼,随后又换了张笑脸。

  “何大艺人,我们杰希不会说话,您也多担待着点。”方士谦皮笑肉不笑地看向何欲安,顿了顿笑道:“听说您的新戏要上线了?那我们可就现在这儿说一句恭喜了,电影肯定会大卖的,毕竟公司如此处心积虑把您和杰希的档期岔开——哈哈,反正公司也不会傻到撞我们杰希的档期就是啦。”

  何欲安眉梢一跳,被戳到痛处他忍不住咬紧牙关。王杰希是微草最拿得出手的明星——这年头王杰希三个字几乎就是品质保证,收视率不敢说第一但前三也总是有的。这一次微草赌得更大,叶修周泽楷王杰希苏沐橙这几个人随便那出去一个都是几千万上亿的票房——所以方士谦才才会轻描淡写地讽刺他的小本票房比不得王杰希。

  可是何欲安不服啊。

  他不明白,王杰希长相绝非出众,性格也绝非圆滑。不管从哪方面看王杰希都不是那种会在吃人不吐骨头的娱乐圈大红大紫的人。他不趋炎附势,也不耍手段,连着拿下多少个令人眼红的角色全凭自己的本事。何欲安不信这圈子里能有人这么干净磊落,他们都是从腐烂的金钱堆里爬出来的鬼魂,没道理忽然出现一个一身清风两手皆空的人空手套走了多少人眼红的狼。

  王杰希被方士谦拽走,何欲安站在原地几乎是神经质一般地捏着自己的指节。这时候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人的语调神神秘秘却又好像带着点笑意,何欲安听见那人不疾不徐地问道。

  “你想知道,为什么你不如他吗?”

  “或者说,你想不想,把他踩在脚下?”



  “我到底说过多少次,你有没有听进去啊?没事儿别招惹何欲安那些人,也没事儿别打抱不平,有个词儿叫明哲保身,你到底懂不懂?!”方士谦实在是要被王杰希的自作主张给活活气死,就差拽着他的耳朵把那几个字塞进他的脑子里。

  王杰希耸耸肩,“别在意,这事儿又不是一天两天。方士谦,得了,等会儿我衣服被你扯坏了。还有……”顿了顿,他忍不住笑道:“你什么时候会这么多成语的?我都不知道。”

  方士谦捏紧了拳头。

  “王杰希你他妈给我站住,我肯定不打死你。真的。”

  tbc.
————
今天依旧被tag逼死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