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归

朱一龙底线。
佛系追星。
开学后随机更文。
您给我评论就是我莫大荣幸。
水仙爱好者
over

【王喻】暗恋无疾有终

day1
*文/温锦言
*双向暗恋prpr
*我爱王爱喻呀
*人物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退役后喻文州应联盟邀请前往B市在联盟总部担任起外交调停和技术指导的角色。像他们一类的职业选手生涯还算称得上满意,二十八岁宣布退役的喻文州想了想二十七岁告别的叶修和将近三十岁只能发挥余热的老队长,觉得自己的运气还算是不错。

  B市向来是微草的地盘。联盟总部的各大政策施行之前习惯性的与豪门微草交流,原本喻文州还在蓝雨做队长的时候就总听黄少天磨叨说瞧瞧人家微草就是得天独厚的条件啊呀但有什么用不还是手下败将。那时候他听听也就过去,只是如今立场不同他也不得不站在联盟角度调节各方,面对微草新任队长高英杰的时候,他才像是有点突兀地记起了自己遗忘了很久的老对手。

  “喻队……呃,该怎么叫?”

  高英杰挠了挠头发有些局促,喻文州笑眯眯地摆了摆手,“不重要了,我来是为了说过的系统更新的测试。”

  结束了公事喻文州自然而然地谈起微草的前队长,高英杰面色无奈,只是苦笑:“队长他说这些事应该我们自己扛,两年前退役后拒绝微草的留聘以后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什么,只是是不是来个电话,对自己倒是什么都不谈。”

  喻文州笑了笑。

  他说:“他还能做什么,不过是在做他不愿意做的事罢了。”

>>>

  几年以前喻文州在一次聚会上拦着黄少天不让他喝酒,那时候大包厢里人多声杂,张佳乐和黄少天一起闹腾开了几瓶啤酒就开始满屋子乱洒。喻文州刚刚躲过张佳乐的百花式泼洒,转眼被自家的剑圣给从头撒到脚。他看着早就借口酒力不胜走人的江波涛和周泽楷,顿觉自己智商堪忧居然还留在这儿陪他们傻闹。喻文州转过脸,正见着王杰希拿着毛巾擦了擦脸,有些昏暗的灯光里人声鼎沸,影子映在墙上绰绰纷纷,可偏偏他们从这一片的杂乱中恰好撞进了彼此的眼睛里。

  “真巧,喻队。需要毛巾吗?”

  “嗯,是很需要。谢谢王队。”

  职业选手可从来不会无缘聚会,上一次闹开还是为了给孙哲平开告别会,而几个赛季后又一次轮到了林敬言。

  风水轮流转,早晚都得来。

  喻文州和王杰希找了个角落坐下,两个人的衬衫被酒水染湿散发出大麦发酵的香味。喻文州一面擦着头发一面问:“王队想过退役后做什么吗?”

  王杰希半支起下巴,有些反常地盯着喻文州好半天,苦笑一声。

  “老实说,我不是很想退役。我觉得我还能再战十年。”

  喻文州听出王杰希多年以来积攒的压力,他抿了抿嘴角看向勾肩搭背的老搭档林敬言和方锐,点了点头。

  “是啊,舍不得啊,荣耀这个游戏,实在有太多放不下的了。”

  王杰希颇为赞同,他偏过脸自然而然地拿过喻文州手里的毛巾,顺手替他压了压翘起的碎发。青年嘴角的弧度有点苦涩,眸底沉淀的情绪是不为人知的沉默。

  喻文州那时候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他听见王杰希说:“舍不得微草也舍不得荣耀,也有离开荣耀就再也没机会接近的人了啊……”

  他抬手,有些发凉的指腹划过喻文州沾了些许酒液的颈后,轻轻擦去那抹水痕。

  他摇了摇头。

  “舍不得啊。”

>>>

  回去以后喻文州翻了翻自己的电话簿,盯着王杰希那个名字看了许久也没鼓起勇气。他干脆准备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还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那边已经率先嚷了起来。

  “文州文州我和你说,前几天刘小别和我说王杰希的空间定位是H市我还不相信,结果我今天在兴欣看见他了!哎他看见我特别冷漠,超级高冷,我快被气死了!”

  喻文州明显抓住了重点,“H市?他去找叶修了?”

  “不知道呀!我问他什么他也不好好回答,反正什么话都没套出来。哎呀不说啦,张佳乐电话进来了。”

  “嗯。”喻文州从善如流挂断电话,心里头却难免生出些奇怪的感觉。他忽然想起不久以前他曾经颇为偶然地提起过说H市其实是个好地方,如果不是已经答应联盟邀请他倒宁愿跑到H市带着,哪怕待在西湖边儿上看着人家遛鸟老大爷到也愿意。

  那时候王杰希正慢条斯理地摆弄一条香烟,那是几分钟以前魏琛硬塞进他手里的。不远处的叶修眼尖看见了调侃说呀杰希大神也食人间烟火了?哎喻文州你可得离远点味儿怪呛的。喻文州颇为礼貌地抿唇笑笑,这时候听见王杰希说:“H市是好。”

  而后没了下文。王杰希似是很无聊从叶修的烟口借了个火,他也不急着抽只是盯着白烟绕了绕去袅袅升起,颇为突兀地问了句:“你会去H市吗?”

  喻文州没急着回答,他伸手过去将那根烟按在玻璃几上捻了捻,这才慢悠悠回道:“不知道啊……王队,吸烟有害健康。”

  如今几年过去喻文州偶尔想起当年的是觉着挺嘲讽,他终究没能在那个城市安身立命,而王杰希反倒是一个人悠然自得。

  喻文州捏了捏眉心,有点疲惫又有点矫情地想着。

  只可惜不是为了他。

  总该不是为了他。

>>>

  喻文州挺喜欢王杰希的。

  这话轻薄听上去就像是开玩笑,喻文州之前和家人坦白出柜的时候用的语气和这挺像就跟说今天天气不错似的。后来喻文州说服闹了几场最终放弃的家人,一场小风波传到黄少天耳朵里,黄少天追过来怒问的时候喻文州就是这么说的。

  我其实还挺喜欢王杰希,少天你别说出去哦。

  黄少天面色复杂看了他好半天。

  “我怎么觉着队长你这语气不太对?”

  黄少天是何其敏锐的一个人,他听着喻文州这话带了温度但又没炙热到非他不可,搞得好像喻文州不是因为王杰希才出的柜。不过身为朋友黄少天再担心也做不了更多,最后只能语重心长祝他好运。

  喻文州向来理性心里头也清楚自己喜欢王杰希的情感复杂,但也不至于到琼瑶小说里那种为君生为君死的地步。正因为清楚,所以喻文州一个人跑来了B市,生活与以往也没什么不一样,好像自此听不见那个人的消息就足以让他忘记心底的情愫和动摇。

  可惜时间从来都是谎言,日复一日发酵深重的感情终于让他也隐忍不得。黄少天说王杰希在H市的瞬间喻文州心底就萌生出了某个疯狂的想法,等到他发热的脑子冷静下来后他发现自己已经手快订好了机票。

  这样也好。喻文州想,总该给这么多年不清不楚的感情画个句号。于是第二天他向联盟请了三天假转眼从B市直飞到了H市。他心里有点模糊计划,如果失败了大不了散个心转眼回来,他从来不是想不开,说不定只是单纯地想把这件事告诉他。

  不过……喻文州盯着电脑上的航班号码,轻轻叹了口气。

  算了他哪里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呢。

>>>
  喻文州从来是个行动派。他坐上飞机前甚至没给王杰希打个电话确认对方还在不在H市,也许对于他而言这个天大的破绽是他留给自己最后的退路。喻文州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在脑子里一遍遍想着该怎么开口怎么应对,一时间觉着对变幻莫测的魔术师似乎没什么办法,正心下觉出一丝惶恐,转眼却因为眼尖的荣耀粉丝的尖叫声而忘记了自己构思的话。

  “喻、喻文州!”

  “真的耶!蓝雨前任队长喻文州!”

  ……

  喻文州哭笑不得。他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感叹这些女孩子眼力太好还是该庆幸自己在兴欣的地界上也能收获不少关注。他朝着快冲过来的女孩子们扬扬手,叮嘱她们注意安全,随后快速拦了辆计程车说道:“兴欣网吧,麻烦您了。”

  H市实在是个好去处。这个时节恰有微风,从半开的车窗里钻进来撩起他额前几绺碎发,温软地一如江南澈然。

  “H市真的很好啊。”

  喻文州偷偷感慨,站在兴欣网吧门口的时候,还有点嘲讽自己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异想天开。

  这个时候要是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那一定是件幸福的事。

  真好啊。

  下午四点正好是一天中人不多不少的时候,这档口上班族还没下班,学生也没放学,一些沉迷网游的无业人员也正赶着出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网吧里难得有点冷清。前台坐着的青年见有人进来,抬起头询问:“先生您好,请问您……”话说了一半他觉着不对,再细看时险些从椅子上掉下去。

  “喻……喻文州!”

  不远处正打着游戏的男人听到响声回了个头,他耳机挂在脖子上里头有逼真的音效传出来,喻文州耳朵尖,一下子就听出那是术士放诅咒之箭的音效。

  男人倒大大咧咧的,满脸络腮胡子也懒得打理,他退了竞技场冲着喻文州招了招手,“哎哟稀客啊,过来咱打两把?”

  喻文州抿唇笑了笑,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魏队还是老样子啊。”

  蓝雨第一任队长魏琛把烟头塞灭烟灰缸里,懒洋洋的念叨着:“这两天你和黄少天的臭小子都约好的嘛,一个个往兴欣来。前两天黄少天过来的时候老夫还挺高兴。结果这混小子竟然说是来找包子PK的。当年的一代剑客现在也堕落了啊?”

  喻文州还没等接上话,又受到第一任队长的会心一击。

  “至于你啊……是来找王杰希的吧?”

  喻文州难得露出点错愕的表情,坐在魏琛身边的座位上,盯着眼前的windows的桌面,轻轻抿了抿唇。

  “您都知道……?”

  魏琛哼了一声,“废话,老夫可是你队长。”

>>>

  魏琛的无下限全联盟尽知,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能把喻文州喜欢王杰希这种职业选手早已默认的事实当作是自己的明察秋毫。不过眼前喻文州明显没法会出他在场上创造机会的洞察力,他面色倒还颇为平静且又矜持,被戳破心事也只是一瞬动摇,而后又露出他一贯无懈可击的笑容。

  “嗯,我是来找他的。”

  魏琛又抽出了支烟,烟蒂点点闪烁着火光,他吐了口烟圈右手夹着烟卷又看向自己的后辈。他觉着作为一个前辈应该说点什么,至少得告诉这个一贯习惯掌控一切的后辈一个事实。

  魏琛说:“喻文州,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做好准备了吗?”

  和聪明人说话一贯不需要多言。喻文州脑子转几转就明白过来魏琛话中深意。他在问喻文州是否做好了王杰希拒绝他的准备,是否做好了与对方一直走下去的准备,是否最好了违背这个世界准则的准备,又是否做好了无论结果也绝不放弃的准备。

  喻文州沉默许久,不自觉地抿紧唇角。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太过患得患失,远没有他自以为的果断决绝。

  喻文州苦恼地皱起眉头,他伸手开了网页盯着上面的loading发呆。许久他露出苦笑,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让我下这样几率从0%~100%都有可能的事情的决定,比让我带着索克萨尔和一枪穿云硬扛还难。”

  魏琛叹了口气,用力按灭手中的烟,目光难得有些凶狠。

   “所以说你心脏啊,喻文州。”

  他说:“大道理用不着我说,你那个智商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你一直在权衡,别不承认,喻文州。你在权衡王杰希喜欢你的可能性,你权衡这份情感带给你的带给他的风险,你一面希望着王杰希和你在一起,一面又怕自己承担不了损失。喻文州,你一定想过这感情是一时轻狂,所以你压根儿就没带着非他不可的决然来,简直就是个胆小鬼。”

  喻文州没有说话。实际上他本质上就是个理性到有点残酷的人,大凡蓝雨出身的选手都有点不近人情,毕竟他们在一次又一次的比赛中早已习惯了队友的死亡,也习惯了剑走偏锋,棋出险招。

  所以职业选手总感叹说战术大师们一个个心脏的不得了,这也绝非毫无缘由。喻文州害怕他的孤注一掷反而什么都得不到,正因如此,他才只是一时冲动来了H市却在最后一步举棋不定。

  这时候他听见魏琛又说:“可是喻文州,你已经来到这儿了。”

>>>

  王杰希坐在二楼兴欣训练室里闲散地拿着一个三十级的小号刷竞技场。退役后他难得想给自己放个假,毕竟多年艰辛如今荣耀落幕他也该对自己好一点。几个月前他来的H市,他记得以前有个人对他感慨过H市宜居比起B市满天雾霾不知道好了多少,不过这儿也的确是山清水秀,王杰希也干脆一懒到底直奔兴欣,在陈果一干人愕然目光中安了身落了脚。

  这地方好啊,混着电脑游戏不花钱还管食宿,王杰希提出陪兴欣练手的要求抵伙食费,陈果也多了不少见识觉着这么个大神搁这儿算来算去还是自己赚了,于是也就大手一挥点了头。

  王杰希记得刚来那天魏琛满脸复杂,最后他恨铁不成钢地狠狠吸了一口烟,“得了得了,我老了实在作不过你们这些年轻人。”

  苏沐橙打电话和叶修报备的时候提过这茬,那边QQ叶修立马一个message过来,几个字还特意调大了字号明晃晃的嘲讽。

  “呦呵,杰希大神怕了?”

  王杰希何尝不知他意有所指,可他远比别人扛得住嘲讽,倒显得坦诚。

  “是啊,有点。”

  这话把叶修给堵了个够呛,好半天他才感叹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聪明人谈恋爱真够累,全联盟只有你们俩什么都不知道。”

  那时候王杰希只当这又是叶神嘲讽技能没收住,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就关了对话框。前两天黄少天冲进网吧,王杰希正好被魏琛支使着帮他买烟正下着楼,赶上黄少天这么一抬头,堂堂剑圣居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就剩了句脏话。

  “woc,王杰希你为啥在这儿你不该在B市吗?”

  王杰希怔了怔不明所以,那边黄少天文字泡已经一连串刷了出来:“我我我一直以为你在B市呀不然我们队长干嘛接受联盟邀请,天知道他走的时候我还跟卢瀚文说队长是为了……”

  话说了一半,黄少天猛然察觉出点不对劲一瞬间安静下来,很快又打了个哈哈过去。

  “算了算了,王杰希来来来PKPKPK。”

  王杰希没错过黄少天那一瞬间的迟疑,可惜短短几个字他也补不齐前因后果。于是他颇为敷衍地说了两句从黄少天身边走过,留下剑圣大大一个人哀嚎。

  “王杰希你太冷漠了吧!”

  平日里微草队员私底下也会对这位严肃认真尽职尽责的队长进行一点吐槽,非常遗憾的是王杰希并不知道自家队员所有吐槽点都落在感情迟钝上,虽然王杰希从来不觉得自己情商有什么问题。

  柳非姑娘偷偷拽着袁柏清说:“说真的,好在队长是打电竞的,情商高低啥的在这么一群死宅里头也看不出来。真的,要是咱队长是个富二代什么的,绝对能把追他的姑娘们气死。”

  袁柏清:“怎么着柳姑娘也要追追队长?”

  深受戴妍琦荼毒的柳非姑娘耿直脸:“怎么可能,你看队长像喜欢妹子的样子吗?”

  不过这些全是队内闲话没人敢往王杰希耳朵里传,于是王杰希也根本不知道这群死孩子背后八卦他。不过有一点倒是说的没错,王杰希的确不喜欢妹子,他喜欢的人不幸和自己一个性别。

  应该说句俗的,不是我弯,是恰好爱上同性别。

  王杰希喜欢喻文州,不过他也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说不定因为蓝雨微草多年宿敌药庙互撕总拿队长出来说事,那时候王杰希就看了一眼粉丝P的图冷不丁觉着这人跟自己站一起挺好看的,三厘米身高差可爱到不行,嘴角弧度也完美到让人眼直。王杰希第一次陷入有点痴汉的状态,愣愣看着蓝雨周边索克萨尔觉得这人要是穿上这么件术士长袍简直苏破天际。

  完了完了,王杰希颓废地想着,这是喜欢上了。

  那时候王杰希觉得天上地下只有这么一个喻文州,而他也只喜欢这么一个喻文州。多少年过去,他发现自己没半分动摇反而落入泥潭出都出不来。

  可惜当初喻文州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也是。

  王杰希叹了口气,想这喜欢和不喜欢也是你情我愿,他自顾自地喜欢别人,别人倒不一定得惯着他。

  于是日复一日,药石无医。

  直到现在。

>>>

  这天他照例坐在兴欣训练室里虐菜,几把打下来觉得没意思索性关了电脑替人家老板娘省电费,自己拿出了手机刷了刷微博。他听见外头有点嘈杂,不过这环境隔音太好他也听不到后续索性就不怎么八卦,兴欣其他的成员早就跑出去疯玩,这要放在微草王杰希绝对能把他们罚到红血。

  他靠着软椅有一下没一下地刷微博,早就没了几年前在微草一丝不苟的模样。他听见微博提示的声音看了眼,刷出一条魏琛的最新消息。

  迎风布阵_V:年轻人啊,就是得有点勇气。

  发布时间四分钟前,王杰希看见下头瞬间涨起的评论数觉得好奇点进去看了眼,发现最先回复的永远是24小时超长待机的黄少天。

  夜雨声烦_V:呀魏老大怎么了这么文艺收什么刺激了?失恋了?

  君莫笑_V:呵呵。

  海无量_V:@君莫笑_V 手速不行啊老叶。

  冷暗雷_V:@海无量_V 你哪儿呢我到了。@迎风布阵_V:???

  一枪穿云_V:???

  王杰希沉默了下,想了想也凑了个热闹打了个问号上去。

  王不留行_V:???

  索克萨尔_V:嗯,魏队说的是。

  王杰希看到那个微博用户跳出来的时候差点没把手机甩出去,大神级别的魔术师难得手抖地点了点那人的账号名,确定不是谁的伪号刷存在后又看着那人的定位傻了眼,上头明晃晃的H市晃得王杰希差点连人带椅子摔在地上。

  他刚才一定没眼花。

  喻文州来H市了。

  这一刻有许多光影错杂在了一起,他想起叶修的戏言,想起黄少天的欲言又止,想起魏琛的那句话,又想起喻文州说——

  “H市很美,退役以后要是能来H市就好了。”

  而他现在,就在这里。

  他们都在这里。

  王杰希的唇角忍不住勾起,他现在对这一切终于有了十足的把握。他点开手机联系人按下通话键,随后起身推开椅子往门边走去。

  走廊里响起谁手机的钢琴前奏,房门打开的瞬间王杰希抬起头,看见对面那人的瞬间原本组织好的话一瞬间忘了个干净。

  喻文州单手拿着手机,就站在他面前。

  走廊很静,没有人先开口说话。王杰希抿唇看向对方发觉一贯云淡风轻的术士也像自己一样的局促,他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率先开了口。

  “其实……”

  前任微草队长的声音透过滋啦作响的电波传入喻文州的耳朵,他仿佛一瞬间听到了两个王杰希在说话。青年微微勾起的唇角和发亮的眸子给了他勇气,喻文州与他几乎是同时开口。

  他们的声音交错在一起,像是要给过去的自己一个交代,又像是要给未来的对方一个承诺。

  “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

  有一段感情深沉而又遥远,而今终于可以为这漫长的你追我赶画下句号。

  他们的未来,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fin.

 
————
这里锦言/
刚入全职不久呀
爱王/本命我王
欢迎找我玩呀/
喻队也苏苏苏!

 

 

评论(22)

热度(145)