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王杰希中心粮食向】一路星光璀璨

/温锦言

*王杰希生贺
*无cp友情向王杰希中心
*杰希成长历程
*生日快乐我的魔术师。
*全文11333字
*我爱他,这么点儿字感觉不够说♡

.

  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微草枯荣。

.

  柳非一早上起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天色,很早,才刚刚六点。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去食堂买杯豆浆当作早饭,等她顺便跑了半圈减肥回来路过训练室的时候,发现微草那几个标准京瘫的懒癌晚期一个个严肃地围成了圈儿,在那儿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柳非伸手敲了敲门,这本是个很普通的动作,偏生那几个队友个个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般跳起来,见是柳非,袁柏清第一个嚷起来。

  “柳非,你吓死我了!”

  柳非耸了耸肩,偏头看了眼,发现这帮大男人围着的桌上好像有什么一般,便禁不住好奇地指向桌子:“什么胆子?诶,等会儿,那是什么?”

  “咳……是秘密。”肖云装腔作势,还伸手遮掩了下,摆明是不想让柳非看见。柳非这姑娘没什么主见但不意味着她没好奇心,见肖云挡着不让看,一时好奇心起,几步走过去拨开极力挡她的刘小别,道:“哟,我瞧瞧什么秘密?哎英杰,你怎么和他们一起学坏了呢?这么不给你柳姐面子?到底是什么别藏着掖着……诶?笔记本?”

  刘小别扶额叹息:“得,讨论的人又多了一个。”

  身为微草唯一的良心,高英杰在柳非的逼视下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事情的缘由:“我早上五点的时候被小别前辈叫醒,说是发现了个天大的秘密……嗯……关于队长的。”

  柳非听到这儿已经明白这么一堆人聚在一起的原因,也不准备听后续,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笔记本,一副“我不听我不听我只想看”的样子。

  刘小别:“我就知道,你们全一个反应。”

  柳非反驳:“废话,你不好奇?”

  刘小别:“我好奇啊!可不是不敢动吗!那可是队长的笔记本!我能怎么办!”

  “那个……柳姐,我觉得还是别偷看队长隐私了……不太好。”高英杰小声说,试图唤醒这群近乎癫狂的前辈,一旁的周桦柏摇了摇头:“虽然很好奇,但我觉得我们会被队长骂的。”

  “怂。”梁方说。

  肖云一翻白眼,让路:“你来你来,梁方大大。”

  梁方:……

  “不行,我要是不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一定会食不下咽寝不安眠,让让,都让让,我来!”刘小别狠狠心,大义凛然。

  柳非啜了口热豆浆,一双眸子眨了眨发现自己空不出手来给勇士刘小别鼓掌,只好精神上支持他:“小别加油!”高英杰看着自己前辈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去碰队长的笔记本,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周围袁柏清周桦柏梁方肖云的欢呼打断。

  “小别最酷!”

  “小别前辈加油!”

  “冲啊!小别前辈!”

  “手速达人最帅!帅破天际!”

  高英杰一度认为自己加入了一支假的微草战队。

  训练室的门这时候悄无声息的被人推开,来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训练室里一派群魔乱舞,回头去看身后的人:“这都怎么了?队长?他们喝假酒了吗?”

  柳非耳朵尖,回了头,见着微草正副队长站在门边儿以一种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看着自己,忍不住伸手狠狠拍在袁柏清后背,又伸手去拽刘小别。

  “拽我干嘛!我的勇气都漏气了!”刘小别瞪了柳非一眼,没看见这姑娘秀气的脸上都扭曲成一团为了给他提醒,袁柏清回头,正撞进他们队长微微不赞同的大小眼里,惊得“嗷”一嗓子。

  “队、队、队长!”

  一瞬间,群魔乱舞的训练室里鸦雀无声。

  刘小别觉得自己比赛的时候都没现在这么紧张,他低着头,伸手不断绞自己的衣角竭力在脑子里想象一百零八般后果,最后只憋出一句话。

  “对不起……队长,我错了。”

  “嗯?”许斌看了看刘小别,又看了看身后的王杰希,当和事老地问:“都怎么了?大早上起这么早不训练围着桌子开什么会呢?”

  “没、没什么……”刘小别弱弱地说,试图去挡那本笔记。可惜许斌今天难得敏锐一回,一眼就看见桌子上的笔记本,忍不住又问:“嗯?那好像是队长的笔记本……吧?”

  刘小别几乎是要哭出来,见过卖队友没见过这么卖他的。他环视一圈,刚才还和他同一战壕的队友们齐刷刷撤开桌边十米,摆明了是要和他划清界限。

  刘小别暗骂他们没义气,最后把希望寄托在良心未来高英杰身上,小孩收到前辈诚恳的目光,浑身抖了几抖,正直地对王杰希道:“报告队长,我们在讨论……嗯……那个……笔记本……嗯……还没看呢……”

  刘小别眼前一黑,觉得高英杰根本不是良心,绝对是黑心。

  黑透了。

  王杰希全程看着自己的队员们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听到高英杰说“笔记本”他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于是走近桌边捞起那本颇厚黑色硬皮本,翻了翻,突兀地笑开。

  “啊……这个啊。”王杰希弯了弯唇,“啪”地一声合上笔记,扫了眼好奇心写在脸上的年轻小孩们,晃了晃本子,“怎么?这么好奇?”

  柳非第一个点头,王杰希对女孩子向来温和并不会多加苛责,所以柳非才如此大胆。王杰希好笑地看了他们一眼,伸手拿本子轻轻敲了敲刘小别的头,“得,等吃完饭的给你们看。这里面也没什么,就是些我从训练营时期的日记还有后期的战术笔记,我懒,也没分开记。”

  “队长的日记?”高英杰瞪大了眼,瑟缩了下,“不不不,这么隐私的东西我们还是别看了……那个我先去训练吧。”

  王杰希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他坐下来对一干可怜巴巴想看又不敢说的队员们摆摆手,“我都不介意,英杰你担心什么?行了,里头记得还挺有意思的,毕竟那时候年轻嘛。先都去吃饭,起这么大早,净顾得上八卦了吧?去去去,快点都。”

  刘小别第一个跳起来:“队长,这可是你说的喔!不能反悔!走走走,吃饭去!回来看队长日记!”

  人呼啦啦地全都走了个干净,柳非因为早就吃完了早饭所以留在原地眼巴巴地瞅王杰希。王杰希觉得好笑让她坐下,回头又对许斌道:“许斌,你也过来吧,都不是外人。”

  “队长,你今天是不是中彩票了,心情这么好?我还以为你肯定会严肃批评我们的。”柳非喝掉剩下的豆浆,如此道调侃道。王杰希一面翻着笔记,嘴角还带了点难见的柔软笑意,“这本子我一直以为丢了,没想到今天还能找着,有点高兴。”

  他合上厚厚的笔记本,又重新翻回到第一页。

  纯白色的扉页上写着几个字:微草——王杰希。

.

  十七岁的王杰希写字还不像现在这样笔锋凌厉,顶多算是字体干净的优等生。八九年前王杰希像是任何一个职业选手所走过的路一样,顶着家人的怒火不理解拎着行李箱站在微草训练营的门前,在旁人的嘲笑中带着“我爱这个游戏。”这样仅有的坚持,走出了他梦想的第一步。

  “您好,我是王杰希。”他说,抬头去看眼前的工作人员。十七岁的王杰希还没有未来一米八一的身高,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对模糊不清的未来的期待,以及无论前路何难也能执着走下去的勇气。

  来到训练营的第一天他一个人坐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后来他摸黑爬起来开了台灯,从行李箱里摸出带来的黑色硬皮本,在第一页写下有点发抖的字。

  微草——王杰希。

  大概那时候他心里就有点倨傲,尚且不曾经历过挫折与摔打的少年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未来一定能够穿上那套微草队服,一定能够光明正大地对所有人说自己就是微草的王杰希。可惜他实在太过激动,看着第一页上有点歪扭的字体又不忍心把纸扯下,只能感叹一声自己定力不够,又在正文处写下自己的第一行日记。

  “这是来到微草训练营的第一天,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静,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激动。手都在抖。以后比赛的时候可绝对不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虽然一切都还没开始,但我会走到最后。”

  王杰希合上笔记本,把它小心地搁在柜子里,关了台灯回到床上。

  他对自己说:“没错,我会走到最后的。”

  当年微草还不是现在这样的豪门强队,被真正的拥有神级角色扫地焚香的皇风压制着微草的未来并没有被那么多人看好。第二天训练营的一群年纪相仿的小孩儿坐满了训练室,队长林杰挨个儿看了眼扭头笑道:“不错嘛,还有这么多人肯来。希望大家都能努力留下来吧,选拔还是很苛刻的。”

  林杰脾气很好,这是王杰希对他的第一印象。联盟初期的几位战队队长里头画风也就只有林杰算得上正常,但却显得颇为平庸。王杰希不觉得他有什么不好,林杰是位很尽职的队长——未来王杰希为了微草不遗余力很大程度上全都是受了他的影响。

  “队长,这一期玩魔道的很多呢。”

  林杰笑了笑:“不是很好吗?大家都加油啊,说不定在座的各位中的谁哪一天就接手王不留行了呢。”

  王杰希眼睛亮了。

  回去的晚上他翻开日记本写道:“王不留行——这可是神级角色,如果有一天我能接手的话,像做梦。而且,这个名字特别帅啊——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

  “噗。”许斌看到这儿忍不住笑出来,王杰希看着一干想笑不敢的队员无奈地耸耸肩,道:“但是我在第二天就意识到这个名字是个坑,因为这个还被前辈嘲笑过。”

.

  果不其然,第三天的日记里,王杰希的字难得潦草,完全能看得出当事人的崩溃之情。

  “我从来都不知道王不留行是中草药!还是、还是、哎……当初起名的人是怎么想的,未来微草是不是还要有一个叫黄连的了??怎么什么药都用!”

.
  “哈哈哈哈哈哈哈,队长你那时候怎么这么可爱啊!”柳非第一个笑崩,刘小别觉得自己可能get不到魔术师的笑点,虽然他也很想笑。

  王杰希扶额:“所以我才说,里面也有点有意思的东西……别笑岔气了。”

  高英杰:“要不我们真的弄一张叫黄连的账号卡?”

  王杰希:“英杰,你学坏了。”

.

  训练营的日子虽然枯燥但却并没有给王杰希造成什么太大的困扰,后期的日记他记得断断续续,其中夹杂着对微草食堂的豆汁的控诉还有没有冰镇雪梨的苦恼,唯一变化大的是王杰希的字不再那么方方正正,撇捺转折处若有若无带了丝棱角,却又留着少年般的青涩。

  很快的,一帆风顺的王杰希撞到了自己的第一堵墙——微草队长,林杰。

  王杰希几乎称得上是在训练营里如鱼得水,他诡谲的打法,快速的反应,还有具有天赋的手速让他在每个科目都名列前茅位居第一,这样出色的成绩很快被战队队长发现,林杰看着成绩单好半天最后拍板说:“我去看看这孩子,很厉害。”

  于是战队队长空降训练室,说想和王杰希打一场。

  那时候王杰希的反应很平静,他站起身对林杰说:“队长好,我是王杰希。”他的语调和两个月前初到微草是没什么区别,眼神冷静,不像是个被队长点名就会把所有兴奋紧张写在脸上的少年。

  林杰坐下来对他摆摆手:“别紧张,坐吧。都是魔道学者……嗯,你技能点太少,开修正吧。”

  “好。”

  王杰希应了声,扣上耳机。这场比赛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包括当时的微草职业选手们也开着小号站在竞技场里观战,王杰希预料到这场比赛自己大概会输,于是率先开了录像功能,等一切准备就绪后,他说:“队长,开始吗?”

  “开始吧。”林杰说,王不留行霍然而起,直冲向王杰希的角色。王杰希立刻回避,王不留行穷追不舍,打法极其犀利,王杰希一时间回避不开只得迎头而上,王不留行的扫把横扫而来,王杰希甩开鼠标斜飞出去,是他一贯刁钻的角度。林杰吃了一惊,手上动作却没停,预判了王杰希的角度留了后手,法系角色蓄力有段时间,林杰操作了一个星星折线,稳稳地打在王杰希的角色上。

  王杰希躲闪不开,眉间少了分从容,立刻一个受身操作从地上再度飞起,直追王不留行撒下寒冰粉接着大爆手速接了十七次连击。两个魔道学者的战斗几乎打花了一片屏幕,直到王杰希放下耳机,修正场上的烟尘散去,他们才看清站在原地的王不留行。

  只有王不留行。

  “很厉害。”林杰放下耳机揉了揉眼睛,笑道:“这个年纪有这样的意识和技术很不容易,你明白自己的劣势所以企图用手速扳回一城,这个思路很对,可惜你低估了我。”

  “……”王杰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沉默了一阵子道:“谢谢队长不吝赐教。”

  林杰又笑开。

  “谢什么?”他说:“你还有很多不足,意识上的缺陷一时半会儿也补不回来,不过你的心态很好,肯学肯认输,是件好事。”

  “是我水平不足。”王杰希依旧平平淡淡的,即使他在这个训练营仿佛是天之骄子,但林杰——这个外界对他总是诸多非议的队长却身体力行地教给他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王杰希没觉得太过失落,说不定巨蟹座那种天马行空的思维早在他的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在旁人若有若无地朝他指指点点的时候,他已经坐回去播放起录好的比赛。

  “对了。”林杰走了一半忽然又折回来,他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伸手按下暂停,示意他拿下耳机。王杰希抬头看他,忽然又想起最后被星星射线刷净血的一幕,眼底到底没忍住露出点恼意。

  “队长?”王杰希很快地偏头敛去眼底的失落,恢复常态。林杰并没错过少年眼底燃烧着的火和光,他笑了笑,语调温柔下来:“我想给你点建议,联盟刚刚形成可参考的资料不多,但是过去一年三十来场比赛加在一起不管优劣总归有可以学习的地方,我建议你学习复盘阅读比赛,提高自己的意识。”

  王杰希睁大了眼,但嘴角的弧度扯开地有点艰难,“谢谢队长。”

  林杰没点破他此时心中的郁结,又说:“但最后的伪连和之前的那个突围真的很好,非常出色。王杰希,”他说,“继续努力。”

  王杰希说:“是。”

  他藏在袖子里的手指捏地指骨发白,面上终究保持住了平静。

  下次会赢的。

  王杰希想,在日记里写道:“我绝对不会就此止步。会赢的。”

.
 
  王杰希翻过这页纸,轻描淡写地说:“那次败得很惨,我打荣耀以来第一次觉得这游戏不容小觑。后来我看了很多的视频,是觉出当初自己很多不足。”

  他看了眼自己的队员们,笑了笑:“可是也不仅仅是这样。我觉得——经历得住挫折的人未必坚不可摧,但强大的人一定经历得住挫折。所以勇敢地面对失败,是一个人成长路上非常重要的一步。”

  “后来。”王杰希顿了顿,眉眼沾染了些怀念。

  “我赢过了队长。”

.

  林杰放下耳机语气很坦然:“我输了。”

  这一次比试算不上正规,午休的时候训练营学员勾肩搭背地跑出去吃午饭,王杰希坐在原地在看一叶之秋的复盘——他已经数不清是第几遍,因为他已经能把几分几秒一叶之秋出了什么招都背下来了。林杰是在这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身边,微草队长沉默了会儿,才慢悠悠地开口:“王杰希,要不要再打一场?”

  那时候微草常规赛的积分算不上好,旅程过半依旧在十三四名晃悠。很多人不看好林杰带领的微草,就连训练营里也有声音偷偷质疑这位队长能否带着他们一同走向胜利。

  王杰希抬头看他,觉得大了自己快七八岁的队长眉眼疲惫,可偏生那双眸子却无比明亮。王杰希从那里面看见了自己的眼睛,看见了和他相似的光。

  滚烫的。

  是对这个游戏的所有热爱。

  于是王杰希点了点头,他不像多少个赛季之后的唐昊言之凿凿又年少轻狂地扬言“以下克上”,他只是谦逊地点了点头,说道:“好,请队长指教。”

  十分钟过去,林杰撂下耳机,说出了开头那句话。

  “我输了。”林杰笑了笑,他没觉得被新人打败有什么不好,至少眼前的新人让他看到了微草未来的希望。他在心底感叹这世界新旧交替人生无常,眼前的少年眉眼还青涩着,但终有一日会成为微草最可靠的支撑。林杰又感叹自己不能如他一般再走上一段征程,这日子里的每一赛程都如同踩在刀尖,稍有不慎便会尸骨无存。

  老了。

  林杰在心里说。

  那时候起他就有了一个秘密而疯狂的想法,他无法带领微草走向胜利,那为何不去寻找那个能够带领微草的真正的队长?林杰看着王杰希觉得自己看见的不仅仅是这个骨骼都显得瘦弱的少年,他也许看见了这茫茫人世里他的未来璀璨且辉煌。

  王杰希的肩膀瘦小,可他的灵魂,却盛满旁人擎不住的重量。

  林杰点了点头,他为自己的一番推论而感到兴奋。他对着王杰希伸出手,一如既往地温柔微笑:“你很强大,再过几年,不,也许过去半年你会变成荣耀史上足以名垂的人物。我没有在夸张,也没有恭维你,王杰希,我想邀请你加入微草战队。”

  “是的,如你所想。”林杰说:“从下赛季起,你将会成为正式的队员。”

  王杰希静静地合上眼,再睁开时他的眼眉间勾勒起锋利的弧度,他握紧林杰的手,说:“是。谢谢队长的认可。”

  王杰希说:“这对我很重要。”

  那一天的笔记其实只有几个字,但每个字都凌厉尖锐,像是他身上看不见的棱角。

  王杰希写道:“第一步。”

  那是他距离从此踏上荣耀真正的舞台最近的时候,第二天的时候王杰希就被林杰从训练营带出来送进了战队的训练室。从此王杰希跟着自己队里的前辈跌撞着前行,他经历了许多许多,从看着前辈们披荆斩棘地杀入季后赛,到看着前辈最终止步八强,他站在一边静静地盯着林杰,才恍然发觉林杰不再如同第一赛季时那般眉目明朗。

  他从世界的罅隙一角窥见了所有队长都会经历的疲倦与绝望。后来前辈们说不愿意再去现场受虐把王杰希一个人赶到了总决赛现场,王杰希回头去看林杰,林杰朝他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那时候王杰希有了一种不可言说的预感。可王杰希没顾得上那位队长的萧然落寞,他走进比赛场,耳边呼啸而来的嘉世连冠的呼声几乎要让他震耳欲聋。

  ——叶秋。

  ——一叶之秋。

  “我有种预感。”王杰希在本子上写:“总有一天我会站在那里,听别人为我,为微草欢呼。”

  “我想成为职业选手。”

  “我想和微草一起拿到冠军。”

.

  其实看到这儿的时候柳非眼圈都红了。

  他们总觉得王杰希无坚不摧,总觉得自己的队长扛得住天地扛得住人生,所以当他们从这寥寥数言中窥见一个鲜活的,一腔热血的,在这世界上孤高以对的年轻灵魂时候,他们忍不住鼻尖发酸。

  柳非觉得,还好这世界没辜负王杰希。

  没辜负他的一腔少年热血。

  没辜负他背负的山河重量。

  “队长。”柳非近乎呜咽地说:“我们还会有很多很多个冠军。”

  “属于我们的——属于微草的。”

  王杰希笑了笑,他伸手摸了摸柳非柔软的发,说:“对。”

  “微草,还会有很多个冠军。”

.

  王杰希坐在看台上看百花和嘉世角逐总冠军的战争。他看见一叶之秋从角落里杀出不知何时压制住繁花血景两人,他听见看台上嘉世的粉丝疯狂的尖叫,王杰希却在一片喧嚣中沉静下来,他看到一叶之秋置身于繁花血景的包围圈,他想如果是自己他该怎么脱身。

  切入。

  驱散粉。

  寒冰粉。

  扫把旋风。

  王杰希敲了敲膝盖,半眯起眼。这时候他听见前面有两个少年在轻声交谈,他听见其中一个语调很是嚣张地批评叶秋此时的失误,王杰希皱了皱眉,忽又听得他身边的少年说:“别说话,仔细看。”

  他越过少年的肩膀去看他的笔记,那上面标满了地图上的各个坐标点。王杰希隐约察觉到少年想要做点什么,当电子屏幕上给出一叶之秋此时的位置时,他听见少年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

  ……是这样啊。

  屏幕上落花狼藉轰然倒下 ,在叶秋精妙的战术之下被近乎于闪电般的抹杀。王杰希读懂了这场比赛的赛点,忽然听见前面的人说:“这是战术。”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搭话,他倾身道:“你认为叶秋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当然不。”少年眉眼干净澄澈,他身旁的另外一位少年也一并扭过头来,两个人出奇的年轻,眼底有着一样璀璨的光。

  王杰希那时候就知道了。

  这两个人,从此将和他度过小半辈子的电竞生涯,成为割不开的,断不裂的友人。

  “你是……”

  “微草,王杰希。”

  “蓝雨,喻文州。”

  “蓝雨,黄少天。”

  王杰希没有错过喻文州眼底清冽的光,他发觉这两个人与自己格外地对脾气——不过黄少天实在是太吵了点。黄少天扬言说下赛季要让他见识一下比死神还精确的银光落刃*,王杰希笑了笑。

  “那么,下赛季见。”

  他说,在盛夏的风中与未来的友人挥手告别。远去的第二赛季,远去的总冠军,以及他一步一步迈进的微草,和他的未来。

  王杰希想:下一年,在这片战场上杀个片甲不留吧。

  那是王杰希成为正式队员前的最后一篇日记,他记录了初识的蓝雨喻文州和话痨的黄少天,他记录了一叶之秋和叶秋,也记录了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他写了很多,多年后他和自己的队友们一起看那时候写的东西时候,禁不住被自己偶尔孩子气的话逗笑。

  “喻文州非常值得注意,因为他会是个棘手的对手。”

  “黄少天……这个人真的很烦,虽然是个机会主义者,但也太烦了。”

  ……

  “下赛季见。”

  王杰希最后写道,在宿舍里把本子装进了行李箱,开始了第二赛季最后的夏休。

.

  夏休期结束,微草经历了一场重大的人事变动。王杰希被叫到办公室的时候忽然想起二赛季赛场外林杰的背影,他静静地注视着这个教会他失败磨难的男人,听到他依旧微笑着对他说:“等一下有一个新闻发布会,关于第三赛季的。杰希,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准备好?”

  “当然。”王杰希回答,但他直觉林杰想说的也许并不是这个。林杰的笑容似乎更加温柔,他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那就走吧,杰希。”

  “队长……”王杰希跟在他身后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林杰摇了摇头,“很快,我就不是队长了。”

  王杰希震惊地停住了步子,他一贯聪明,短短几句话他已经听出林杰的弦外之音。他原本是想说些什么的,可是当这一刻真真正正的来临,他的心脏深处的欣喜尽数被抽去,只剩下撕心裂肺的疼痛。

  没有人愿意离开自己所深爱的。

  无论是谁。

  王杰希长长地一声叹息,林杰听在耳朵里笑了笑,转过身去揉了揉少年的发旋儿。

  “叹什么气?像个小大人一样。”林杰说:“杰希,我信你,你也要信你自己。”

  “可是队长……”王杰希还是挣扎着想说点什么,最后终归没能说出口。林杰没再搭话,率先往前走去。

  王杰希看见了微草队长孤独且又疲惫的身影。

  王杰希什么也没说,静静地跟了上去。直到方士谦在备战室里和他冷战,直到他们并肩走出备战室,王杰希才轻声说。

  “队长,微草会拿到属于我们的冠军的。”他说:“一定会。我一定会和大家一起捧着冠军奖杯站在你面前。”

  “我发誓。”

  林杰教会了他失败。

  现在,又教会了他责任。

.

  十八岁的魔术师横空出世,自立新秀墙撞得他人头破血流。第一场擂台赛是王杰希在荣耀的初次亮相,他发现自己并不惊慌,甚至在方士谦别扭着给他施加压力的时候回给了他一个清清冷冷的眼神。他的天马行空,他的诡谲多变,生生搅碎扫地焚香的尊严。

  王杰希站在新人发布会上,对所有人说:“是的,我是微草新任队长王杰希,王不留行的操作者。”

  他说:“我会拼尽全力带着微草迈向总冠军。”

  “竭尽所能。”

  但是那一年王杰希依旧没能冲入总决赛。即使魔术师在荣耀里出尽了风头,他的诡异多变也没能为微草的团队赛多出一份力。王杰希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远比任何人清醒且又理智,前辈们挨个儿过来安慰他,他却摇摇头说:“是我的问题。”

  “我不该这么打。”王杰希说,坐在训练室里一遍一遍盯着微草最后一场团队赛,他看见王不留行被box-1,也看见其他人拼尽全力也无法支援的窘状。王杰希意识到自己应该抛弃这个打法,他应该去改变自己。

  他坐在七月末的夜风里,轻轻地闭上眼睛。

  这时候他听见有人说:“王杰希,你想这么做?”

  方士谦一向和王杰希不对付,但是此时此刻整个微草却也只有他一个人留下来询问王杰希他要怎么办。王杰希半眯着眼看他,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弧度。

  “得到胜利。”他说:“改变打法,不脱离团队。”

  “不可能。”方士谦这话说的斩钉截铁,他狠狠拍了拍桌子,“你想清楚,你用这个打法多少年,你要怎么改?习惯这东西融进骨子里改也改不了,你为什么总是剑走偏锋?”

  “改不了也要改。”王杰希坐直了身子,他盯着方士谦的眼睛,对他说:“因为我要的是微草的冠军,不是我王杰希的冠军。所以我要改变我的打法,你也知道的——整个微草去配合我一个人和我自己改变,哪个更加困难。”

  “我从来不拿微草做赌注。”他说,“我赌我自己能赢。”

  方士谦静静地看了他好半天,忽然暴躁地踹了一脚椅子,“微草的队长全他妈是牺牲狂,疯子,全是疯子!”

  “老子也不信这个邪。你改?你怎么改我也奶得住你!你他妈自己当圣母,要我们做什么!”方士谦怒吼,几乎是指着王杰希的鼻子:“我知道你厉害,犟,拧不过你,行,行,你改你的,我他妈这个治疗要是让你死在场上一次,老子方士谦三个字倒着写!”

  王杰希抬起头,这时候外头的月光从窗口倾泻而下,他站起身轻轻按住方士谦气得发抖的肩膀,几乎是推着他站在了窗边。连续好几天的阴沉天气今夜终于拨云见日,他抬头看见了城市里一片难得一见的长空。

  有星星。

  王杰希说:“谢谢你。”

  方士谦的肩膀在他手心里停止了颤抖,他的前辈——虽然一直以来都和他不对付的前辈——这时候转过身,狠狠地抱住了他。

  “王杰希。”他的声音很哑,方士谦说:“一起拿一个冠军吧。”

  王杰希笑开。

  他说:“一个哪儿够啊?”

.

  微草训练室里一片安静,王杰希往后翻了翻笑道:“我第四赛季很忙,一直在找办法换掉以前的打法,所以也没什么时间记日记,全是潦草的几笔。”

  没人说话。

  高英杰忽然想起之前王杰希对他说“用你最舒服的打法去打比赛。”他狠狠地擦了擦眼睛,说:“队长,我们,我们不会辜负你的。”

  “怎么这么沉重?”王杰希倒是一副没什么感觉的样子,笔记本翻过去了几页,感叹道:“来吧,看点儿开心的。其实改变没你们以为的那么困难,那么揪心,你们都和方士谦一样大惊小怪,实在是让我不知该说点什么。”

  “这可不是牺牲。”王杰希说:“这是我的选择。”

.

  第四赛季很快就过去了。蓝雨的双核横空出世,王杰希对上蓝雨的时候和友人打了个招呼。黄少天吵嚷一如既往,王杰希没想到这人居然会逼联盟修改几年没变过的规则。

  厉害,佩服。

  王杰希这一赛季和微草说的很清楚,他的打法不成熟,不可能得到冠军。但是微草的前辈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他们说没事,今年没有还有明年,他们不怕等。

  王杰希当然不可能让他们真的等。他深知前辈们现在每一秒都很珍贵,于是他杀入网游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里磨练自己,他压抑自己飞快的手速,压抑那些就在眼前的刁钻角度,用最普通,偶尔带一点属于王杰希的稀奇古怪的打法融合团队,五分钟的团战被他抻成十分钟,只是为了自己能够更多地磨砺,更快的成长。

  方士谦开始叫他队长了。

  王杰希在日记这么写 。几年下来当初显得稚嫩的字体现在字里行间撇捺转折全是锋芒,乍一看上去不像是个十九岁少年的字,反倒像是二十五六的成年人。

  王杰希写:“五赛季,重新开始。”

  于是他真的重新开始。从他出道开始一直陪在身边的前辈们还没离开,王杰希决心用这一赛季的冠军回报一直在他身边的友人。杀入季后赛的第一场,王杰希擂台赛打爆雷霆,随后又以肖时钦所未能想到的崭新打法成熟且迅速地融入团队,打散他的计划,获取了大比分的胜利。主客场分别胜利让这一赛季的微草开了个好头,聚会的时候方士谦端着无酒精饮料对王杰希吼:“王杰希队长!带我们杀进总决赛!”

  王杰希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喊道:“好!”他在队友的目光里用力一拍桌子,如此宣言:“我要让今年微草的每一个人,都戴着冠军戒指回家!”

  刹那间屋子里欢呼响彻天地,他的队友喊道:“好!抱着冠军回家!队长!我们信你!”

  王杰希又喝了杯饮料,喊着回答:“我也信你们!”

  那一年的微草势如破竹,霸图干掉了嘉世,百花干掉了霸图,蓝雨干掉了呼啸,微草干掉了蓝雨。

  终于——

  总决赛。

  冠军——一步之遥。

  王杰希站在那里,面对着曾经败在对方手下的百花只剩下张佳乐一个人孤军奋战,他记得孙哲平那时候说“你是一个人,可我们是两个。”而现在——

  方士谦在他身边。

  微草的所有人,都在。

  王杰希说:“我要赢。”

  他说:“我会赢。”

.

  第五赛季——

  王杰希最佳MVP,微草总冠军。

  百花的主场仿佛一瞬成了微草的主场,王杰希站在赛场上,接过裁判送上的奖杯,又看向自己的队友。

  他看见了方士谦,看见了李亦辉,看见了自己的前辈,他扭过头,在台下看见林杰,看见了曾经退役的前辈,看见了泪流满面的粉丝,看见了那张“吾王称霸”的条幅。

  王杰希静静地站着,手握成拳,缓缓地举过头顶。

  他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遍会场。

  他说:“微草——冠军。”

.

  柳非这回真的哭出了声。她第六赛季才来的微草,并不知道那一年风光无限的微草背后有那么多的血泪和风霜。王杰希看着一个个红着眼睛的队员,轻轻拍了拍桌子。

  “不是说高兴的事儿吗?怎么都哭起来了?”

  许斌摇了摇头,他眼睛也是红的——即使是来到这儿最晚,但他也依旧是微草不可替代的副队,他苦笑:“队长,这个太催泪了,我都受不了。”

  “至于么?”王杰希合上本,说:“都过去的事儿了,原本以为这里头的小段子能让你们放松放松,没想到成了催泪弹了。行了行了,都别哭了啊。”

  “队长,你得冠军的时候哭过吗?”

  高英杰忽然问道,他已经擦干了眼泪,只是有点倔强地看着王杰希。王杰希被问得怔了怔,他想起第五赛季后他们一人吹了瓶啤酒,他想起方士谦又哭又笑地抱着他的肩膀,他想起第七赛季给他们送别的时候每个人眼睛里都泪光闪烁,可是——

  他呢?

  王杰希摇了摇头,他说:“哭?为什么哭?我高兴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哭?”

  王杰希站起身,对着这些年轻的孩子说:“想哭?那就把眼泪全都憋到得冠军的那一天,没人笑话你们。”

  他说:“走吧,我们一起,去拿微草的许多个冠军。”

.

  有人一路茕茕而行,踩碎了半条银河,星子落了满身,照亮他晨曦前的黑暗。

  他这一生都如此而行。

  有星光伴他倥偬,有温暖伴他而行。

  他的未来——

  星光璀璨。

fin.

————
0706王杰希生日快乐。
我最爱的小队长——愿你此生荣耀不被辜负,愿你前行永不孤独。
十八岁生日快乐。

*比死神精确的银光落刃是歌词。

生日快乐♡
感觉说多少遍都不够。

评论(1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