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言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放假视情况而定。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三期生也年轻

/温锦言

*放飞自我严重ooc
*不喜勿喷谢谢您
*就想写写三期生
*感谢阅读

  邓复升退役的时候和方士谦几乎是两个极端。方士谦走的时候开了场盛大的离别party,把自己的队友灌得不省人事后自己对着昏沉沉的夜色大吼了一声“再见。”才意犹未尽一样拽着行李箱登上了凌晨的飞机。第二天王杰希酒醉醒来,按着太阳穴看向邓复升,便已了然。

  “走了?”

  邓复升点了点头:“方士谦怕是故意的,他那人就这样儿,关键时候怂。”

  王杰希罕见笑了笑,站在一片狼藉的包厢里伸了个懒腰,颇为赞同地说:“是啊,他是挺怂。”

  末了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以后要辛苦你了。”

  这一辛苦就是一年,很快第八赛季结束,合约到期,家里人又催得紧,邓复升对王杰希说我得退役了,对不起啊,队长。王杰希那时候正坐在电脑前看结束不久的轮回对蓝雨的比赛复盘,听到这话他按了暂停,站起身。

  “很急吗?”他问,“我送送你?”

  邓复升笑了笑,摇头道:“不用了,队长。我得赶火车回老家,我爸妈还说等我这一天等好久了,巴不得现在塞给我个媳妇儿。以后可能也没什么机会打荣耀了,不过我还挺高兴的,真的,我曾经是冠军队微草的一员,这一点能让我吹一辈子。”

.

  邓复升第六赛季转会来微草的时候听说是王杰希极力推荐,他们同是三期生,就算是老板都忍不住觉得王杰希有什么私心,但王杰希坚持说邓复升是很理想的骑士人选,对微草的重要不言而喻,他不想错失人才。后来邓复升问王杰希为什么这么斩钉截铁,王杰希耸耸肩喝了口可乐说:“毕竟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

  “这理由我可不能接受啊,杰希大大。”

  王杰希笑了笑,对他说:“你还是接受吧,我就这么一个理由。”

.

  “我走了。”邓复升说,“再见了,队长。”

  王杰希站在原地没动,他看着邓复升拖着行李箱离开训练室,克制着自己要涌到嗓子眼的声音,狠狠地闭了闭眼。

  “复升。”王杰希站在玻璃窗后边儿看见邓复升站在微草院里,拨通了电话,他看见邓复升回过头对他挥了挥手,说:“以后常联系,祝你好运。”

  “我也很高兴,能有你这样优秀的同伴。”

  后来邓复升退役的事情被那些没事儿干只会拿笔杆子乱说话的人嘲讽说什么他天资平平可惜运气好,加入微草得了冠军,可见这世界天才不比运气。王杰希在高英杰和刘小别担心的目光中翻开周刊,良久把刊物摔在桌上。

  “……队长。”高英杰小声叫他,害怕王杰希冲动做出什么事儿来,王杰希难得眸底勾起点冷冽的光,他哼了声,转头看见电竞周刊采访的记者站在公关人员身后,似乎觉得这是个什么了不起的大新闻一样眼底带了点期待。王杰希站起身推开玻璃门,半靠着门扉对公关打了个招呼。

  “陈哥,辛苦了。”

  “王队,这是之前约的采访。哈哈,不辛苦,不辛苦。”

  王杰希这才转脸去看记者,记者一看就是个小年轻,不是微草多年来的随队记者,想想其实也是,随队记者对微草知根知底,怎么会这么没眼力见儿来触这个霉头。

  年轻记者举着话筒上来单刀直入问王杰希关于邓复升退役的事,王杰希笑了笑,眼底却是一片冰冷的寒意。他说:“如果运气好也是错,那我倒愿意错上加错。”

  王杰希说:“您请回吧,我就这么一句话。”

  三期生现在还留在联盟里打拼的真没多少人,除了王杰希稳扎稳打站在顶端外,杨聪和田森因为队伍本身和年龄见长,不可避免地开始了重心过渡。常规赛三零一客场对微草,皇风主场对贺武,最终比赛几乎没什么悬念,虽然杨聪很想一击必杀带走王不留行,可惜没人能捕捉到王不留行的走位。

  赛后杨聪摆了摆手和自己的队员嘱咐了几句,回头和王杰希握手又说:“机会难得,哥几个一起聚一聚吧?田森也在,听说8:2爆了贺武。”

  王杰希笑了笑:“那就走呗,这两天微草也没比赛,你难得来一次,我请客。”

  “那不是废话吗。”杨聪说:“微草把我们三零一打成什么样儿了还不请我们吃一顿?许斌,你躲什么躲,走走走一起吃饭去,一起坑死你现在这个队长!”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儿:“出息。”

  杨聪摆摆手,顿了顿忽然又说:“老王,你等会儿!咱不能和田森一起走,他那个一米九的大个儿显得我们矮!咱先走,让田森自个儿慢慢找去!”

  “你可消停会儿吧。”王杰希扶额,一贯沉稳的杨聪私底下完全是放飞自我,十匹马都拽不回来的浪。他们认识快七八年,次次聚会杨聪都会吐槽田森一米九的身高,有一次喝高的时候杨聪伸手去摸田森的头发,摸半天什么也没摸到,他还一脸惊悚:“天呐,田森你是要长到哪儿去?我怎么摸不到你!”

  田森说:“傻子,你胳膊多长啊?咱俩就差十厘米。老王你快管管他,本来就笨,喝完以后不得笨死?”

  王杰希接着翻白眼:“还不是怪你给他灌酒?得了,我送你们回去,坐我车。”

  “别别别,魔术师大大!我还想活着,让我自己打车回去……靠,杨聪你他妈别吐我衣服上!”

  “呕……”杨聪不省人事。

  王杰希想了想,最后还是按捺住泼这两个人一脸水的冲动。

  “傻子。”王杰希说。

  “呸,你不傻行了吧。”田森没好气儿地说,“一看你就是被方士谦给带坏了,怎么着,五赛季的冠军可把你厉害坏了吧?”

  “那不是废话吗。”王杰希说:“嫉妒本王不?”

  杨聪垂死病中惊坐起:“哎卧槽,本王?王杰希你到底还是被方士谦那个缺心眼儿带坏了!怎么越大越中二?等会儿,你说啥?嫉妒你?你可算了吧!我和田森是那么弱智的人吗?”

  田森气得直笑:“我不是,你是。醉酒还不消停,你到底真醉假醉啊?”

  而杨聪回应他的,是又一次的呕吐。

  田森掀桌:“妈的弱智!杨聪你给老子等着!”

  王杰希在一边独善其身,后来他把这一幕照了下来,专门保存在记忆卡里,还特意编了个文件名——

  「弱智的三期(本王和他们那些凡人不一样)」

.
  结果一群人就这么吵吵嚷嚷地钻进了一家烧烤摊,王杰希和杨聪走了半杯可乐转头就去阻止刘小别尝试变态辣的烤翅。杨聪在一边和许斌絮叨说王杰希人懒还爱喝可乐,你瞅瞅他都胖成什么样儿了就喜欢那些碳酸饮料。许斌上下打量队长觉得自己这位队长的身材挺好,也没胖到哪儿去,而且还不显太瘦,是刚刚好的那种型男。他这边脸上刚露出点困惑,那边王杰希一个空可乐瓶已经砸来,对杨聪怒道:“都瞎说什么呢?许斌,你回来。杨聪,吃还堵不住你嘴!”

  “哟呵,恼羞成怒?”杨聪不怕死地继续调侃王杰希,王杰希觉得自己白眼儿都翻疼了,扭头又对田森说:“田森,上!堵上这个弱智的嘴!”

  田森:“杰希大大你注意形象啊。”

  王杰希:“呸,去他妈的形象。”

  微草来的小孩儿们集体惊悚脸,他们忙叨叨地翻了一遍桌上的瓶瓶罐罐确定没有一丁点儿的酒精含量,接着更加惊悚地发现自家沉着的队长那句粗口完全出于清醒。田森哈哈哈地笑个不停狠狠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你的形象啊微草好爸爸!你家孩子都快吓哭了看见没?”

  “呸。”王杰希打开他的手:“你才微草好爸爸,哦不对,你是皇风好爷爷。”

  “妈的王杰希你怼杨聪怎么怼到我头上了!要不要这么大火气!”田森狠狠一拍桌子,横眉立目,一边杨聪接着哈哈哈大笑不止,最后他从桌子底下拎上来两瓶啤酒,对着两个人说:“来!借酒消愁!王杰希,你要是真气着了,就喝一杯!”

  “滚。”王杰希摆摆手,“喝你个头啊。我不愁,我看你俩才愁。没几年就该退了吧?反正复升已经撤了,那叫个迅速。我听他说的时候还在那儿看复盘呢——刚想着独活怎么走位好,这下子好了,他哐当就给我来了句退役。”王杰希眯起眼,瞳孔里映衬着灯火,依稀想起一个星期前的夏休尾声,又说:“微草退役一个比一个可怕,林队走的时候还算正常,一赛季的前辈走的时候都没动静的,有时候我都忍不住想要是我退役的那天,是不是得顺应传统一个人不做声响地走了才行。”

  “……”田森和杨聪一时间也接不上话茬,微草的年轻孩子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宽慰感慨的队长。其实想想也挺可怕,他们刚入联盟新鲜地像是个刚睁开眼的婴童,他们不会懂得挣扎了许多年的前辈在身边的人渐渐走远时候内心的无可奈何,于是也理所当然说不上任何一句话来安慰他。

  王杰希摆摆手:“得了,不说这些了,不高兴。”他又开了瓶可乐,接道:“接着吃,杨聪你别喝酒,你要喝酒我就开车送你回去。”

  杨聪说:“王杰希你那是谋杀。”

  小插曲一样的伤感很快就过去,队员们吃饱喝足也三三两两地散了。王杰希坐在原地叮嘱队员们注意安全,转眼看见杨聪和田森笑眯眯地按着瓶啤酒,冲他勾了勾手。

  “王杰希,到底喝不喝?”

  “……喝。”

  杨聪和田森与那些尚被岁月眷顾的少年不一样,他们逐渐走上了末路,看着联盟越来越多熟悉的面孔消失,他们心中的感慨不比王杰希会少多少。杨聪收了自己嘻嘻哈哈的笑,捏着玻璃杯晃了晃,忽然一拳砸在王杰希身上。

  “开心点,别这样。”

  王杰希被打得晃了晃,没什么笑容。许久他伸手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用力地一拍桌子,“行了,这事儿就算过了。”

  一直没搭茬的田森忽然问了句:“是不是因为之前的采访?”

  王杰希没了声音。田森和杨聪与王杰希这位大神认识了这么多年,私底下百无禁忌但也熟悉他的脾气。王杰希不愿意说话时就会沉默,多一个字都懒得敷衍,而通常这种沉默在他们眼里成了默认——比如现在。

  “果然……”田森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从出道时候你就该知道的,这世界对我们远远没那么宽容。你瞧瞧我,再瞧瞧杨聪,我们俩可没你那么好结果,累死累活不还是联盟吊车尾?”顿了顿,杨聪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话语间隐约勾起了些许年轻热血,“但吊车尾怎么样?我们有压力,你不也有?大凡是个职业选手在联盟就不可能一点儿压力都没有。但那又怎么样呢?王杰希,你要认输吗?那些外行人指指点点和你有什么关系?回头你一个冠军扔在他们脸上是个人就会知道他们嚼的那点舌根压根儿不够塞牙缝。可别告诉我你因为这个心情不好,这可不是我认识的王杰希。”

  王杰希还是没说话,杨聪和田森对视一眼,开始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地找心灵鸡汤安慰自己的好友,等到杨聪说得口干舌燥,那边王杰希递过来一杯白开水,说:“你们俩是傻吗?刚才我喝酒喝蒙了,在那儿缓着呢,你们叨叨地又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真当我是个经不起风浪的小破孩儿呢?”

  杨聪和田森对视一眼,田森骂了一句:“靠,王杰希你赔老子的感情。”

  “自己傻怪不得别人。”王杰希说,接着理所当然被杨聪和田森按在桌上灌了好几杯的白开水。

  “……妈的为了你的职业生涯着想,我保证让你喝水喝到吐。”

  “咳咳,杨聪你他妈……咳咳,下次再遇见三零一……咳咳咳咳,我肯定打爆你们。”

  “那些事情以后再说,你先给我把这杯干了。”

  “……靠。”

fin.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