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情不渝(6)

/温锦言
*娱乐圈paro
*本章掉落100%秀恩爱林王+85%一往情深周王+100%损友向黄王+80%路漫漫其修远兮的黄沐+戏份20%感情50%的喻王(感觉自己特别无耻)
*目前剧情主线走嘉世和叶修矛盾
*是的你们的锦言言飚手速写作业哄母上偷偷更文来了


(6)

  待到这场宴会的主人陶轩姗姗来迟,各方逢迎刹那间喧嚣尘上。王杰希忍不住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同周泽楷窝在甜点桌后面一人一块马卡龙冷眼看着那边的虚与委蛇。

  没一会儿黄少天蹭了过来,随手抢走王杰希正拈起来的巧克力马卡龙,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倒是会躲清闲,我和你讲,刚才我看见陶轩带着刘皓往叶修那边儿走了,嘿,这又是场大戏。哎你别那么瞅我呀,我……唔。”黄少天话怕是只说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被王杰希的一块松饼狠狠地掐灭在舌尖。王杰希近乎于凶狠地瞪了他一眼:“你闭嘴,等会儿把人招来。”

  黄少天被松饼卡得够呛,随手捞起王杰希没喝几口的饮料咕咚咕咚灌了下去,末了才咳嗽两声,怒道:“你这是在谋杀,王杰希,别觉得我怕你……咳咳,妈呀呛死我了。”

  “苏沐橙不喜欢话多的男人。这话是她哥说的。”王杰希看了眼空落落地酒杯,翻了个白眼出声怼黄少天一句,黄少天瞬间熄火,闻言苦着张脸:“苏女神家的那个哥哥真简直……妹控到没救了,本少风流倜傥,他居然还看不上我!”

  黄少天其人与王杰希这种纯粹靠努力的人几乎是两个极端。黄少天家境好,他老子是个娱乐公司的龙头,家里就这么一个独子当然是左宠右宠,听说少爷要去做明星,人二话不说砸下一笔巨款,一手把自己儿子捧成巅峰巨星。

  这个时代人民大众可不单单买土豪的账,黄少天骨子里继承着他父亲机会主义的血脉,挑准了人民大众欢喜小鲜肉又欢喜富二代,倒也不隐瞒自己家境如何如何,凭着一首单曲宣布出道。

  娱乐圈顶尖的作词作曲,顶尖的宣传,顶尖的靠山,再配上黄少天原本便清冽的一把好嗓子,声带多变诡异莫测,于是一出道便包揽各大年终奖项,声名鹊起。

  黄少天和王杰希的第一次合作是黄少天出道第二年。黄少天不喜欢演戏,也没打算凭借人气往演艺界硬插一脚,倒是老老实实上个综艺发新歌全国打歌宣传。王杰希的一部新戏刚刚拍完,导演拍了拍板请到黄少天演唱片尾曲,录音那天王杰希从录音棚外的玻璃窗一晃过去,偏偏机会主义者发觉自己和这人隐约投缘——时隔多年王杰希也不懂得他那所谓投缘是从哪儿看出来的——便追了出来一番寒暄后暴露了本性。

  “我说真的,你好像有点大小眼诶。我一直以为这是个噱头合着是真的呀?”

  王杰希被这么个分不清善恶的直球打得茫然不已,这位一身金光闪闪的小王子活泼过了头,仿佛能拽着他说到天荒地老。

  “少天,前辈很困扰的样子呢。”喻文州是在这个时候从天而降一句话堵住了大明星喋喋不休的嘴,“我见到黄总好像来探班了。”

  “哎哟喂,文州你怎么不早说?妈呀我先撤了啊!联系方式留给你!”

  王杰希看着塞进来的名片哭笑不得,抬头看向喻文州。喻文州比他小上一岁,甚至还晚了一年才出道。去年两个人拍过一个短片,不过是萍水之交。王杰希朝着他点了点头,也没怎么寒暄转身便要走人,喻文州站在他身后看了好一会儿,忽然似是想起什么一般追上来。

  “前辈,不知道您等会儿有没有时间去喝一杯咖啡?”

  王杰希有些诧异地看他,他听说过这位后辈的风评,说他待人恰到好处,通透且温柔。王杰希笑了笑,并没有加以拒绝,喻文州冲着他露出个温和的笑来,的确是让人觉不出冒犯的温柔。

  一杯咖啡按理说谈不出什么交情来,偏生黄少天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加进来吵吵嚷嚷的,黄少天这人原本掺和不了这么多是是非非,一是人有本钱,二是人看不上眼,于是说话便也少了几个心眼儿,加上喻文州同他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一时间有些许“童言无忌”的诡异气氛。王杰希受不住这种太过直白的交往方式,可没那么多弯绕自己也难得轻松,竟也拾了些遗失多年的少年意气,同两个人结下友谊。

  “黄少天,你要是能惜字如金,你肯定身价倍增,涨幅比你的内增高还有前途。”王杰希又往嘴里塞了一块慕斯蛋糕,翻了翻白眼。黄少天无比愤怒,反唇相讥:“那你呢?还吃?我告诉你你现在吃的每一口都是你的腹肌!”

  “我又不脱衣服拍戏,腹肌重要么?”王杰希倒是一点儿也没被吓着,面不改色地咽下慕斯转眼下意识去够果汁,随后觉得手底下微微一凉被人推了杯橙汁过来。

  “小周?太麻烦你了。”王杰希笑起来,倒也不客气地端了起来。黄少天眯着眼睛瞥向周泽楷,美型满分的后辈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墨色的瞳孔隐约有几分防备。

  防备他?黄少天忽然笑起来,他干脆绕过去拽住周泽楷从天说到地,从南说到北,周泽楷原本便不爱说话,而今更是招架不住只能可怜兮兮地看向王杰希,希望自己的前辈能稍微救他一命。

  王杰希接收到后辈的SOS,有些许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苦笑道:“没事儿欺负小周做什么?黄少天,吃都堵不住你的嘴吗?”

  “哎哎哎王杰希你这话说的,我这是欺负他吗?哪里欺负他了?和你说,本少爷一字千金刚才几十万流水已经掉出去了,周泽楷你应该感谢本少爷对你如此青睐……”

  “……谢谢。”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扔出两个字,准确无误地掐灭了黄少天接下来的一万字议论文。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一边的王杰希忍不住笑弯眉梢,对着周泽楷竖起拇指,“Good job,小周。”

  “……到底谁欺负谁啊?”黄少天不无委屈地撇了撇嘴,王杰希再没搭理他,站起来准备去对面捞几块蛋挞回来。

  “杰希。”

  他听见有人叫自己,抬起头。林杰穿了一身Lavin定制的白色西装,显出几分的长身玉立。王杰希忍不住挑了挑眉梢,“方士谦偷偷把我穿什么提前告诉你了吗?撞牌子了。”

  “杰希,你太不解风情。”林杰上前一步伸手替他理了理领带,又道:“这是情侣装嘛,不好看吗?”

  “林大总裁穿什么都好看。”王杰希微微扬起下巴,难得凑近他说了句调情的话,“但是……不穿最好看。”

  林杰瞳眸深了深,似笑非笑地瞪了他一眼,“跟谁学坏了?嗯?”他松开手上下打量了番王杰希,觉得角度合适点了点头,末了轻声道:“我先过去那边了,少喝酒,拿果汁顶着,注意点儿自己。”

  林杰说话的时候稍微侧了侧脸,右耳上与王杰希一模一样的绿色亚历山大石耳钉便露了出来,宝石的颜色清冽,无论是在林杰身上还是王杰希身上,都显出几分孤冷的味道。黄少天抱臂瞥了眼,啧啧骂了声。

  “秀恩爱啊秀恩爱。”黄少天说着偏头又去看了眼周泽楷,凑近了些,语调难得认真,“你瞧见了吧?还这么一往而情深呢?多受罪?喜欢上王杰希这样的人。诶你别瞪我,我和你们不一样,本少爷比竹子还直呢。”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他,半晌又扭过头去看前面同恋人交谈的王杰希,良久回道:“我愿意。”

  黄少天怔了怔,苦笑道:“你说说,这何苦呢?天底下那么多漂亮姑娘,你非挑一个大小眼的王杰希,这不傻么?”

  周泽楷不搭理他了,站起身就走。黄少天在他身后啧啧称奇,深感他们的世界本直男不懂不懂,回头就见着王杰希已送走林杰,转头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

  黄少天茫然了片刻,“你看什么呢?”

  王杰希已经捞起自己的果汁捏着块儿蛋挞回给黄少天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黄少天不明状况,下一秒便见着苏沐橙已经晃到这一桌来,带着一脸像是被人盖上去的笑捏起了一块饼干。

  黄少天浑身一个激灵,女神在眼前还明摆着心情不好,这时候不哄哄不等着被踹呢吗?黄少天走过去,笑眯眯地问道:“苏女神,脸色不好呀?是不是被哪个不长眼的给气着了?”

  他的苏女神依旧面无表情并且沉默寡言如同周泽楷,黄少天锲而不舍,“没事儿,你只管跟我说,看我不收拾他的。”

  苏女神冷漠地捏碎了饼干,掉了自己一身的渣,她冷淡地看向黄少天,语调清冷清冷的。

  “别招惹我,烦着呢。”

  王杰希想要混迹人群的愿望到底还是没能实现。他嘴角刚划开一抹苦笑倏忽便又消去,挂着张笑脸对陶轩客套起来。

  周泽楷没一会儿也被刘皓从人群里拽了出来,一脸苦恼地端着酒杯走过来。江波涛见自家艺人有了麻烦,甩下同行便走过来充当他的翻译机——也不管这话是不是周泽楷的本意,反正面子里子倒是全到了位。方士谦可没有江波涛这么贴心,他远远瞅着冷眼旁观,叼着根烟同张新杰懒洋洋地笑起来。

  “你就让他一个人呆在那儿?”

  方士谦耸耸肩,“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什么场面没见识过?我可不想跟江波涛那个老妈子一样生怕自家艺人被火燎着。再说了——”方士谦吐出了个烟圈,把只点着十秒钟都没有的烟卷按灭在侍应生的盘子里,冷笑:“我去?不拂了嘉世为难他的面子?”

  陶轩同两个人寒暄,浸淫商场多年的老狐狸满嘴的口蜜腹剑,王杰希到底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了多年,自从十九岁那一场悬崖欲坠的事情后,好像再多的事儿在他眼里也不过成了披着张龌龊皮囊的纸架子。

  嘉世水深,不单单是指和前任王牌艺人叶修之间的矛盾,陶轩为人精明,一双眼睛里谁也不知道究竟打量了多少东西。王杰希不觉得自己愿意掺和进这趟浑水,本想着聊上几句找个由头告辞。那边江波涛已经带着周泽楷笑晏晏地脱离战场,王杰希这时候意识到陶轩说不定是想拉拢他。

  其实想想也对——娱乐圈如日中天拿了两个影帝无数提名的王杰希,的确是末途嘉世最好的选择对象——尤其是他们的对手还是叶修的时候。

  “其实我一直都很欣赏杰希你,”陶轩似笑非笑地端起香槟抿了一口,又道:“从你和张佳乐搭的第一场戏开始,我就忍不住想怎么是被微草挖着的好苗子不是被我们嘉世呢?唉,这么想想咱们也怪没缘分的,杰希你出道到现在能有五年了,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合作。”

  “陶总言重了。”王杰希波澜不惊地回道:“缘分未到而已,现在能和嘉世合作,实在是我的幸运。”

  “瞧瞧你这孩子是会说话。”陶轩笑了笑,又道:“倒真如同林总所说啊……”他以为自己这话不过感慨,却又故意控制在王杰希所能听到的范围内。王杰希眸色深了深,心下渐渐有几分不悦。

  他这边儿眉毛稍微一皱,没躲过不远处暗暗观察的喻文州的眼睛。喻文州何其精明的人,他猜出了陶轩三句话踩了王杰希的禁区,忍不住扭头对叶修道:“叶神你的前老板可不是个聪明人。他还是不了解杰希,不然怎么天天挑人家不乐意听的话说?”

  叶修嘴角划起一个没感情的弧度,眼神充斥着不屑和嘲讽,他饮下杯中葡萄酒,冷笑了声。

  “一个王杰希都搞不定,还想和哥斗?陶轩可真是越来越天真了。”

tbc.
————
目前更新时间特别不稳定
特别的……诸位乐意等的话是我的荣幸
先让我比个心♡
好了我要去学习了(x)
阅读愉快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