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六百不改名的锦言言

这里锦言
全职/文野
全职本命杰希底线杰希
文野爱宰爱中爱安吾w
两个圈儿吃的都杂极了
cp洁癖者慎fo
你会被气死的
其实是个特别好相处的姑娘
但是我要去高三高考了
所以本博慎fo慎fo慎fo
八月十五号准时失踪。
QQ号不挂了挂也加不了
各位取关随意
如遇雷点都是我的错OK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禁止转载。
重说三。

最后比个大心心♡
感谢关注。

等我高三回来。
写八百篇以示决心。

【忘海生贺】一见钟情的爱情


*文/温锦言
*cp红与,副cp双黑
*不说啥了文风有病不要被文艺的标题骗了♡
*忘海er不要嫌弃以及——
*生日快乐!
*6.29我估计摸不着手机提前发出来♡爱你哟 @观象台

01.

  与谢野晶子依旧觉得自己遇见尾崎红叶的那一天一定攒足了这辈子所有的运气。

  好运和厄运。

  刚刚开学大家谁也不熟悉,与谢野本着不多事不惹事的原则最后只是询问了前排女孩子的名字。女孩长得漂亮,黑色长发,深邃的瞳眸侧面还又有颗泪痣,显得漂亮且有点女人的魅气。女孩说她叫谷崎直美,名字好听,声音也软绵绵的。

  与谢野觉得自己要坠入爱河。

  与谢野晶子喜欢这种长得漂亮的女孩子,颜控——看脸不认亲说的全是她。她露出个和善微笑说我是与谢野晶子以后多多指教,实际上一直在心里头打着小九九怎么能让谷崎姑娘伸出她的纤纤玉手喂自己一颗樱桃。为了表演方便,她已经拿出了那盒包装精良的红色水果。

  这个时候前面有个男生进来,随着他开门的瞬间走廊里刹那间鸡飞狗跳。有人从楼道里飞奔出去的声音,脚步踩得惊天动地地响。

  有人怒吼:“太宰治你他妈给老子站住,有种别跑!”

  有人喊回去:“我又不傻我为什么不跑!中也个笨蛋追不上直说!”

  有人喊:“太宰君加油!”

  有人喊:“你大爷的,该给我们中也老大加油好吗!”

  最后有个声音软软绵绵地,就在与谢野耳边滑过去。有人说:“哥哥你来得太晚啦,说吧想要什么惩罚?是**还是**?”

  与谢野拿着樱桃的手僵在了嘴边,她用了一秒钟看了眼前排的光景,接着又用了一秒钟冲到了班级门口塞了自己一嘴樱桃。

  咯吱咯吱。

  樱桃真难吃。

  呸呸,狗粮味的。

  下一秒,与谢野晶子与尾崎红叶打了个照面。

  与谢野一嘴的樱桃核还没吐出来,塞得她嘴里满满当当,尾崎红叶就已经施施然地从空无一人的走廊上走了过来,手上持着柄红伞,不紧不慢地晃了过去。

  与谢野在她看过来的时候差点就把樱桃核全咽下去了。

  因为这人长得,实在太好看了。

02.

  第二天与谢野抱着一兜子的零食开始忽悠自个儿班里的高智商低情商的情报贩子江户川乱步,乱步先生眨眨自己水绿色的眸子盯着与谢野上扫下扫,最后说了句:“追谁?”

  “就昨天特别漂亮的女孩子。”

  江户川乱步耸耸肩,“哦,尾崎红叶,学校名人……不是,你等会儿,你追她?”

  “现在上学已经开始流行男扮女装的吗?”

  与谢野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自己的零食,“少废话,说不说?”

  江户川乱步看着一袋子的和菓子望眼欲穿。

  “说说说,哦对,我红豆麻薯不吃麻薯,我要吃红豆。”

  “我买的是抹茶点心。”与谢野晶子说,接下来她遭遇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关于捍卫甜食尊严的演讲,半个小时以后午休结束,与谢野悔不当初。

  “晶子?你还好吗?”谷崎姑娘耿直地看着她。

  与谢野徒手捏碎一包干脆面,朝着江户川的方向比了个中指,扭过头问她:“我就想问问你抹茶点心难道不是甜食吗?”

  谷崎直美:……

  谷崎润一郎:……

  与谢野晶子叹息。

  好歹自己也算是知道人叫什么名了,明天再找找人碰碰运气吧。

03.

  与谢野晶子其实自己长得就很好看,在不暴露本性的时候这幅皮相也算得上有欺诈性。所以此时此刻她站在高二的那层楼里,随便抓了个学长露出一副小学妹不谙世事的表情,特无辜地问他:“学长您好,请问您知道尾崎红叶学姐在哪个班级吗?”

  学长一副如避蛇蝎的模样,摇头晃脑慌不择路地逃了。

  与谢野晶子认真反思了一下自己的发音——没问题啊?一心追女朋友的高一学妹在一群流动的高二生当中显得格格不入,路过的几个人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下,最后落在与谢野耳朵里就这么几个对话。

  “这妹子好看?找谁来的?”

  “尾崎……对,就是那个尾崎红叶。”

  “……靠,快走快走。”

  与谢野继续不明所以。

   什么意思?她未来的女朋友这么好看怎么还有人怕她?没看见人家长得有多漂亮都快被自己夸上天了吗?

  这个时候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贴着她的脖颈后呵了口气,“你找尾崎红叶?”

  与谢野晶子寒毛倒竖,听着是个男生的声音下意识以为是哪里来的流氓,连一秒钟都没犹豫提起那人衣领就是一个过肩摔。

  “靠!谁让你碰我的?!说吧剁手还是剁脑袋??”

  躺在地上的太宰治:……

  这年头怎么连个漂亮妹子也像中原中也了?

  追着太宰治的中原中也在后面鼓掌。

  “壮士,欢迎加入揍宰协会。”

  与谢野晶子:“……”

 
 
04.

  “你找红叶姐什么事儿吗?”中原中也一面拖着太宰一面抬头问她,与谢野没急着回答,她若有所思地看着一米六的中原中也抓着一米八的太宰治,过了好半天说:“先等会儿,杀人犯法我看着的话得判几年?”

  太宰治一口气没上来。

  “姑娘你很有犯罪潜质。”

  中原中也两眼发光:“我想任命你为协会副会长。”

  “中也你不爱我了。”

  “滚。”

  两个人一唱一和,好不痛快。导致后来与谢野很长一段时间以为所谓的【揍宰协会】是唱双簧的。

  “所以……你们知道尾崎红叶?”
 
  “当然。”

  “不知道。”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异口异声。

  与谢野晶子看着太宰治。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

  与谢野晶子说:“我现在申请加入协会来得及吗?”

  中原中也边跑边喊:“来得及!太宰治你他妈给老子站住——!”

  与谢野晶子第一次觉得手痒痒,被那个名叫太宰的家伙耍得团团转。她摩拳擦掌:“敢糊弄我,看我不剁掉你的手!”

  她身后忽然传出一声笑,语调不浅不淡,不高不低,带着京都遗风。

  “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与谢野晶子转过头,瞬间换了张欲语还休的娇弱样,揣在兜里的手不自觉地比出了个无人能看见的V字。

  她的眼前,她未来的女朋友正盈盈而立,手边半搭着那柄红伞。

05.

  “学姐,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好看?”

  与谢野晶子从来不会转弯抹角,她抬头看着比自己略微高上那么一点的尾崎红叶,开场白直白地不行,“所以,学姐,我想追你。”

  尾崎红叶依旧一副浅浅温柔笑着的样子,她目光里没半点被冒犯的不悦,也没有任何因异于常规而升起的厌恶。她眯了眯眼,往前走了几步。

  “追我吗?”她若葱根般漂亮的手指轻轻勾了勾与谢野的下巴,贴近了些,“追的到吗?”

  色令智昏,与谢野盯着那双仿佛能绣进去枫叶和银河一般艳美的眸子,好半天憋出了一句。

  “学姐追我也行。”

  尾崎红叶似乎怔了怔,与谢野意识到自己口不择言说了点无可挽回的话,最终露出了分视死如归来:“不,其实我就是喜欢学姐,一见钟情。”

  谁知道此时此刻与谢野梦中的女神好像还停留在刚才小学妹那句惊世骇俗的反向告白里,等与谢野已经觉得自己脖子开始发酸的时候,尾崎红叶松了手,忽然开口:“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对学姐真的是……”

  “说的不是这个。”尾崎红叶打断她的话,说道:“我追你,真的可以吗?”

  与谢野晶子瞠目结舌。

  与谢野晶子欣喜若狂。

  “学姐,不用追了,我现在就是你的人!”

  暗中观察并且鼻青脸肿的太宰治:……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暗中观察并且打得太宰治鼻青脸肿的中原中也:……其实我见过,刚才揍过的那个就是。

  尾崎红叶唇角弯了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从来都叫人移不开眼,少女半眯着眼静静地盯着眼前的学妹姑娘,伸手拂过她发边振翅欲飞的蝴蝶,眼底忽得浮上层薄薄的笑意。

  “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
 

06.

  “姐,我的亲姐啊,你是什么想不开就同意告白的我能采访一下吗?”中原中也咬着冰淇淋一副对方无药可救的样子,难为协会会长一面动着嘴一面还得抬腿去踹身边不老实的太宰治。

  尾崎红叶搅着冰淇淋,弯了弯眉梢。

  “喜欢呗,中也不知道么?”

  中原中也这会儿也不急着找太宰茬,瞪着眼睛探出身来:“不是吧?说好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呢?”

  一旁太宰念叨:“小矮子还挺有文化。”

  中原中也:……滚。

  尾崎红叶叹了口气,屈指在中原中也额角弹了下,不轻不重的。

  她说——一种过来人的口气懒洋洋地,像是教导一样——太年轻了你,不懂得眼缘和一见钟情这样的事情,和你心目中的细水长流是一样不可抵挡的。

  中原中也没听出画外音,太宰倒是眯起了自己鸢紫色的眸,他敲了敲桌子,也探身过去。

  “红叶姐,你是说,你对与谢野那小女孩一见钟情?明明之前没见过她?”

  尾崎红叶笑起来,她笑起来的时候有点高深莫测。

  她支起根手指贴着自己薄薄的唇,蹭了蹭那上头淡去的胭脂色,道:“佛曰,不可说。”

07.

  讲了那么久与谢野晶子暗恋尾崎红叶的故事,我们不如换个角度重新审视一番尾崎红叶眼睛里的与谢野。

  尾崎红叶见着与谢野的时候与谢野还不是那条炸呼呼的走廊旁边傻呆呆塞了满嘴樱桃核的姑娘。尾崎红叶人品不好——这话在学院里早就传开许久,中原中也没上高中的时候在初中部一天到晚为此打抱不平,尾崎红叶倒是置若罔闻,带着一身污名照样活得自在。

  那天高中部放假,与谢野等着中原中也下课的时候旁边一群小姑娘对着不远处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什么。上风的空气流动着把话送进她的耳朵,她听见小说里常见的校园霸凌一类的话。

  “对,就是那个与谢野。”

  “我的天哪,她不会是有犯罪倾向吧?今天石田都被吓哭了。”

  “那是他活该。”一道嗓音穿过来,树枝窸窸窣窣地被人拨开露出张娇俏的脸,“他先不尊重人的生命,像是这种人渣死不足惜。”

  两个嚼舌根的女孩子见着来人,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跑远了。

  树上的少女啐了口觉得晦气,轻快地跳下来伸了个懒腰,半眯着眼:“阳光真好,要不然我逃课?”

  她若有所思地低着头想了半天,忽得像听到了某种响声一般转过头扒开灌木丛钻了进去,没过一会儿,这姑娘顶着一头树叶又钻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个受了伤的松鼠。

  “我的宝贝儿,你在这儿呢。”她小心地拂过松鼠身上的伤痕,从口袋里摸出手帕抱着这可怜兮兮的小生命,笑眯眯地,“别怕啊,姐姐可不是坏人。走,姐姐送你去医院。”

  她侧脸干净并且温柔,暗紫色的蝴蝶发卡别在她飒利的短发上平添了分少女独有的风情。尾崎红叶怔怔地看她的侧脸,待到人走了后自己才回过神来。

  一击必杀。

  尾崎红叶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如此想到。

  可惜啊,这姑娘她倒是追不来。

 
08.

  不过好在后来与谢野小姐终究色令智昏地一句话把自己卖了出去。

  尾崎红叶还挺高兴的,虽然她想的那些追人计划厚厚一摞一个没来得及用上就全被扔进了垃圾桶,但她还是没由来地高兴。

  中原中也终于忍不住控诉自己亲爱的姐每天秀恩爱的恶行,一旁的与谢野刚把一块饼干喂进尾崎红叶的嘴里。

  “我们虐狗?不对呀,每天是谁明撕暗秀来着?”

  明撕暗秀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家出走。

  太宰治:……我表现地这么明显小矮子怎么还不理解?他脑子里除了那些智障帽子还有什么?

  与谢野晶子耸了耸肩,偷偷在尾崎红叶脸颊边上偷了个香,小声说:“反正,在一起就行了。”

  尾崎红叶揉了揉她的短发,低下头吻她发顶柔软的旋儿。

  “嗯,这样就行。”

  屋子外头有温煦的阳光穿透雾霭落在她的窗边,尾崎红叶枫红的发尾平白折出了点蝴蝶留下的光斑。

  她怀里的蝴蝶蹭了蹭她的肩膀,半蜷的睫毛微微抖动,连带着蝴蝶发卡也柔软地抖动起来。

  与谢野晶子眯着眼,轻声重复了一遍。

  “嗯,这样就好。”

fin.

 

评论(7)

热度(36)

  1. 十八不到六百不改名的锦言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