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南糖】我和你

/温锦言
*给亲爱的连缚宝宝晚来N多天的生贺
*说真的我不是故意忘的
*你依旧是闵玧其自己喜欢的小夫人陈思琪的小女朋友♡
*我这个手速真的可以去微草了QvQ
*神经病文风
*生贺就是要放飞自我 @半生缚

00.

  金南俊说,闵玧其我这辈子非你不娶了。

  闵玧其说,去你妈的,谁娶谁。

  金南俊捂着被打疼的脸在沙发上怨念地琢磨自己哪儿说错了,后来明白过来对待闵玧其就得待遇上像对待国王,满足闵先生的国王梦,心里头才能偷偷寻思这人是他媳妇儿。

  金南俊说,不枉费我追他这么多年,哎,自己撩的汉,跪着也得宠完。

01.

  金南俊是大学英语系教授,别人说金教授有才多金幽默还有点儿小坏,总裁胚子却偏偏跑来教书育人这是要教坏多少花季少男少女。

  尤其你看一个一米八的男人在课堂上讲着讲着笑起来,露出个可爱的小酒窝惹得女学生接二连三的尖叫,一时间气氛嚣张惹得出来溜达的校长都忍不住探个脑袋进来看八卦。别的老师暗骂金南俊是个祸害,以田柾国为首的帅气后生第一个不高兴拽着他泰亨哥冲过来就是一顿辩论。

  “金老师,你这样,让我们其他这些老师怎么办?有你的英语课的时候,其他老师的课都没人去听了!”

  金南俊揉了揉眉心,苦笑:“田老师,我也不想这样……哎,我会和学生们好好交谈的。话说回来,田老师和金老师,你们二位的课也有挺多人选的吧?”

  田柾国一本正经地说:“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上着课就听到隔壁传来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开演唱会。”

  金泰亨给自己男朋友撑场子:“就算这样,我也不想上课的时候看着女学生留着鼻血从教室里跑出来还喊着‘金教授帅得惨绝人寰我挺不住了!姐妹们帮我录课啊!’你知不知道每次我都觉得她是在夸我好吗?”

  田柾国倍儿嫌弃地看了眼金泰亨。

  “你确定你不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02.

  金南俊表哥是个标准富二代,长得帅性格好,秒杀电视剧里的社长甲乙丙丁。他表哥金硕珍坐在咖啡厅里听金南俊讲学校里发生的事儿,顿了顿给他出主意。

  “要不这样?你干脆找个女朋友算了,省着那些小姑娘天天惦记你。”

  金南俊怔了怔,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地否决道:“得了吧,我什么德行哥你还不知道?别祸害人家小姑娘了。”

  金硕珍停了搅咖啡的手,眸色深了深。

  “你别告诉我你还放不下你的初恋啊。”

  金南俊把倍儿苦的蓝山咖啡一饮而尽,一面猛灌矿泉水皱巴着脸说:“我也不想这样,哥。初恋嘛,总归是不一样的。”

  金南俊的初恋是个长得比女孩子还白净的男孩子。十五岁年少轻狂,金南俊把人堵在小巷子里笨拙地告白却得到对方一个过肩摔——这绝对是偶像剧的剧情开头——可惜到最后两个人一个念了高等大学一个跑到社会上摸爬滚打,关系断了,学霸和学渣——这玩意儿就跟道跨不过去的鸿沟一模一样。

  “其实我不介意……”金南俊在他走之前还试图做最后的挽回,可那少年清冷的眼神几乎是要从毛孔里透出“我介意”这三个字来。少年拖着行李箱登上了火车,金南俊站在站台边儿上兀自僵硬,顿了顿忽然大喊:“闵玧其——我等你,在首尔大学——我会留校做老师的——”

  鬼才知道那句话到底传没传到少年的耳朵里,反正那时候金南俊没见着闵玧其回头看他,透明反光的列车玻璃里头攒攒的人头里头看不清楚哪个才是他的恋人,哪个是陌生人。金南俊一直安慰自己,哎呀说不定那时候他回头了可是自己眼神儿不好使没看着,有缘会再见的,毕竟他如此舍不得这个人。

  一晃就是几年过去,金南俊在首尔大的名声传开,起初他还觉得是好事,这样子的话那个人说不定就得到了他的消息说不定会前来找他,可后来等好久好久,也没有一个叫闵玧其的男生出现,反倒是吸引了一大批的女学生。

  和初衷背道而驰啊,金南俊。

  金南俊和金硕珍告别后并没有回学校,太受欢迎也会糟心这一点金南俊已经深有体会。他忽然又想起自己的初恋,多年后的如今他经历了许多年少时候未曾想过的事情,谈过几段恋爱,蓦然发觉不管是谁都不如自己的初恋一般的刻骨铭心,一般的难以割舍。

  金南俊在和闵玧其分手的第七年,依旧在思念七年前的初恋。

03.

  高中时候闵玧其是班上的不良少年,金南俊是典型性格的优等生。两个人的成绩榜列下来闵玧其九科成绩加在一起抵不上金南俊语数外一起的零头。讲道理金南俊能注意到闵玧其的概率应该是行星撞地球——他们班的学霸从来都是抬头走路,视线以下哪怕一位次的排名都入不了他们的眼。

  金南俊很傲气,他原本就是天之骄子自然也有骄傲的理由。不过再优秀的人也不可能十全十美,就算是老师也会忍不住调侃说金南俊一百四的智商全用在学习上,运动协调之类的一塌糊涂,运动会可别让金南俊去丢人,让闵玧其去吧。

  哦豁。金南俊寻思,闵玧其,那个吊车尾小混混?天天逃课去打篮球那个?

  金南俊这才注意到闵玧其。

  少年生得体格瘦弱,面色白得跟墙一个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从哪个万年见不着光的地方偷跑出来的。他个子不高,一米七几的个头在一帮一米八一米九打篮球的人眼里算得上小豆芽,金南俊还不服气地寻思着就这还比自己厉害呢?老师疯了吧?

  结果上场五分钟之内闵玧其截断了对方的球,急停,后仰跳投就是一个三分出手。顿时体育场一片尖叫,闵玧其眉眼一扫回防,顺势又拦了个球回去。

  哦豁,是厉害。金南俊又寻思,不对不对,是真厉害。

  金南俊敲了敲栏杆,想着。

  自己这是一见钟情了。

  金南俊这人有毅力,少年时候为了一罐可乐和自己爹妈左磨右磨生生把一听可乐磨出了十倍,从此他深觉毅力的重要。这也就是为什么金南俊被闵玧其一个过肩摔掀翻在地后还能笑嘻嘻地躺在地上夸他说你真好看的原因。

  闵玧其的表情无比难看。

  因为他觉得自己认识了个神经病。

  这年头,不怕人是神经病,就怕神经病还是学霸。

  三天后,闵玧其得出了如上结论。

04.

  闵玧其不喜欢学习,他没那个脑子,反倒更加喜欢打篮球,偶尔有点作词作曲的小爱好。因此当他被金南俊堵在位置上说接下来的一个月要给他补习的时候,他是发自内心拒绝的。

  “不干,我不考试成吗?不会给班里拉低平均分的。”

  “不成,闵玧其。”金南俊说:“你不补课的话,你就答应和我交往,要不就接受我的死缠烂打。”

  闵玧其露出自己的三角眼,骂了句:“你这人这么不要脸你家里知道吗?”

  金南俊说:“家里教出来的,和我爹自成一派,如出一辙。”

  闵玧其的回答是把英语教科书糊在了他的脸上。

  金南俊课讲得其实真的很好,适当的幽默,劳逸结合,从零开始。只可惜闵玧其从来都听不进去一个字,眯着自己的小眼睛就睡了过去。金南俊深觉自己是在对牛弹琴,然而——

  哎哟喂我的小祖宗怎么睡着了也这么好看啊。

  隔壁路过的郑号锡呸了他一脸。

  “秀恩爱分得快,滚开吧脱团狗。”

  金南俊委屈:我还没脱团呢。

  郑号锡说:那你也快了,闵玧其再不开窍那他就是直的了。

  后来金南俊真的脱了团,郑号锡觉得两个人的画风更加狗更加不忍直视。你听听金南俊每天都说的是些什么魂混账话——

  “玧其,这道题答不出来的话,一分钟的法式热吻喔。” 

  “金南俊,你他妈敢碰我我就把你耳朵拧下来。”

  “玧其,你不爱我了QvQ”

  “滚。”

  郑号锡说:“你俩快点分吧,辣眼睛,真的。”

  日后郑号锡进了文艺圈成了知名dancer,被采访说什么事让他最无法忍受,郑号锡皮笑肉不笑地吐出四个字。

  “明撕暗秀。”

  金南俊在屏幕外笑得前仰后合,可笑着笑着却停了下来。他站在阳台上看首尔清冷的夜色,良久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叹息。

  分手第五年,想他。

05.

  闵玧其要走这事儿谁也拦不住,他说金南俊我们分手吧,几个字念得决绝像是一点也不留念。

  金南俊很想死缠烂打下一个五年和他依旧在一起,可惜这一次他没办法把自己的未来和闵玧其的未来从原有的轨道上硬生生地掰下来再合到一起。于是他问:“我是没机会了吗?”

  闵玧其没有回应,转身上了火车。金南俊看着那列车载着自己心爱的少年去了远方,一个人站在原地回头对金硕珍说:“他妈的,我不信我们就这么完了。”

  金硕珍看了看他,眼神平静。他瞥见了金南俊眼睛里的倔强和不屈不挠,于是也从善如流地笑道:“我也不信。”

  “南俊,加油啊。”

  结果金南俊加油加错了地儿勾搭了一票学生也没勾搭着自己的白月光,他深觉人艰不拆,绕着操场转圈儿,后来心里郁结解也解不开,干脆发了段自拍小视频秀了手free style。

  这么一秀反倒秀出了名气,推特下头有人问他说你的free style真的很酷,你认识SUGA吗?你们俩风格特别搭。那人也不知道是谁,特欠儿,还随手艾特了SUGA。

  金南俊眨巴着自己的眼睛,盯着那条推特看了好半天忽然杀入办公室。

  “兄弟们——闵大少爷终于回头是岸了!”

  知名rapper闵SUGA的回应就是一句。

  「这么多年,还那么丑啊。」

  金南俊笑得仿佛得了帕金森,他握着手机嘿嘿嘿笑个不停,后来回道:「你好看就行呗。」

  SUGA先生回给了他一个中指。

  金南俊抱着手机继续嘿嘿嘿傻笑。

 
06.

  其实闵玧其当年说走就走很大程度上是他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但闵玧其这个人生来和别人不大一样,不爱走那些个阳关大道,非挑那些寂阒无人的小道上走,觉得自己能够披荆斩棘,回头再炫耀给金南俊看告诉他一句去他妈的天之骄子。

  可惜闵玧其还是没忍心让金南俊和自己一起担惊受怕,他挥挥手告别看见金南俊跟个傻子一样喊他说了点儿什么,他其实没听清,但觉得听不听清也没什么关系,大不了闯出名堂让全世界都知道他——金南俊当然也就知道了。

  他倒不知道金南俊这七年真傻乎乎待在那所大学,七年间闵玧其世界各地巡演也去过首尔,可他忘了金南俊待在哪所大学,于是时间一长也就在各色各样的通告里忘记找金南俊的这一事项。想想他们也够奇怪的了,七年过去谁没见过谁,可偏偏好像鱼度过了七秒钟忘记了一切的不快和苦痛,再见面时第一句话依旧带着当年的少年意气。

  “你真的丑,那些小姑娘都瞎了。”

  “都说啦你好看就行嘛,玧其。”

  “……欠揍。”

  “我愿意就行了呀。”

07.

  闵玧其和金南俊宣布出柜准备出国结婚的那一天首尔大的女学生们各个哭爹喊娘,大概是多年男神童话一朝落入泥沼不知让多少小姑娘幻灭了青春和偶像。

  金南俊撇撇嘴,心说更刺激的是你们隔壁的金老师和田老师早就卿卿我我恩恩爱爱领了证,小姑娘们飞蛾扑火在这所弯男遍地的学校里是没前途的。

  你们其实可以考虑勾搭一下我哥,他倍儿直。金南俊说。

  金硕珍耸耸肩:可算了吧,你这是要逼着我弯,实在不行我可找郑号锡凑合了。

  金南俊一脸惊悚:别,可别,鲜花插在XX上这没意思了啊。

  郑号锡躺枪也不满:金南俊你说啥呢,能不能麻利滚出去结婚了?闵玧其你也不管管他,太没爱了吧。

  闵玧其叼着根棒棒糖哼哼唧唧地让金南俊给他做按摩,闻言翻了个白眼,在金南俊脸上啾了口说我才不管他,管个屁,老子乐意宠着。

  金南俊笑得一脸褶子,缝里都能开花。闵玧其翻了个白眼继续哼哼,小金子给朕好好捶捶肩膀。

  小金子点头哈腰。

  诶诶来了来了,陛下要不今儿让小金子给你侍个寝?

  全程围观的郑号锡捂住了眼睛,在基佬大潮中瑟瑟发抖。

  妈的,真辣眼睛。
 
  fin.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