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葡萄美酒夜光杯
何时抱得佳人归。

【6-19太宰先生生贺】你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垂死病中惊坐起想起先生生贺
*我一个过气写手
*拼死写一篇文野叭
*文/温锦言

【武装侦探社的场合】

【国木田的场合】

致太宰:
  你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生日,去年刚到侦探社之时大抵是四月左右,那段日子我们还不太熟悉,谁也没想过给对方过一个生日。不,刻薄点说我根本不知道你是有生日的。

  收到这封信你不要觉得奇怪,当然也不要把它扔掉。因为接下来你会收到很多很多的信,因此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与谢野小姐看了我的开头说太严肃了,她夸张地说我应该是那种“喂太宰生日快乐,老实看信别去自杀。”那种调子,那么傲娇才不是我呢。

  不是。

  算了,不管他了。

  我从来没给人写过这么一封需要掂量许久许久的生日贺信,昨日一晚我都在思考该怎么写从什么地方入手,这让我想起以前在教书时候看到学生们抓着头发写作文的惨状。无论什么时候,写东西对于我来说还是有点勉强啊。

  不扯那么远了。

  我知道你的生日是从社长的社员资料里看见的。去年的时候给镜花过了一个生日趴,谷崎小姐私下里说要不要多注意一下社员们的生日,等到明年再给每个人过一次。说起来侦探社也的确很奇怪,镜花来以前从来没有人想过过生日这样的事。

  没办法,这毕竟就是武装侦探社的风格。我们在这里很少有时间去纠缠儿女情长。

  太宰,生日快乐。

  武装侦探社不问过去,只看将来。虽然你曾经轻描淡写提过自己是个黑手党,但我认为活在那样的世界里你不一定比现在要痛快多少。那时候我们还不相识,所以我不知道你究竟心里想了些什么,也许总是想自杀的原因与那个也有关系。但我觉得那些已经过去,算不得重要。毕竟现在你在这里,虽然总是给我添麻烦,打乱我的计划,但是在正经事情上你从来都很靠谱,这让我,不仅仅是我,整个侦探社都很有安全感。

  现在我已经习惯每天你失踪的时候跑出去找你,我其实很庆幸每一次我都能及时把你捞回来,不管是从河川下游还是从哪一棵树上。说句矫情的话,我不希望你死去。

  我希望你能好好活下来。

  再说一次生日快乐。

  太宰,你能降生于此,真的太好了。
                                                    6.18于家中
                                                   国木田独步

【中岛敦的场合】

致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国木田先生说要给您过生日的时候写一封信,我觉得这大概是个很好的机会,不会显得太过突兀。

  我有很多很多话想跟太宰先生说。

  太宰先生您有很聪明的头脑,从我加入侦探社以来,凭借您和乱步先生的聪慧解决了很多很多的事件。这些事情单凭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我跟在您身边学会了很多很多。

  我曾经在孤儿院里度过很悲伤的童年,我也曾经非常憎恨院长先生。当您告诉我我过去没有意识到的真相时候,我忍不住哭起来,非常的丢脸。

  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这个世界的善恶,您说“失去父亲的时候是会哭泣的”,那时候我才有真正的感觉——我真正地孑然一身了。

  但我又觉得不对。

  因为从您把我带入武装侦探社开始,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这一切都是您所赋予我的,无论是活下去的勇气,还是与人交战保护他人的勇气,甚至是想与您比肩的勇气。

  太宰先生,我真的非常感谢您。

  您在那个河川救下了我,您对我说“少年想要加入武装侦探社吗?”您从来都显得从容不迫,您在这里就是我们的依靠。

  我大概能理解一点芥川的话了。

  您对我而言,有着无可比拟的意义。是这个世界上最最重要的人。

  想让您活下去。想让您留在这里。想明白您每天想什么,想和您一起承担您生命的重荷。

  请活下去吧,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了您。

  您能活着,您能每天在我面前微笑,真的太好了。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明年的生日,您想要什么礼物呢?
                                                             中岛敦

【江户川乱步的场合】

致太宰:

  啊啊写信什么的真的超麻烦,如果不是社长命令我我肯定不会这么折磨自己的。
  好想吃零食啊。

  啊对,太宰生日快乐。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没什么吧?你也知道我不擅长与别人交流,说到底我还不如和你面对面地说点什么。让我这么聪明的名侦探对着一张白纸写字太委屈我了!

  你是不是要笑话我小孩子脾气了?

  算了随你笑话,毕竟今天你才是主角嘛。

  回头记得给我买零食喔。

  我猜国木田应该会写什么肉麻的话,至于敦那肯定没跑了,什么太宰先生谢谢您巴拉巴拉,至于我江户川乱步要写什么呢——

  哎,我就简单写写吧。

  太宰你很聪明,虽然我不认为你会比我更加聪明,但一直以来因为有你让社员们觉得侦探社更加无坚不摧起来。国木田曾经形容你是“利用人心层面上的聪明。”我对此觉得评价很中肯。说不定是你以前的生活给你带来的这样的才能。

  我把它评价为才能,这可是世界第一名侦探对你的肯定喔。别觉得意外,你骨子里应当是个很冷血的人,如果不是性格驱使你也不会把前半辈子消磨在黑手党那种地方。偶尔你会流露出来的阴暗让社员也会不安,不过我倒是不会很担心,毕竟无论什么样的表情你都是你,一个麻烦的小鬼。

  太宰,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执着于自杀,大概所有人都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执着地追求死亡。不过没关系,不知道也没关系,我不会深究你的原因。

  但是作为前辈(别看我这个样子我好歹也是你的前辈喔。)我想说的就是,人活着就是有意义的。

  你可以在武装侦探社里慢慢寻找生存的意义。

  因为我就是在这里找到的。

  太宰,那时候我好像没说过这句话——现在补上吧。

  太宰,欢迎加入武装侦探社。

  你能与我们共事,是我们的幸运。
 
  PS:我写的真的太矫情了,不要给社长看哦。自己留着撕了都无所谓,啊累死本侦探了。好了,明天开始要记得给我买零食!
                                                    江户川乱步

【与谢野晶子的场合】

致太宰:

  啊让我来写东西啊,比起拿起笔我更想拿起我的柴刀啊。

  算了,先说一句生日快乐吧。

  然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我这么说完之后被国木田温柔地批评了,那好吧我就写点什么凑个字数吧。

  说起你的话,果然还是聪明和自杀两件事吧?你知道我最讨厌就是那种不拿命当命的人,要不是我的异能对你无效我可能一天把你拆八百遍也说不定。

  血腥?

  还好啦。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我很难和你好好相处的。毕竟你天天寻死觅活,我好歹也是个医生。不过你看我们现在倒也还不错 ,毕竟有武装侦探社的羁绊。

  我觉得没有人天生就想去死。

  所以你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

  我没权利阻止你,但我们会尽力把你救回来。

  你看上次在机械岛我们不也把你救回来了吗,千钧一发啊当时。和你说喔,自从上次有过经验以后,我有过把你弄死再把你救回来的想法喔,不过很疼就是了。啊……应该会特别疼吧哈哈。

  不行了,我忍不住笑。

  让我去笑一会儿哈哈哈。

  算了就写到这儿吧。不出意外的话武侦会一直延续下去,到我们都死去的那一天为止我们都是同伴,对吧?

  生日快乐,太宰。
                                                    与谢野晶子

【谷崎润一郎和谷崎直美的场合】

致太宰先生:

  这次是我和妹妹一起写的信。

  没错我和哥哥一起写的喔。

  我们两个都先说一句:太宰先生生日快乐吧。

  其实我在侦探社一直都有点懦弱,毕竟侦探社人才济济我显得很平庸,随波逐流哈哈,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看着太宰先生每天活着的方式也许有点扭曲,但却能让我升起“啊他那样子可以我这样子也没关系。”的安全感呢。

  太宰先生其实是侦探社的支柱。

  真的,有困难的时候第一个会想起太宰先生,因为我们都觉得只要给您打个电话,什么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是的呢,如哥哥所说,太宰先生给我们很大的安全感哦!虽然我觉得哥哥最能给我安全感了!比如……

  打住直美!我们不是在唱双簧诶!停停停我字写歪啦别掀我衣服……啊♡

  嘿嘿,哥哥被我撂倒啦。太宰先生以后也会在侦探社的对吧?只要这样就可以啦!

  生日快乐,太宰先生!

                                  谷崎润一郎和谷崎直美

【泉镜花的场合】

致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我一直都很敬佩您,也很感谢您。这个意义上我和敦是一样的。

  如果您没有带回他,他也不会救我。

  他说如果救人需要好处,那么当时太宰先生为什么要救他。

  也许对于您而言,这只是随意做的一件小事,但是您几乎改变了他的人生,也间接改变了我的人生。

  非常感谢您之前的周旋,如果没有您的努力,我不会这样坐在侦探社宿舍里给您写信。

  我的经历您也是知道的,我对黑手党也算比较熟悉。您过去在黑手党的所作所为我也略有耳闻。包括芥川先生之前对您的偏执,这让我一度很好奇您是什么样的人。

  您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样的人呢?

  也许那个时候也有人帮了您一把吧?
   
  不管怎么说,生日快乐,太宰先生。

  感谢您救了我,也改变了我。

  以后也请多多指教。
                                                            泉镜花

【宫泽贤治的场合】

致太宰先生:

  首先祝太宰先生生日快乐!我其实不太擅长说点什么,我也问过乱步先生和与谢野医生,但他们说就按照我的风格来写信就好了。

  我的风格……吗?

  那么果然还是要说起我们乡下的蔬菜和牛了吧!太宰先生也许不知道,我们村子里的牛真的又大又壮,我曾经亲眼看过牛甩尾巴拍死牛虻,真的,太漂亮了!啊,我觉得那种牛一定会特别好吃,有香嫩柔软的肉,还有牛身上最筋道的牛筋。

  太宰先生要是想吃的话,我亲自扛一头回来做也可以喔!

  不过我还是觉得城市太神奇了!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的太宰先生也真的特别神奇!太宰先生介绍来的敦君非常可爱,和乡下的牛一样!

  诶……敦君说我这个比喻不好,明明是在夸奖他嘛。

  太宰先生,等下一次您过生日,我一定会在这以前和社长达成协议在侦探社楼下种一片菜园的!天然的蔬菜是人类的珍宝!赤脚走过的泥土是大自然的恩典!

  不过我还是想要养牛,太宰先生,哪天放假我们可以一起去村子里,这样太宰先生就会更加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喜欢牛了!

  是恩典啊!太宰先生!

  PS:可是我还是被与谢野医生说我不认真,虽然我没觉得医生她哈哈哈笑着写信的时候哪里认真了。

                                                     宫泽贤治

 

 

【春野绮罗子的场合】

  致太宰先生:

  国木田先生说每位社员都要写一封信,虽然我没什么异能,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没有给太宰先生什么帮助,但是既然国木田先生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冒昧地写一封吧。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我加入侦探社比较晚,那时候侦探社现在的气氛已经成型了。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大家都是不可缺少的部分,对,就是不可缺少,不管少了谁,侦探社都不是原来的侦探社了。

  太宰先生虽然总是给国木田先生添麻烦,但是我觉得(就是旁观而言)大家并不讨厌太宰先生喔,而且还有点受虐的时候也乐在其中的样子。每一天在侦探社的日子里都让人很高兴,我觉得是可能是因为和太宰先生一起,所以会觉得如此有趣吧?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以后也拜托您多关照啦。
                                                   春野绮罗子

【福泽谕吉的场合】

致太宰:

  太宰,生日快乐。

  你加入侦探社以来为侦探社和横滨的城市安全都做出了很大贡献。在此我非常感谢你。我现在也很庆幸自己接受了种田老师的推荐,因为我一直认为你非常值得社员们依靠。

  不过,自杀的频率还是请稍微降低点吧。
                                                            以上。
                                                    福泽谕吉。

【异能特务科的场合】

【坂口安吾的场合】

致太宰君:

  太宰君生日快乐。希望你在读完这封信之后不会立刻把它撕掉。至少也请看完再撕。

  我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你不会原谅我,就算是我自己也不会原谅那一年我做过的事情。离别前我说的最后的话其实全是真心话,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不信,但是不论让我说多少遍,我也会这么告诉你。

  和太宰君,织田君度过的那几年,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候。

  太宰君现在已经改变许多了,希望你在侦探社一切安好。

  侦探社……远比异能特务科好的多啊。

  写到这里吧,也许再多你也不愿看下去了。

  生日快乐,太宰君。
                                                        坂口安吾

【港口黑手党的场合】

【森鸥外的场合】

致太宰君:

  听闻武侦全体都给太宰君写了一封信,恐怕看到我这儿太宰君已经不打算读下去了。我这个开场白大概也很是平庸,其实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按照爱丽丝话说,画风都不对。

  生日快乐,太宰君。

  如今你在武侦过得很好,虽然对立,不过想必你也知道我们间的对立并不是非要如此不可。恐怕当年织田君一事你永远不可能原谅我,当然,织田君在你和港黑之间永远都是绕不开的。

  许多年过去了,你比起当年也要长大了不少。长辈总是乐于看见这样的事的,我这话说的老气横秋自己也觉得可笑,不过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在黑手党的时候,又或者游荡的时候。

  太宰君,我一直以为你是活不过二十岁的,但是现在你依旧活蹦乱跳地给我们黑手党添乱,其实我还是很高兴的。

  中也君私下里感慨过你现在的搭档可真不容易。

  不过他也说太宰还是在武侦更好。

  由此可见其实港黑的大家也还是很有人性的。

  话不多说,我还要给爱丽丝买蛋糕和小裙子,爱丽丝也祝你二十三岁生日快乐。

   PS:当然太宰君想回来的话我们也不会拦着喔?虽然我知道你是不会回来的。
                                                           森鸥外

【尾崎红叶的场合】

致太宰:

  生日快乐。

  没什么可说的了,首领强制性要求必须给你写点什么,身为干部之一我也就不得不拿起笔。

  我不太习惯给敌人写信,以前你还在黑手党的时候成天寻死觅活,我现在也记得鸡飞狗跳的惨状。某种程度上你现在在武侦也不错,就算你骨子里的血是黑的,武侦那群人早晚有一天能把它洗成白的。

  我一直如此相信。

  就好像我相信镜花在武侦会过得很好一样。

  说起镜花,大概是我这么多年以来对你唯一感谢的一件事了。我这辈子洗也洗不白,多讽刺,你还能把血漂掉一层黑,我却这辈子只能把自己染成黑的。

  这么惆怅不像我。

  毕竟是你生日,我不应该说这样的话。

  太宰,生日快乐,替我好好照顾镜花,她要是受了什么委屈我可饶不了你。

                                                      尾崎红叶
 

【中原中也的场合】

致太宰:

  太宰,生日快乐。

  我一点也不想给你写信,哪有给仇人写信的道理?红叶大姐和首领就是在坑我,前天出任务回来累得像条死狗,回来居然被告诉说必须给你写封生日贺信。

  简直活久见。

  这话是立原教我的,我觉得立原虽然不靠谱,但有的时候从网上翻下来的词儿还是很能表达我现在的心情的。

  呸呸呸,我才没有和你谈天说地,我是在抱怨!

  不过既然要写信,那么稍微写长一点也不算浪费时间,反正说到底我们之间的通信说不定就这一次了,以后你求我给你写信我都不一定能给你写。

  哦对,你别撕,好歹看完再撕。你要是敢撕我的信,我现在就去把侦探社拆了。

  上一次给你过生日还是五六年以前,首领说要庆祝你成为干部候选举办的party,其实我对那次没什么记忆留下来,唯一记得的就是你好像把A给揍了一顿?

  广津先生说我喝多了和你一起揍的人,回头A看见我恨不得弄死我但很遗憾最后他被人弄死了。

  说起来回忆,我们之间除了共赴战场似乎还真没什么别的。一年前的一次对组合一战老实说我还有点怀念当时的感觉,你跑了之后黑手党里也没有多少人能和我一起出个酣畅淋漓的任务了。

  不过如果你当时少说两句话不惹我生气的话,我们说不定不会像这样相看相厌?

  不可能的吧,我们就是这样相看相厌。

  不然怎么被称为「双黑」?

  扯回来说你过生日的事情。现在你是武侦的人,国木田那个男人来找首领的时候虽然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但倒是的的确确在为你好,以往黑手党里对你有这样纯粹的善意的人其实也没几个,恐怕这话说到你的伤口上——应该是一个也没有。

  从那个人死去以后。

  不过我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你前半辈子过得太黑暗,后半辈子沾点光亮也没什么不好。估计你自己没意识到,但是武装侦探社的人对你倒是实打实的关心。过去你在我们这儿摸爬滚打,走在刀尖上难免谁也不信,不过换了身皮囊站在薄暮间,既然如此——

  连带着你心里头那点对世界的敌视也换了吧。

  我以前和首领说过你在武侦也挺好的,你和我其实不一样,你早晚有一天能挣脱开黑暗的。

  还有,为了你亲爱的搭档国木田先生,还是别去天天自杀了。

  他们其实也很不容易的。

  生日快乐,太宰治。
                                                      中原中也

【芥川龙之介的场合】

致太宰先生:

  先生生日快乐。

  首领指令下来颇为突兀,在下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能给先生写上一封书信以表感激。

  先生,在下一直认为,如果没有先生,就不会有如今的芥川龙之介。

  过往您的教导实在残酷,可若是没有那般残酷的日子,在下也不能活成如今的样子。在下对您心存感激,您一直是在下奋斗的目标,而您的一句认可也一直是在下继续前进的动力。

  即使是在一片黑暗里。

  先生,一晃已经许多年过去,在下如今不再是十六岁的无知孩童,在下能够单枪匹马闯入敌营,也能够和侦探社的人虎共同并肩。在下成长了许多,也更觉得先生对在下的教导是何其重要。

  过去您对在下的哪怕是一句认可也成为了在下活下去的动力。而现在,在下不再希望能获得您的承认了。

  在下希望,您能好好地活下去。

  二十三岁,二十四岁,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小银也是这么说的。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请您不要伤害自己了。

  另:在下依旧认为在下比人虎更强一点。
                                                   芥川龙之介

fin.

————
  这篇生贺我终于还是没忍心写织田。文笔糟糕极力还原性格但还有很多不足,希望各位能一一指出。
  其实说起来,武侦真的很甜啊,港黑的色调反倒是有点阴暗。不过,不管是哪里的人,与太宰先生有关系的人,其实都是想真心地祝福他的吧。
  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写了这样一篇生贺。
  【能认识您真的太好了。】
  这句话,真的是我的心里话。
  从去年接触文野开始,一点一点了解那些日本文豪,从来不读日本小说的我一口气买了许多许多的书。
  这是一种从知识方面的成长。
  我始终认为是非常有意义的。
  读过那些作家的生平再看一遍动漫就会觉得很不一样,有的时候写着写着也会觉得把二次三次弄混,但又开始就觉得他们都是割不开的。无论是文风拟人,还是作家典故。
  我一直都很庆幸这个尚且幼稚的年纪读了他们的书籍,接触了文野,认识了许多许多的人,从每一位太太那里学到了很多很多。
  其实我语言匮乏,说真话反倒乱七八糟颠三倒四,想到什么说什么。
  硬扯回来,还是想说——
  【太宰先生生日快乐。】
  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去认识这个活在过去的人。
  我觉得自己无其有幸。
  未来呀,太宰先生大概也会在文野里蹦蹦跳跳地活下去吧。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2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