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情不渝(5)

/温锦言
*娱乐圈paro
*本章掉落100%林王+85%小段周王+50%喻王+30%叶王+纯直男少天先生
*是的少天是直男我要吃一秒的黄沐

(5)

  “今天晚上的宴会都是圈内人还有些赞助商。”林杰替王杰希开了门,转头说道:“像是你熟的张佳乐黄少天喻文州什么的也会给面子来,也不用太拘谨。”

  “嗯。”王杰希点了点头,解开自己的衬衫扣子偏头问道:“嘉世果然还是和叶修不对付吧?他会不会为难叶修和兴欣?”

  “怎么,杰希替别人担心?”林杰笑了笑,解开自己的领带伸手去捉王杰希的手腕,瞥见那上头挂着的手链笑了声:“方士谦的?”

  “沐橙给带的,我也没拦着。”王杰希晃了晃,“对,说起来回头把手链还给他,事儿太多就给忘了。”他伸手解开手链的锁扣,搁在茶几上,顺手解了几颗扣子道:“我先去洗个澡,晚上八点宴会七点出门也可以,嗯……哥你公司那边处理好了?”

  “哎呀。”林杰露出一张苦巴巴的脸,任命地翻出笔记本坐进沙发里,“还差个尾巴,行,你先去洗澡,我把这个assignment做完。”

  王杰希从林杰的衣柜里翻出件白衬衫便进了浴室。林杰从抽屉里翻出平光眼镜架在鼻梁上开始噼里啪啦地敲键盘处理公务。耳边传出来淅沥的水声,林杰叹了口气略微揉了揉眉心,强迫自己收回注意力。

.

  那次酒醉后林杰把王杰希带回了家安顿在客房。林杰让他安心并且保证自己对他什么都不会做,王杰希的眼睛里还有着未来得及散去的水汽和一层浅浅的防备。

  林杰在他的防备里忽然缴械投降。说来也奇怪,王杰希并不是那种刚出道便声名鹊起的名流,林杰会注意到他其实也只是一个意外。酒会上的时候林杰见惯了那些娱乐圈里披着金玉的虚伪架子,看着王杰希才会忍不住惊讶说这个圈子里真有这么不肯屈折的人。林杰笑了笑,伸手去揉王杰希柔软的碎发,随手捞走了他的手机笑道:“你放心,我要是想对你做点儿什么早就做了,我不喜欢乘人之危,你在这儿好好休息,你经纪人打电话过来我会帮你处理。先睡吧。”

  “谢谢您。”王杰希轻声说道,他的语调软糯还带着分酒醉后难得的乖巧。他蜷缩在被子里,看着林杰消失在门前的黑暗与光明之中,忍不住觉得更加难过。

  到底是为什么呢。

  王杰希蒙在被子里忍不住鼻子发酸,他想起方士谦说过你想干净清白便要加倍努力,他却又不明白到底要怎么努力才能阻隔一切的非议和撩拨。他第一次有点儿厌恶这么无能为力的自己,为什么面对这些恶意只能一个人偷偷哭泣呢,为什么没能长成自己理想中无坚不摧的样子呢。

  王杰希在一片的无力和悲伤中浮浮沉沉地睡去。林杰接到了方士谦打来的电话,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情况后拒绝了方士谦来自己公寓的要求,那边的经纪人语调刹那冷了下来。

  “我也想信任您,但您凭什么让我信任?”

  “因为你别无选择。”

  林杰挂断了电话,这无疑是不欢而散,不过他并不希望这个时候会出现一个人搅局——即使这从根本上而言是个彻头彻尾的意外,林杰也依旧享受意外带给他的惊喜和幸运,哪怕夹杂了些许的酸疼,也不愿意被别人横加阻拦。

  他有点理解这个时候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也许是因为,单纯的,发自内心的喜欢吧。

  林杰算着时间觉得王杰希应该已经睡去,他走到房门前轻轻叩了叩门扉,他的动作很轻,并不会让人惊醒。见半天没有动静,林杰小心地推开了门。

  王杰希蜷缩在床上,他睡觉好像很没有安全感,搂着被子半张脸都埋在被子里。林杰蹲下来去看他,窗户外漏出了点儿零散的冷月光,晃在王杰希的脖颈上,映出他还没有完全结痂的伤口。

  林杰叹了口气,他发觉从看见王杰希之后他叹气的频率似乎就变得格外高。林杰从口袋里摸出药膏蹭了点儿在指尖,小心地涂抹在他的伤口上,王杰希稍微瑟缩了下,不满地哼了哼。

  林杰的动作更轻了些,他收好东西,顺便给王杰希掖了掖被子,转身走了出去。

.

  王杰希赤脚踩着地板拖曳着水迹走回到了客厅。他套着林杰的白色衬衫,穿着条清凉的短裤一点儿没有偶像包袱。林杰抬头看了眼,王杰希柔软的发有点儿支楞巴翘,水迹顺着白皙的皮肤滑下去消失在V领的衬衫里显得格外色气。

  林杰揉了揉眉心,低下头敲下最后一句“Have a good cooperation.”后点击保存把文件传给助理,从抽屉里拿出药膏对王杰希招了招手。

  “过来,我给你抹药。”

  “都结痂了没事的。”王杰希摇了摇头,“嘴上的伤口容易好,别那么大惊小怪嘛。”

  “容易好也是别人,”林杰晃了晃药膏,“就你成天营养不良缺维生素ABCDE的,能好才怪吧。别闹了,快过来。”
 
  “哪儿那么夸张……嘶,疼。”王杰希刚刚坐下,林杰已经伸手过来轻轻按了按他下唇的小口子,王杰希皱紧眉毛没忍住小声喊了个疼,林杰看着又渗出来的血迹,略微倾身吻上他的伤口,舌尖轻柔地卷起他唇上的血迹,没过一会儿便演变成了一场深吻。

  王杰希脸上发烫,被吻得一时间喘不上气,禁不住伸手去推他。林杰收手很快,末了在他的额角轻轻蹭了蹭,给他抹了药膏。

  “嘉世和叶修的矛盾其实也不是秘密,刘皓——嗯,你见过了吗?”林杰抬起王杰希的手心,小心地往那上面抹了点儿药,忽然提起另一个话题,“陶轩给刘皓撑腰逼走的叶修,具体原因我虽然不太清楚,不过想必叶修在这事情里扮演的是个颇无辜的角色。苏沐橙和嘉世的关系也没以前那么好了,算算他们合约大概也就这么一年两年的事儿。嘉世有大动作是真的,可就是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陶轩那家伙是个老狐狸,不过眼光可真不够好。”

  “这样也没问题吗?”
 
  王杰希忽然问他,他的目光沉静,隐约像是在担心。林杰温和地笑了笑,说道:“没问题,因为还有你。”

  “你可以放心去拍你的戏,嘉世的火烧不到微草身上。你们余总会护着你的,别怕。”

  “我说的不是这个。”王杰希几乎是在逼视林杰,“我是说你,与虎谋皮,从来都不轻松,你没关系吗?”

  林杰怔了怔,他难得被问住,忽然弯起嘴角笑开,伸手搂住王杰希。

  “我当然没事,他们是豺狼,我是猛虎呀。”

  两个人在公寓里随便垫了口面包,林杰站在自己的衣柜面前琢磨给恋人穿件什么样的西装才撑场子。“随便什么都好,啊,我中暑了,昏倒了,别拦着我。”王杰希耍赖一样在蚕丝被上滚了一圈儿,甩下一句话倒是一丝不苟表演了一番昏倒的真正含义。

  林杰在旁忍不住笑了出声,可他左看右看还是没找到满意的西装能恰到好处地衬出王杰希的所有美好。林杰不擅长这些,于是他索性放弃,转头说:“杰希,等下方士谦来接你,你得先回一下微草做个造型吧?”

  “嗯……再说吧……我先睡了,哈欠……晚安,哥。”

  林杰无奈地笑了起来,他俯身吻了吻他的唇,“晚安。”

  王杰希这段日子颇为难熬,刚刚结束一期电视剧的发布接踵而来的广告和通告近乎让他跑遍半个中国。好不容易歇了两天,合作的电影剧本又搁在了他的桌上,和叶修的合作——王杰希根本不可能拒绝这个机会,他预见了未来自己要累到吐血的日子,又自顾自安慰自己还有两天空闲的休息时间,挺好挺好。

  结果被拽出来签约。

  还有酒会。

  王杰希缩在被子里发挥多年训练出来的秒睡技能,不知不觉地把自己裹成了一个团。林杰没打扰他的休息,他转身离开房间顺手带上了门,这才接通一直震动个不停的手机。

  “陶总,您说。”

  林杰站在阳台上,眼神清冷地没有情绪,语调却如沐春风,“您问我和杰希,您这话说的,我们是什么关系,早就不是秘密了呀。”

  “我很期待嘉世的翻身仗啊。陶轩先生。”

  六点半的时候林杰叫醒了王杰希,青年在床上打了个滚非常不高兴地哼了哼,林杰狠狠心把人从被子里拖出来。

  “杰希,士谦已经在客厅等好久了,快起来。”

  “哥……我觉得我才睡了十分钟,只有十分钟啊。”

  “杰希,实际上你已经睡两个半小时了。”

  王杰希黑着脸站在镜子前洗脸刷牙,带着满满的低气压挪到客厅。方士谦盯着客厅茶几上自己的手链看了好半天,伸手扣回自己腕上,冷着脸:“王杰希,你拖延症晚期吗?能不能治?”

  “哈欠……”王杰希的回应是一个懒散的哈欠。

  方士谦脸也黑了,站起身说道:“走吧,先回微草,柳姐等着给你做造型呢。林总,我们就先走了。”

  “啊,稍等一下。”林杰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忽然开口叫住他,“杰希,你等会儿我拿个东西。”

  他折进卧室,没一会儿捏着个蓝色天鹅绒的盒子走出来。王杰希偏了偏脸,觉得好奇一样盯着林杰的动作。林杰笑了起来,打开小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枚浅绿色亚历山大石雕刻成的耳钉,几步过来扣在王杰希的左耳上。

  “戴着这个走。”林杰笑了笑,说道:“我戴另外一枚。”

  王杰希只有左耳一个耳洞,说是特点也好说是爱好也好,反正这么多年以来倒也成了他诸多特征的一个。巧在林杰只在右边打耳洞,两个人确定恋爱关系之后,林杰还调侃说终于有人陪自己一起戴一副耳钉了。

  王杰希笑了笑,在方士谦面前也不好和林杰太过腻歪,只是摸了摸耳钉,说道:“那晚上见。”

  “晚上见,杰希。”

  娱乐圈诸多名流与商场上的总裁社长一起粉墨登场,不论是哪行都是隔行如隔山,比如大名鼎鼎的肖时钦肖导不会去和陶轩寒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黄大明星就不会去找自家老板反而扎进喻文州和周泽楷张佳乐几人的小圈子,顺便风情万种地勾搭苏沐橙女神。

  王杰希到场的时间掐得无疑准确,算不得早也算不得晚。他穿了身Lavin量身定制的黑色西装,别着浅灰的领带,整个人显得沉着且又安静。周泽楷第一个看见王杰希来,他端着杯无酒精果汁径直走了过去,被甩下的黄少天怔了怔,转头看了一眼顿时露出极为了然的神色。

  “哟,王杰希来了。”

  周泽楷和王杰希似乎交谈了几句,两人一并往这边走过来。途中有几位姑娘红着脸来搭话,王杰希停下了步子微微侧过头,露出那枚显得格外晶亮的耳钉来。黄少天眼神一贯地好,他拍了拍苏沐橙的肩膀,笑着道:“苏女神,快发挥您珠宝鉴别师的潜能瞅瞅王杰希耳朵上的那玩意儿是啥?”

  苏沐橙闻言倒还真眯着眼睛直勾勾去瞅王杰希的耳朵,试图在一片光怪陆离中看清那枚耳钉。一边儿的喻文州忍不住笑道:“少天,你又逗沐橙,等下人过来了不就看见了?这么远是考谁眼神呢?”

  “哈哈,我就这么一说,哎哟,苏女神您可别打脸呀。我全身可就脸最值钱。”黄少天告饶般笑道,瞥了眼依旧被纠缠着的周泽楷和王杰希,笑道:“也就是王杰希脾气好,周泽楷还不会说话,这要是换成张佳乐,不得三句话把人带到宇宙然后自己跑了?”

  “黄少天你这说啥呢?”张佳乐怼了怼黄少天的腰窝,怒道:“下次说我坏话能不能换个地方?没大没小的,也就是我和你交情深,不然我肯定弄死你。”

  “哈哈张佳乐,我这不是看咱俩关系好才说的吗?不然你觉得我哪里会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费口舌呢。”黄少天笑眯眯地插科打诨,张佳乐从来不吃这一套,哼了一声扭过头寻别人说话去了。

  黄少天又看了十分钟,那两位男神依旧未能脱身,他都有点儿耐不住要过去横刀夺爱了,喻文州抿了口香槟,转脸忽得笑了笑。

  “少天,有人抢先一步了呀。”他话虽这么说,倒是端着酒杯也走了过去。黄少天知道自己身边儿这位友人向来看热闹不怕事儿大,面对那边的间接修罗场他摇了摇头,没有掺和的打算。

  喻文州走过去,对着几个人笑道:“好久不见,杰希,叶神。”

  王杰希抬起头看他,眼眉稍稍带了点儿笑意,“好久不见,文州。”他又偏了偏头,不消片刻在人群中寻到黄少天,忍不住皱了皱眉,“黄少天也……啧。”

  “哟呵,杰希这么不待见黄大少爷呢?”叶修伸手随手捞走一杯香槟,笑道:“不过就他那话痨劲儿,也就文州受得住。”

  喻文州翻了翻白眼,“还有你家苏女神,叶神。”

  几个人站在那儿又说了会儿话,王杰希四下找了一圈儿没看见果汁,又不好空着手下意识皱了皱眉,一边的周泽楷看得分明,轻轻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道:“前辈,果汁。”

  “谢谢小周。”王杰希感谢地看了眼自己后辈,谢过他的体贴。周泽楷并没说什么,只是一贯显得腼腆地笑了笑,从侍者盘里端走了杯樱桃酒。王杰希轻声叮嘱了声,“小周也少喝点酒,酒量不好的人这时候可吃亏。嗯……”他看向聊得开心的喻文州和叶修,又道:“得,他俩聊去吧,咱找个地儿吃点东西。等会儿正主上场,怕是只能喝一肚子酒水了。”

  “好。”周泽楷点了点头,两个人穿过人流寻去了dessert的餐桌。喻文州转头看了眼,忽然笑道:“叶神觉得和杰希合作感觉怎么样?”

  叶修耸了耸肩,“还没开始呢,文州你想这么远?”他的目光落在王杰希身上,良久收了回去,偏头的时候正看见喻文州也在看那人,禁不住笑起来。

  “有的时候我也挺不懂的。”叶修把酒一饮而尽,笑道:“他身边不少飞蛾扑火,有什么意义呢。”

  喻文州听得出来他意有所指,只是笑了笑所答非所问地说:“没办法呀,这不是放不下么。”

tbc.

——
我要为自己的高产感动了
今天最后一更如上
明天我要接受命运的审判
鬼知道能不能抢到手机QvQ
杰希说我觉得睡了十分钟那句
下午睡了三个小时我以为我睡到第二天还在琢磨快迟到了为啥还不去上学
睡成傻子QvQ
本篇cp走向大概是这样——
林王好感度100%+好感度渐长的叶王+一直偷偷喜欢王的喻和被王当成好朋友的喻王(x)+纯直男少天+有作者当亲妈的周王(是的我是亲的真的信我)
除周王林王外都是搞点小暧昧不会出现三秒钟上车等情节/我这么单纯/不会开车/
感谢阅读照例求评论♡
欢迎订阅tag
如果明天失踪了
那我可能就是死在期末考试的修罗场了QvQ

情不渝每篇更新4000+

评论(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